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时不倦,甘来似你_折花儿【完结+番外】

  《年时不倦,甘来似你》作者:折花儿【完结+番外】

  文案

  ——

  我们都是隐于黑暗中的……智障。

  ——

  俩个智障相互嫌弃一段时间后发现,哎呦,还不错啊,那 就在一起呆呆呗,然后,就搞起来了。

  微笑JPG

  ——

  年时倦瞥了眼甘来似,“哎,当初翻垃圾的小王子一去不复返,就剩下……啧啧【嫌弃jpg】”

  甘来似抿嘴,眼圈有点红,手上动作却不停,悄悄地把门关上了。

  年时倦眯了眯眼,有些小小地心疼,刚想上前安抚一俩句,就感觉有点不妙。

  甘来似低垂着眼睛,“我们很久没有做了。”

  年时倦一脸惊恐,往后退了退,“我可以拒绝吗?”

  ——

  他是一颗星星,一颗星空里普通寻常而又渺小的一颗星。有时候会被人们所看到,有时候不会。星星们都很喜欢撞来撞去,你撞我我撞你,跟玩儿碰碰车一样,像个智障。但是年时倦很少参与进去,为什么呢?因为他身边有一颗小星星。这一颗小星星可小了,但很凶,所以别人都不敢撞年时倦了,因为年时倦有小星星。小星星很喜欢年时倦,而年时倦也很喜欢小星星,于是,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内容标签: 年下 重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年时倦,甘来似 ┃ 配角:尤对 ┃ 其它:甜文

  ==================

  ☆、初遇

  “哈——哈——”

  喘气声很粗,还很近,像是在耳边。

  刚才左耳听得比较清楚,但现在却又有些模糊了。

  是楼顶上的风遮住了吗?

  “啪嗒,啪嗒——”

  脚步声?是在靠近?

  或是,暗红色的液体流下的声音?

  嘻,嘻嘻。

  是谁在笑?

  嘻,嘻嘻。

  是谁再笑?

  呐呐呐呐。

  是谁在说。

  “哗——”

  像是入水般的跃下,跃入清澈的、柔和的水中。

  耳边有风呼啸的声音,接连不断的,久久都不停。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

  “咔嚓——”

  “啪——”

  风停了。

  骨头原来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坚硬,就这么一下,就碎的过分了,但很好的是,没有什么过多的感官触觉。

  “咔嚓——”

  呀哈,又碎了呢。

  是人在……是人?

  大概吧。他在爬、在蠕动。他想gān什么?是想前进,还是想站立。可他不是死亡了吗?

  血染红了后脑勺那一绺绺的发,黏在一起,还滴着液体。

  是什么丑陋的模样才会如此丑陋的死亡。

  走近看一看吧。看不大清,真的看不大清。

  再近一点吧。

  就这么顺从着声音。

  愈来愈近了。明明想要转身离开,却……等等,我有身体吗?

  不需要转身离开的啊,只需要,只需要,只需要……什么来着?

  需要什么来着?

  以及,为什么会突然痛了。

  痛楚从小腿骨攀爬上脊椎。却无需再上大脑,那里已经完全碎掉了,没有再痛一点地必要。

  但是大脑碎掉的话,怎么会思考呢?

  沉寂着。但风却不,它可高兴了,耀武耀威着呢,一下又一下地,chuī着地上那……人的……嗯,尸体。衣服被chuī起,漏出清瘦的腹部,鞋子已经跑掉了一只,或者不是跑掉的,是跌落的时候从脚里松开,然后,不知去向了。

  啊。

  再看看吧。

  在凑近的时候,突然想要伸手摸一下。可是很脏。

  为什么要摸啊?

  不知道哦。

  手像是不受控制地碰了上去,轻轻地触了一下,就又很快地移开了。

  熟悉。

  但却不想在靠近了。

  可却退不了了。

  风大概是有手的吧。它推动着我,靠近这具尸体,胁迫着我以极近的距离看着这具尸体的面容。所以说真的,真的很面熟。

  我是认识他吗?或者我是他吗?

  我是他吗?

  我是他吗?

  我是他吗?

  再近一点你就知道了。

  就莫名其妙地听从着这个声音,缓慢地靠近着。

  奇怪地感觉,是恐惧吗?

  他长得真的很面熟。

  眉眼间很是清秀,眼型极为好看,鼻梁高挺,嘴唇的颜色很淡,不过染点血就好了。

  就这么痴迷地看着,就这么不知不觉地靠近着,直到额头穿过他的额头,直到他睁开眼睛,伸出手抓住我的脖子,那种窒息的感觉就渐渐地产生了,是挺可怕的。

  “哈——哈——”

  是谁在喘气呐?

  --

  !

  年时倦睁开眼,喘着粗气,望着chuáng顶,又转过头,看了看chuáng边,再举起手,打量着这双手。

  手指很细长,正微微的蜷曲着,而手掌却有些单薄。手背很白,有些偏于苍白,有青筋显露出来,不会很丑陋,反倒是……有着诡异的、清瘦的美感。转个面,掌纹浅浅的,但很清晰,而手关节和指尖有些老茧,但不是暗huáng色,只是碰上去有些硬罢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