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偿命_鬼丑【完结+番外】

  《以身偿命》作者:鬼丑【完结+番外】

  备注:

  那手突然摁住了李沧远,制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下一秒,上衣就被那尖锐的指甲划破了一层。

  李沧远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看那人双手束缚着自己,低下头,伸出舌头,在自己的腹部上舔了一下。

  那舌头冰冷而且柔软,李沧远好不容易放缓的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那人找了一会儿,在一个地方停住,没有犹豫,深深的舔了舔李沧远的肚脐。

  那么冰冷的温度,那么凶狠的力道,就像是要从这里舔到李沧远的腹腔内部一样。

  李沧远的身体猛地绷直,弹了起来,僵硬的像是一张弓。发出了自己都恐怖的呻吟,拼命想要挣扎,但是一点用都没有,他根本就碰不到这个男人。

  不知道是痛还是什么的,李沧远的嘶喊声吓人,连自己都开始害怕,脸上热的受不了,脖颈一下却又冷的连不行,男人似乎也有些犹豫,力道稍微放松,李沧远就听到有一点点的水声。

  李沧远心跳如擂,血?是自己的血吗?

  ……

  攻君请认准【阎离辰】。

  我只是想尝试一下,写一个最纯粹、执拗的爱情故事。

  ==================

  ☆、赶尸。

  这是不是一场梦?

  这只是一切的开端。

  第一章。

  李沧远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一个人站在偌大的黑夜下,耳畔寂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却能感觉到风猎猎chuī过自己的身体,刺骨的寒冷。

  “师傅,我、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啊。”梦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对着前面佝偻着身体的老者,哆哆嗦嗦的说,“它、它刚才没有那么重……”

  老者摇着手中的铜锣,并没有多说话。苍凉的古道上就只有少年恐惧到了极致的呼吸声。

  “师傅……”少年呻.吟道,“它、它好像在我耳边喘气了,师傅,求你了,帮我看看……”

  李沧远知道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需要好长时间才能理解少年到底说的是什么。他想冲上前看看少年说的‘它’到底是什么,可是手脚都无法动弹,他应该觉得冷,因为他的嘴唇一直在哆嗦,可是身体却没有办法动弹丝毫。

  前方的老人终于是被弄得不耐烦了,呵斥道:“跟紧了,看着脚底下,早知道怕来这里gān什么?”老人的声音嘲哳难听,像是指甲划破玻璃的声音。

  李沧远看见少年的腿一直在发软,面色惨白,有汗珠留到眼睛里,却也腾不出手来擦汗。少年的身后背着一个小山样的东西,奇怪的是,在梦中,李沧远也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恶臭。

  李沧远冷冷的看着两个人慢慢前进,突然,少年身后小山一样的东西动弹了一下,动弹的幅度很大,少年几乎是当场就哭了出来,惊叫着将身上的物什摔到了地上,一口气跑出了好几米远。

  老者回头,手中拿着一根不长的桃木棍,冲到少年面前,狠狠的抽了几下,喊:“没用的东西,你敢扔下来?——看我不打死你!”

  少年跪在地上任由打骂,嘴里喊着:“它动了!——它真的动了!”

  “屁!”老者停下手,“死人还会动?我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死人还会动的。”

  李沧远想,原来少年身上背着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死人。

  老者腿脚不稳的凑近点看,这时,李沧远竟像是瞬间转移了一般,蹲到了那死人身边,眯起眼睛打量了起来。

  紧闭着眼,面色青黑,骨节僵硬,一副死了很久的模样。

  老人摸了摸死人的后颈,检查了一下脸上的符印,站起身来,道:“胆子这么小还出来走脚……罢了,前面有一间客栈,就不赶夜路了。”

  说完走向前方,锣鼓,给少年指路。少年的脸惨白,却仍然是一咬牙,跪下去冲着尸体磕了两个头,这才背起那尸体,腿脚发软的继续走了去。

  老人说的客栈,是个‘死尸客栈’,走到门口就感觉到一股寒气,正中央摆着三口整齐的漆黑棺椁,寂静无声。

  李沧远就跟在两人身后,进入了死尸客栈,关上门的瞬间,他竟然感到胸口剧痛,——只是感觉罢了,梦中没有人会把这点疼痛当回事。

  李沧远揉了揉胸口,面无表情的盯着坐在地上的两个赶尸匠。

  少年犹豫着想说些什么,但是被老者一瞪就什么都不敢说了。

  老人抽了口烟,对少年说:“你去看看符印,没事的话就睡一会儿吧。”

  少年应了一声,站起身来,掸了掸衣服,走上前去。

  李沧远这才看清楚少年的长相。

  狰狞、丑陋,偏偏有一双清澈的眼睛,年轻而有活力的。

  少年照旧给那死尸磕了一个头,方才站起来,准备检查符咒。

  老人笑道:“你究竟要磕几个头?累不死你的。”

  少年转头说:“死者为大,尊敬一下也是应该的。”

  老人暗骂一声‘没用的东西’,侧过头去,假寐。

  少年刚刚扶起那huáng色的符咒。

  方才紧bī着眼睛的死尸,此刻竟睁开了眼睛。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鬼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