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替身,莫得感情_千峰一鹤【完结】(6)

  “好好好。”萧影没法了,立刻退出去,关上门隔着窗子问:“您给个名片,让我扫一扫,或者我扫你。”

  话音刚落,就被车里的人塞了一张真的名片到手里。

  萧影一根筋地说:“我不要这个,我要私人号码,微信号。”

  周樯从脖子热到脸上,拼命地瞟前面的保镖有没有看笑话,咬牙道:“你真是……不可理喻……”

  两分钟后,萧影成功地要到了周家太子爷的私人号码和微信号。

  “周世叔再见。”萧影摆摆手:“下周一见。”

  然后沐浴在豪车的车尾气中愣住了:“下周一?”

  我去……

  他掰着手指头算算,不就是明天吗?

  豪车上。

  周樯解开领口的一粒扣子,用手朝自己滚烫的脸上扇风,真是的,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知廉耻的男人,硬是bī着别人娶他……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痴情种子。

  啊呸!

  一切都是为了利益。

  “你们见过这样的男人吗?”周樯越想越生气,一定要跟保镖们好好说说自己今天在于家的遭遇:“真是岂有此理,我本来都要走了,他竟然,竟然脱光衣服追上来……”后面的,似是不好意思说,但还是qiáng忍着羞愤地说了:“一把抱住我。”

  保镖们:“!!!”

  那个于家的少爷竟然这么厉害的吗?

  居然敢脱光衣服抱住周家太子爷!

  人才啊!

  周樯又说:“这个叫于峰的人极其油嘴滑舌,一上来就亲亲肉肉地叫个不停,我历来最讨厌满肚子花花肠子的人,怎么可能会让他进门……”

  保镖们欲言又止,没忍住地说:“那您为什么要给他私人号码?还……还约好周一见?”

  周樯‘哼’了声:“后来他不知廉耻地跪求,我就答应了他进门。”

  保镖们猝不及防,花了好大的功夫才稳住方向盘,挽救一车三命的惨剧……

  周樯咬咬牙:“现在想想有些后悔。你们要知道,明天就是周一,要不是他催得急……”顿了顿才道:“我根本就不想定周一这个日子。”

  保镖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只能继续沉默装死人:“……”

  周樯不满这些木头一样的保镖,皱眉道:“你们就不问问我周一去gān什么?”

  保镖们立刻问道:“先生周一要去gān什么?”

  周樯登时脸色泛红,气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和那个不知廉耻的男人去登记结婚。”随后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艰难地道:“登记后他就要搬来周家,和我住在一起。”

  “……”

  听了上面那么多,两个心腹保镖,已经分不清他们先生究竟是生气更多,还是期待更多……

  真是不好说不好说,也不敢说不敢说。

  所幸周樯没有继续说下去,也没有让他们发表意见,这让大家松了一口气。

  车子开进周家胡同,停在一座有些历史的四进四合院门口,等周樯下了车,心腹保镖甲陪同他进门,心腹保镖乙去停车。

  “樯儿回来了?”穿过外院,走进二门,就看到周家老太爷坐在花花绿绿的院里儿晒太阳,看花逗鸟,听曲儿。

  脚边还有条京巴犬。

  它叫旺来,挺聪明的一条狗,听见周樯的脚步声立刻汪汪直叫。

  “蠢狗。”周樯却很讨厌它,因为它谁都不吠,就吠周樯。

  走到周老太爷身边,周樯居高临下,抢了父亲的烟斗,喊了声:“爸。”

  周樯是周老太爷周九怀的老来子,周九怀三十八岁才生的他。

  今年周樯三十岁整,周老太爷高龄六十八。

  “怎么样?看中了吗?”周九怀坐起来问道。

  他这个人有点迷信,自从周樯的第一任老婆死了后,就听算命的师傅说了,他们家周樯命中犯女,不能娶女人当老婆,必须娶个八字刚硬的大男人,才能镇得住周樯的命格。

  否则周老太爷怎么会怂恿周家的独苗苗去娶于家的少爷。

  他又不是失心疯了。

  “还成。”周樯没好气地把烟斗还给对方,说道:“自己注意点,别一天到晚地抽烟。”

  “哎。”周九怀说:“还成是什么意思,定了吗?”

  周樯不耐烦道:“我刚回来,先去洗把脸。”就背影匆匆地走了,活像有虎láng之物在背后追赶。

  “这孩子!”周九怀不高兴地敲击烟斗,直到看见没有离开的保镖甲,忽地笑起来:“小甲,你过来说说。”

  跟着周樯一块出门的保镖甲,不出意料地被周老太爷盘剥得gāngān净净。

  周九怀饶有兴趣地听,一会儿面露震惊,一会儿又笑得哈不拢嘴。

  “哈哈哈哈!”

  被老太爷拍大腿的保镖甲一脸生无可恋。

  周樯烦死了,换了一身棉麻质地的居家服之后,在自己的屋子里看邮件,批请示,处理公务。

  “保坤,我姨听说你回来了,让我端点吃的给你。”进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面容端正的男人,他叫沈慕言,和周樯有着很复杂的关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豪门总裁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