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呀,亲爱的_angelina【完结】

  《唉呀,亲爱的!》作者:angelina【完结】

  文案:

  为什么会喜欢男的?你在乎吗?你在乎是什么理由或者我的感情吗?你的问题只是充满厌恶和指责而已,所以我也不想说。

  只想啊,扑到他的后背,摇晃他的身体,然后甜甜的在他耳边叫一句:唉呀,亲爱的!

  1.序言

  当然,这又是一篇废话。

  修改文时,会常看到自己以前写的一些感言,才发现从《我想成为你的男人》到《支理大人》,这些年来我的变化。其实,稍加留意,你们也能从我每篇文中感受出来,从苏小米到柯布,每个小受越来越成熟,性格也从小米的天真无邪,过渡麦丁,过渡莫卡,再到柯布越来越邪恶。我曾说过,我有两种性格,但这两种性格随着时间差异越来越小,一种性格在吞噬另一种性格。我已经分不清是小说在改变我,还是我在改变小说。这是关于我的变化。

  其中一本小说被选中拍成电影,从而让更多的人看到我的小说,我并不欣喜若狂,也不会排斥,我对他们的喜欢造就了你们的喜欢,你们的喜欢造就了现在的一切,所以,事隔两年的再次序言,又得谢谢你们了。决定出书,不为别的,只是想完成这件事。这是关于小说的变化。

  这么多年,很多事情在变化,但也有很多事一直没变过。

  比如,当初我曾说过,不会拿自己的小说出气,现在依旧如此。不管在现实生活里我遭遇怎样的烦事,也不会因自己的情绪就将悲愤发泄在他们身上,反而我需要他们,替我忘却,越悲哀越美好。

  比如,当初我曾说过,只写自己喜欢的,不会勉qiáng自己去牺牲什么,现在同样如此。不喜欢出名,不喜欢露面,不喜欢宣传自己,更不喜欢因为这件事影响我的正常生活。我只喜欢一个人呆着,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不喜欢世俗,那会严重的破坏我的心情。如果你碰巧看到我的文,碰巧喜欢我的文,就够了,喜欢不是太华丽的宣传,不是勉qiáng别人,如果是真的喜欢,人多人少,又有什么好需要计较的呢?

  比如,我曾说过我很少评论和回复你们,当然这点估计以后也不会变,我会看你们每条评论,我会读你们每条私信,不需要回复,所以在这方面,你们就得适应一下。我是个懒惰之人,从出生开始就没变过。

  但我并不刻意去写BL,我想写的不是性别,是爱情。

  所以有在尝试写男女的《透过yīn谋咬紧你》

  然后,得感谢我的父亲,在这期间一直各方面支持我,他问我:“如果你的书卖不出去,怎么办?”我说:“能怎么办,认了。”他顿了顿继续说:“就当作试下吧。”开店那天他再次打电话给我问销售情况,我告诉他还不错,他再次顿了顿:“有人认可你就好。”

  从小到大,他给了我无条件的一切信任,现在即使我写的是这种特殊的类型,他也从未改变。

  然后,得感谢我的小客服,尽管她屁话很多,但她帮了我,她是开店新手,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好,希望能够体谅下她。

  然后,得感谢你们,愿意收藏我的书,我无法说出太煽情的感谢,给你们仅有的回礼只能是这篇新文,这篇文是送给你们的,在我身边陪伴多年的你们,无条件维护我的你们,太严重美化我的你们,买我书的你们,当然还有所有愿意看我文字的你们,不管时间长短。

  从小时候写文给自己看,到现在写文给你们看,然后变成书籍,这条路,尽管漫长,走到这里,没什么要求了。

  废话结束,开始吧。

  再补充一句,不要因为文里某些人的某些特点就与我联想到一起,我没他那么好。

  2.王子在哪里?

  这所学校,没有传奇人物,只有想成为传奇打扮怪异的非主流,他们不是来读书的,是来参加时装周的;没有诗词里的风景,只有供情侣偷情隐蔽的小树丛;没有舌尖上的美食,只有混着食堂大妈柔顺发丝的白饭和一成不变的配菜;甚至没有良好的学习风气,只有正在翻墙出去打通宵的学生,这学校除了平平无奇就剩乏然无味。

  高三啊,是人生继初三以后遭遇的第二场的悲剧,老师与家长同时伸出爱护之手,将学生揉在掌心里,揉得不成人形。

  果知走在这片平淡重复的风景里,看着前方,没有思考,他有和谐的家庭、固定的朋友、健康的爱好、稳定的成绩,但为什么有时却感到难以置信的孤独会突然袭来,这种qiáng烈的孤独,无论是自己和别人都无法让它缓解,只是毫无意义的孤独。

  教导主任拿着手电筒在巡视学校,果知凑近花园的树丛里小声的呼喊:“快跑啊~~教导主任来了~~”原本只是个普通的小树丛躁动起来,鸟shòu四散,躲在里面抽烟,还有衣衫不整的情侣全部像突然吃了人格转换剂,若无其事,谈论着各种复杂的数学题、语文题、地理题淡定与教导主任擦肩而过,果然是学校啊,所谓演员就是这么培养起来的!

  果知双手叉着腰露出笑容:“看样子大家都很享受学校生活,真好。”

  果知是个什么类型的男生呢?讲好听点就是个蠢货,讲难听点就是个很蠢的蠢货,在他的眼里事物都是美好的,他有着非常盲目的积极人生观,打个简单的比喻,如果天空突然下雨,他会觉得自己像在拍MTV;如果天空下刀,也不管捅在自己身上几把,他只会想着家里可以几年不用换菜刀了;如果天空下尿,他会想既然是老天爷的尿会不会有美容养颜的效果;如果天空下女人的月事,他会想,原来老天爷是个女的。不管下什么,他就是不躲~!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