蓝调悖论_落拓天涯人【完结+番外】

  《蓝调悖论》作者:落拓天涯人【完结+番外】

  文案

  “父亲,您是要对儿子下手了吗?。”

  蓝调似笑非笑地偏头,避开男人的吻。

  “那又如何?”男人凤眸微挑,温热的舌尖拂过少年的耳垂,笑得邪肆,

  “愿与你一同陨落,在地狱的烈焰中,吻你的唇,直到永生。”

  “永生么?”蓝调垂下眼帘,喑哑的声音仿若魔鬼的祭歌,“倒也不错。”

  关键字:蓝尔斯,蓝调,修,玫,耽美,qiángqiáng,1VS1,年上,温馨,'

  序

  是夜。寒风刺骨,yīn冷cháo湿,沧澜帝国笼罩在灰蒙蒙的雾气中,隐约可见昏huáng的路灯下一片惨淡的银装素裹。

  不远处,停着一辆半旧的马车,车前拴着的淡棕色的马儿不适地踏着前蹄,从宽大的鼻翼处喷出两道白烟。

  “吱……”伴随着木门打开的声音,一个穿着旧棉衣的男人走了出来。男人个子不高,身材偏胖,怀中还抱着什么东西,乍一看去,就像一个庞大的棉球缓缓地滚向马车。

  男人把手中的东西向左手托了托,空出右手笨拙地去拉车门。许是左手还搂着东西不好使力的原因,怎么也拉不开马车侧面的门扣,只发出几声砰砰的撞击声,惊醒了正坐在马车后面的高凳上打盹儿的驾车人。

  “吵什么吵!”驾车人低声呵斥了一句,打着呵欠跃下马车,轻松地拉开了车门。

  矮胖的男人一边弯着腰谄媚地致歉,一边手忙脚乱地将手中的东西塞进马车,这才露出那一直被男人捂得严实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相貌俊秀的男孩儿。纯金的长发凌乱地泻下,竟比满地的银白还要耀眼几分。

  “砰!”驾车人粗鲁地关上门,厌恶地把矮胖的男人踹到一边,慢吞吞地爬上他位于车后的驾驶位坐定,一扬手中长长的马鞭,在惨白的浓雾中渐行渐远。

  与此同时,皇宫中的议事厅却灯火通明。美丽高贵的女王陛下披着一件薄薄的丝质睡衣,风情万种地靠在王座上,四周的炉火将室内考得暖烘烘的,隔绝了室外冰冷刺骨的寒风。

  “女王陛下。”王座旁站立的男人恭敬地低语,“陛下,女孩儿就不提了,难道真要将那些搜集来的漂亮男孩儿也送去给艾克诺曼公爵阁下?”

  “嗯?这是当然的,沙特侯爵有何异议?”

  “您误会了,我尊敬的陛下!”沙特惶然地弯下腰,在女王陛下半垂着的手背上印下一吻,接着说:“只是同性之间的这些是教会最不可容忍的,一旦bào露,将会被视为异教徒施以极刑,小人以为,我们是否应当置身事外?可别惹了一身腥。”

  “沙特,本殿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没那个必要,就算被发现了,教会那些个只知道争权夺利的家伙也奈何不了他的。”

  “可是……”沙特还有些犹豫。

  第一章 临渊之蓝

  许多事情一旦发生了,便再也无法改变。静静地靠着冰冷的墙壁,蓝尔斯悲哀地想着。墙壁上插着一排火把,跳跃着的火光将四周映衬得更加黑暗。

  终究还是被抛弃了啊!

  蓝尔斯将手覆上眼睛,遮住那明亮得近乎刺眼的火光。虽然早料到了自己不会有什么太好的结局,却没想到会是这般下场。蓝尔斯自嘲一笑,祭品,呵呵,如此卑微的自己,竟然会成为大公爵的祭品,该感到荣幸吗?

  这里是帝国荒废已久的监狱——临渊,女王陛下找到的祭品都会在这里放置一个月,在帝国,这件事可以说是众所周知的秘密。一起蓝尔斯还不知道祭品是用来gān什么的,现在么,蓝尔斯低低的笑着,祭品……呵呵……不过是些宠物罢了!谁能想得到,教会严厉打击的同性之间的yín靡情事竟然就在他们的眼皮下进行着,还是以如此猖獗的形式。

  “呵呵……”低低的自嘲渐渐转化为疯狂地大笑,蓝尔斯依墙而坐,伴随着笑声,眼角划落一串晶莹。

  周围的人惊异地看着蓝尔斯,却没人上前阻止他。在这里,每天都有人疯掉或死掉,谁知到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空旷的地牢里,只有蓝尔斯突兀的笑声在回dàng,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就只是笑罢了。

  “啪!”

  是鞭子落在皮肉上的声音,笑声戛然热值,蓝尔斯疼得差点窒息,锁骨处传来阵阵火燎般的痛,却无力去阻止。只能张大嘴,大口大口地喘息,似乎这样便能减轻些许的痛苦。然而事实上,没有半点用处。

  “啐!”守狱人鄙夷地吐了口唾沫,“疯子!大半夜的嚎什么嚎?可别吵着大爷我睡觉!”说完,还犹不解气地踢了蓝尔斯一脚,听到少年发出痛苦的呻吟,才满意地离去。连地牢的门也没锁。是啊,谁敢逃出临渊,谁又能活着逃出临渊?临渊是依着悬崖而建的,没有人逃得掉!

  “你怎么样?”犹豫了很久,旁边一个瘦弱的少年缓缓靠近蓝尔斯,小心翼翼地问。

  “……”蓝尔斯疼得说不上话,只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的确是一个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孩子,棕huáng色的头发虽比不上蓝尔斯那般金得纯粹,配上少年美丽柔弱的五官和眼底的纯真,却是比蓝尔斯还要夺目的多。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强强耽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