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紧这只小和尚_一只怀酒【完结】

  《抱紧这只小和尚》作者:一只怀酒【完结】

  文案

  于笑轩,现代某不知名画家,一朝病死后华丽丽穿越成某官二代。

  他以为这次重生是老天给他前世二十年苦bī岁月的补偿,后来他才发现:qnmd补偿。

  不想继承衣钵怎么办?跑。

  不想当男宠怎么办?跑。

  被当成杀人犯了怎么办?跑。

  ……

  虽说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但也不要搞得这么真实好不好?

  笑轩:“我不想跑了,who can help me ???”

  毕空:“迈瑞米。”

  ————————

  手无缚jī之力画师受x点满文武值的伪和尚攻

  于笑轩(受)x毕空/刘陵(攻)

  ~★~☆~★~☆~★~☆~★~☆~★~☆~★~☆~★~☆~★~☆~★~☆~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笑轩,毕空 ┃ 配角: ┃ 其它:

  初京

  第1章 第一章

  总有人不适合这个车水马龙霓虹漫天的时代,他们gān着属于情怀不切实际的工作,醉卧在街头,享受着自由,没灵感时也不需要吸.毒,穷困潦倒的生活会给他们无数灵感。

  生活对他们龇牙咧嘴,他们顾不上害怕,只知道匆忙拿着笔记下这昙花一现的“美景”。

  在那个四面cháo湿,衣服发霉,灯光昏暗的地下室租房里,青年画家们围着唯一孤零零的chuáng,和chuáng上孤零零的青年。

  青年虽然满脸病色,但仍旧掩不住俊秀的脸蛋,如果当初他选择靠脸活下去而不是画画,就绝不至于在这个时代沦落到这个地步。

  他已经神智模糊不清,喃喃自语叫着妈妈。

  他的朋友们也都是穷困潦倒的画家,他们噙着眼泪,同时发挥了穷人的乐观,满是伤感的打趣:“傻孩子,你一个孤儿哪来的妈妈?”

  病人听不见,他堕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下一秒便是看见撒旦也不惊奇了。

  稀稀拉拉笑声中,chuáng上的人终于没有挣扎,憔悴惨淡地死掉了。他chuáng边唯一的遗作会被他的朋友们拿走捐给他曾经的孤儿院。

  “笑轩是真正的画家,可惜是个孤儿。”

  “臭小子要懂点变通的话,也不至于让我们凑钱埋了他。”

  “这都过他妈的什么狗屁日子啊……”

  ……

  是啊,过的什么狗屁日子啊。

  ——————

  锣鼓唢呐声响在檀香缭绕的大开寺门外,一顶极华丽的轿子落下,里面走出来个神色郁郁的六七岁的小孩。

  他只是抬起眼皮扫了眼浩浩dàngdàng排在门边接他的僧人们一眼,稍稍弓腰欠身,就站着一动不动,小小一只孤零零杵在高大的士兵中间。

  “阿弥陀佛。”披着紫色袈裟的方丈越过人群走出,双手合十,“殿下进了大开寺后,就再与红尘无关了,懂吗?”

  小殿下才七岁,旁人围观着也不晓得他懂不懂个中深意,这等年纪莫说脱俗,他大约连脱衣都须得旁人帮助。

  但他嗫嚅应了:“懂了。”

  无朝方丈慈爱一笑,取下手中沉重的佛珠递给他,小殿下要两只手一起捧着才拿的稳,水灵的大眼睛沉着落在佛珠上。

  送他来寺庙的是禁军统领,女皇陛下遣了他亲自送过来,足以彰显她不想要这个孙子的坚定决心。

  张统领一双糙手摸摸小孩儿的头,拿出一段细长白绫:“女皇说,不必给他剃发,让他日夜带着这条抹额,谨记自己的……嗯……罪臣之子的身份。”

  张启说到那四个字时顿了下,他清楚看见那位年仅七岁的小殿下慌忙低下头,神色不自然的慌张。

  将军在心中叹气:哪有什么罪臣罪妇,成王败寇罢了。女皇不愧为女皇,抢了丈夫的江山,还能流放亲儿子亲孙子,如此下去,可不得孤独终老么。

  无朝轻叹:“没有剥去殿下的爵位,陛下仁慈了。”

  张启摇摇头,笑道:“人我就带到这儿,方丈辛苦了。”

  无朝颔首:“将军慢走。”

  小殿下忍了忍,还是回头看了眼起身返程的队伍,他没有哭闹,很懂事地不再看,乖乖等着无朝方丈的安排。

  无朝手放在他头上:“回去吧,毕空。”

  小殿下抬起头,指了指自己:“毕空?”

  “嗯,以后你就叫毕空。”

  “哦,好。”

  一老一幼,一佝偻着腰,一低垂着头,并肩走进香火旺盛的大开寺,周遭那些有如雕塑一般安静的僧人默默簇拥着两人离去,留下些许混在人群里的香客和一些道士打扮的人物。

  这些看热闹的道士们神色各异,感慨万千。他们就住在大开寺正对面的道观里,瞧见敌家有热闹可寻才跑了过来。

  “这个小屁孩儿是前段日子bī宫失败的奕王的儿子吗?”一个十岁小道士吃着糖葫芦问道。

  “自己才这么大点儿,还说别人是小屁孩,乖乖吃糖葫芦吧,别多问。”一个貌美道姑用力揉了揉他的头。

  于笑轩被揉得直缩脖子,他并非真是个十岁小儿,自然是听出了大人们对这件事的避讳。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