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_墨白先生【完结+番外】

  《原罪》作者:墨白先生【完结+番外】

  文案

  原罪,与生俱来的罪之宿命。

  为爱而生的罪,能不能得到救赎?

  李墨白是一个有秘密的人,

  李墨白的秘密藏在他家的冷柜里。

  有一天,李墨白遇见了一群同样拥有秘密的人们……

  讲的是两个真正意义上的变态之间猜猜谜、喊喊杀,最后一起滚chuáng单的故事。

  HE,1V1,猎奇,悬疑,努力写成诡异风格的温馨文,绝对不恐怖,不nüè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三教九流 qiángqiáng 黑帮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墨白 ┃ 配角:一堆变态 ┃ 其它:犯罪心理

  第一篇 眼珠

  第1章

  一个人走向邪恶不是因为向往邪恶,而是错把邪恶当成他所追逐的幸福。

  -----玛丽·雪莱

  ——

  透明质酸是化妆界公认的最佳保湿成分,加入护肤品中,可助保湿抗皱,改善肤质。很多人都知道,自然界中的纯正优质的透明质酸,是从鱼的眼珠中提取出来的。

  那么,人的眼珠中,是不是也能萃取出美容滋颜的好东西呢?

  这个问题,最近常在李墨白的脑海中萦绕。

  李墨白,男,今年26岁,某大型商场化妆柜台销售员。

  在人们的潜意识中,卖化妆品的男人,很娘。在清一色的或浓妆艳抹或素面朝天的化妆柜台小姐中,他们是一群特殊的群体。永远是得体的着装发型,挂着jīng致的笑容,对化妆知识了如指掌,口若悬河。为顾客递上产品的手,白皙修长,jīng心修剪的指甲比女人还要漂亮。

  男人太讲究,便会被认为很娘。而在世人的偏见中,娘娘腔的男人,多半是GAY。

  当然这只是偏见而非真理,故而多得是意外。不过,李墨白,却不在这意外的行列里。

  李墨白是个GAY,一个活了26年,从来没有出过柜的GAY。

  李墨白没有出柜,到不是因他本身没有吸引力。他年纪不算大,生得眉目清秀,体态瘦削却不单薄,在美人如云的GAY圈里也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偶尔心血来cháo去BAR中放松一会,总能招来一众火辣辣的青睐目光。但他从来没有带过任何男人回家。

  李墨白不出柜,是因为心病。

  李墨白有很严重的洁癖。平日里时时刻刻都带着手套;别人摸过的东西,除非仔细擦拭,绝对不碰;不能上公厕,三急都是硬忍了回家解决;宁可走断腿,不打出租,不乘公jiāo;从不吃公司食堂的东西,因一直自带便当被同事们戏称是爱下橱的好男人……

  有洁癖的李墨白,自然无法忍受陌生人的触碰,更别提赤luǒ相对了。当然他也没可能带他们回家。

  好在他还有学长。

  李墨白套上西装,带起手套,用随身带的小梳子随意理了下发鬓。望着面前穿衣镜,镜中的青年面容清秀略有些苍白,右眼角下有颗殷红的泪痔,平白地为这张脸增添了些许yīn柔的味道。他对自己今天的这一身很满意,弯唇笑笑,走出卧室,打开隔壁房间的门。

  房间不大,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窗中投she进来,在古旧的红木地板上洒下班驳的影子。李墨白走到窗边,轻轻拉上窗帘。回身拉开房间角落里放着的那个大冷柜。

  冷柜里安静地躺着一名男子,面容俊美,灰白的脸,挺直的鼻,淡色的唇,长长的睫毛上落着寒霜,如神诋一般完美。

  李墨白微笑,低头亲吻男人冰冷的嘴唇,口中喃喃着:“早上好,学长。”

  作者有话要说:

  无耻地盗用了《犯罪心理》的点子,在每个短篇前加一段名言,也算题记吧,给大家一个关于内容的大概提示~

  这一句的原话是:No man chooses evil because it is evil. He only mistakes it for happiness, the good he seeks.【Mary Wollstonecraft Shelley, 1797-1851, 英国小说家/短篇小说家/剧作家,着名làng漫主义诗人/哲学家雪莱的妻子, 着作《Frankenstein: or The Modern Prometheus》(1818)】

  第2章

  李墨白沉醉地吻着学长。今日学长口中气味依旧好闻,寒冽混杂着制冷剂的味道,还有尸体特有的,淡淡的腐烂的气息。他渐渐地开始兴奋,呼吸变得急促,灰色的眸子里幽暗汹涌。

  欲念,从来都是来得匆忙,无法停止。

  他攀进冷柜,支起手,伏身看向身下的学长。他细密的吻沿着学长的眼角落下,拂过学长的脸,学长的唇,学长的颈……再向下时,他微微张开口,娴熟用牙咬开学长衬衣上的双排纽扣,衬衣向两侧散开,露出内里的jīng壮胸膛。

  李墨白闭上双眼,舌尖顺着那luǒ露的肩胛骨处慢慢地划落,在冰冷而苍白的躯体上留下一道蜿蜒绵长的印迹,仿若大雨之后,蛞蝓在路面留下的淡白粘稠的爬痕。

  学长的身躯冰冷gān硬,仿佛冷冻柜里的保存的腌肉,丝毫没有活人的肌体那柔软的质感。但李墨白并不介意。相反的,他很满意这些年,他能将这具美丽的身体保存的如此完好,除了周身冰凉,毫无生气外,学长此刻的样子,似乎只是陷入了睡梦之中,沉静安详。

  晨风微微掀起素白的窗帘一角,漏进来的朝阳映照着墙壁上起伏的落影。

  为了防止停电,李墨白亲手改装了冷柜,为此装上发动机的轰鸣声,在这安谧的清晨,似嗡嗡作响的号鼓,为那沉迷的人敲打着暗哑的节拍。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强强耽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