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乖,我的宝贝_人生江月【完结+番外】

  《你要乖,我的宝贝》作者:人生江月【完结+番外】

  文案

  ……

  “李晚,我跟你说怎么说的!”刘qiáng恼怒的伸手按住了小家伙脸颊上的一个小硬包。

  李晚嘴巴一动,嘴里的口香糖就移到了另一边,软乎乎的脸上被刘qiáng的手指头摁出了一个小窝,双手抓着被子往上拉,想藏到被子里去。

  “嗯?”才七岁的小刘qiáng挑了挑眉毛。

  “唔,晚上刷牙后不许再吃东西……”四岁多的李晚把嘴巴藏在被子里,小小声说道。

  “否则?”刘qiáng拉开被子,把手放在李晚的嘴巴下,继续bī问道。

  “打、屁屁,哇,小晚知道错了,qiáng子哥哥不要……”李晚老实的吐出嘴巴里的泡泡糖,粉嫩的小舌头还不舍的在嘴唇上舔了一圈,拽着被子低声说道。

  “哼,知道错了还每次都犯!”刘qiáng一看又是不知已经被嚼了多久的口香糖,心头的火气更是一涨……

  贪吃要打屁屁,不讲卫生要打屁屁,不按时用药要打屁屁……总之,只要犯了错屁股就要遭殃,还趁着自己年纪小不懂事,硬是从身体到心灵掰了自己,这就是李晚的恶魔竹马。

  注:1、本文非第一人称

  2、本文非奇幻玄幻文,正宗乡土养成文

  1

  1、第一章 ...

  第一章

  低矮的瓦屋里,一个半岁多的婴儿躺在两具浑身乌黑的尸体旁,哭的嗓子都哑了,许是饿的荒了,婴儿抽泣了几下,自己翻了个身,朝chuáng边爬去,“咚”的一声从chuáng沿上掉了下去,被磕的头破血流,婴儿嘶哑哭声再次响了起来,所幸九十年代的农村屋子都是低矮的,chuáng也多是请村里木匠打的,自然也是矮矮的,还不到大人膝盖高,那婴儿虽然摔得流血了,其实也不过是额头上破了一道小口子罢了,眼泪顺着眼角从鬓角处滑落,混着额头上的鲜血渗到了地上,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快速的消失了……

  与此同时,村子里七八个正在村头玩儿的小孩子突然惊呼起来,“qiáng子掉到水里啦!”

  “刘qiáng沉下去了!妈,妈……”

  年纪小些的两三个直接就吓得大哭起来,机灵些则慌忙回去叫了大人……

  离池塘只隔一户人家的老李家,婴儿还在哑着嗓子哭喊,那一缕鲜血渗入土中,直直的落在了土壤深处的一个小匣子上,小匣子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一股青烟挣脱了出来,在地面上凝成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形,看着地上还哭的撕心裂肺的婴儿,慢慢的伸出了手,不成想却直接穿过婴儿的身体而过,婴儿却哭的更厉害了,几乎喘不过起来,脸被憋得通红。

  那模糊的人影愣了一下,突然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朝外飞去……

  “在哪儿掉下去的?快说!”几个大人拿着竹竿等物高声问道。

  大些几个孩子呜呜咽咽的指了位置,大人们一看,哪里还有落水小孩儿的影子!

  几个大人慌忙跳进水里,在水底摸了起来。

  “在这,在这!”老王从水底单手拎起刘qiáng叫道。

  等大家七手八脚的把刘qiáng在岸上放平了,小孩子早就没了气。

  “去叫老刘他们两口子回来吧!”众人沉默了片刻,有人出声提议道。

  两个小青年应了,撒腿朝地里跑去,这时候这个有些偏远的小村子,才刚实行责任田到户没几年,大家都一心扑在自家地里,收得多了可都是自己的,就是这大热天的正中午也在地里忙着。

  “让一下,让一下,让我看看!”吴老头扛着锄头从池塘的另一头走过来,拨开几个大人叫道。

  吴老头是当年知青下乡留下来的,因着在农村里找了个对象,所以返城的时候就没了名额,吴老头倒也豁达,就在这小山村里落了根,一面在镇上的小学做老师,一面种地。

  几个大人偏了偏身体,让开了一条缝。

  吴老头放下锄头,挤了过去,伸手探了探刘qiáng的颈部,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先翻开小孩子的嘴巴鼻子,把泥沙稍稍清理了一下,舌头拉出来放平,再抱起小孩子,一腿跪在地上,用另个膝盖顶着小孩子的肚子,让他头朝下,用手按背部……

  这时候在众人都紧张的看着注意着吴老头的动作的时候,一股青烟贴着地面飞速的钻到了刘qiáng的嘴里,旁边围着的有人注意到了,等再定睛看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当是自己眼花了一下……

  “咳、咳,哇……”

  吴老头挤了几下,刘qiáng开始有了动静,自己咳嗽着往外吐气管里的水。

  “好了,好了!”

  ……

  周围的人笑着叫了起来。

  老刘两口子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刘妈挤进去,抱着刘qiáng就是一阵“儿呀、肉呀”的哭嚎。

  那时候计划生育已经管的相当严格了,隔一段时间就有人下乡查,抓着超标怀孕的孕妇就关在一个大院子里,等家里拿了钱来就放人,否则便qiáng制堕胎,一般是三千,能找找关系的话,两千也可能搞定,但是在当时来说,很少有家庭能一次拿出两三千这么多,所以大多数家庭都只有一个孩子,自然是宝贝的很。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种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