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地捡猫_温水熬【完结】

  《随地捡猫》作者:温水熬【完结】

  文案

  有一天活了二十几年的单身狗捡到了一只流làng猫。

  这猫自恋又臭屁,满口流氓话。卖萌中抽风,耍赖中装帅。无所不能,无所不萌。

  对此,郝白只有一句话,“滚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黑猫:喵喵喵?

  猫蠢人傻,日常向搞笑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因缘邂逅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郝白、黑猫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捡猫一

  一

  郝白,一只怎么说也坚qiáng活了二十四年的单身狗。

  像往常一样过着独身日子,他一个人下班,一个人挤进摩肩接踵的地铁,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两手捧着热腾腾的烧买,无言掠过街上的一对对现充,冷漠地穿过广场激情尬舞的大妈团,快步绕到无人的小路。

  耳后富有节奏感的歌曲渐渐淡去,间或夹杂一两声微弱的汽车鸣笛。

  昏暗的路灯,光秃秃的树,

  冬天,孤独似乎来得更频繁了。

  郝白心烦意乱地啃下一口烧卖。

  “嘶——”,顿时,一张清秀的脸蛋被烫得皱成了寒风下的一朵傲jú。

  “噗哈哈哈”一阵粗犷得跟杠铃似的嘲笑声清晰地传到郝白耳内。

  他猛然停下步子,往四周扫视了一眼。

  见鬼了,这条路除了他以外,没别的人啊。

  刚刚的笑声究竟从哪儿来的,他心里有点发毛。疑神疑鬼地看着前方,郝白又往前走了一步。

  “喵~”

  郝白:???

  他从没听过如此dàng漾的猫叫声。郝白揉了揉眼睛,有一只小小的黑乎乎的猫,大喇喇地坐在路旁长椅上,朝着他勾手。灯光下,那只黑猫贼亮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向他手上的烧卖,嘴里的口水已经流了一地。

  郝白举起烧麦,黑猫的视线随之上移,郝白放下烧麦,黑猫的视线随之下移。他心里觉得好笑,便冲着猫问:“你是想吃这个?”

  “喵喵喵”黑猫点点头。

  “那这样吧,你让我摸一下,我就给你吃,怎样?”

  像是听懂了郝白的话般,黑猫晃了晃尾巴,慢悠悠地站起来。它轻盈跳下长椅,踱步走到他脚边,乖巧地坐着不动。

  郝白从小就萌这类毛绒绒的,迫不及待地蹲下身想撸撸。可手刚要触及那乌黑发亮的毛时,却见黑猫脸上浮现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它伸出圆手,跳起来就是一个巴掌,狠狠甩在郝白脸上。

  “摸你大爷!”黑猫叼着烧麦,鄙夷地看着眼前摔得四仰朝天的郝白。

  “??你是猫吗?!你、你怎么会说话?!”郝白捂着脸,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

  “就算没看过神奇的动物在哪里,也没看过疯狂动物城吗?!”黑猫大口撕咬着烧麦,弄得一嘴毛油亮油亮的。它故作深沉地凹了个造型,冷酷回道:“会说话很少见吗?谁不都两只眼睛一张嘴嘛,蠢货。”

  吃完烧麦,黑猫抬起脸蛋蹭着郝白的裤子洗了把脸。

  “喂,脏死了!你还要擦什么嘴啊?”郝白无语地看着裤子上惨不忍睹的油渍。他从没见过母猪上树,倒是见着了猫耍流氓。

  毕竟是深冬时节,一阵刺骨的寒风打了过来,嗖得直往衣服里钻。

  黑猫哆哆嗦嗦打了个喷嚏,愤愤道:“这几天咋整的,贼他妈的冷。”

  小小的身体嗖嗖嗖地蹿上了郝白的肩头,迅速钻进了他的羽绒服里取暖。黑猫拽过好白的衣服擦着自己脸上挂着的鼻涕泡,催促道:“快!!赶紧带老子回家,老子快要冻成傻bī了!”

  郝白:哈???

  二

  “你这房子咋这么寒酸啊?跟个破窟窿似的,贼他妈小。”

  黑猫踩着轻盈的小碎步,将屋里屋外踱了个遍,最后跃上沙发上化成一滩猫水儿,唉声叹气道:“也就比公园里的厕所大了那么爪子,算了,只好将就将就了。”

  一路上听着黑猫耍嘴皮,郝白不仅适应了它会说话的设定,还知道其多半有猫病。

  问它叫什么名,就说叫“yanzu wu”。让它说中文名,臭不要脸地回了个“吴彦祖”。接着问它是从哪来的,又说东土大唐来.......然后,郝白就没打算问它准备去哪儿了。

  这会儿听见这连串的猫言猫语,直让郝白翻了个大白眼,他假惺惺地回:“大爷您可真体贴,委屈你歇脚我这破屋。”

  黑猫挥了挥爪子,示意郝白别客气。

  郝白抖着手上粘满猫毛的羽绒服,心里腹诽道:“还真把自己当大爷了,要是嫌弃回去睡你的露天大觉呗,天为被地为chuáng,路边母猫打野.pào,岂不更美滋滋。”

  收拾完衣服,瞅着在沙发上咕噜咕噜打滚的黑猫,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郝白索性坐到一旁有一搭没一搭地同猫聊聊天。

  郝白:“喂,你是公的母的..........好了我确定了..........哥、别露你那粉玩意了....”

  猫:“眼见为实嘛,你们人不是常说吗?”

  郝白:“......你有母猫处吗?”

  猫:“没有,我太帅了她们不敢泡我,你咧?”

  郝白:“.........也没有,你在外边流làng了多久?”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