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公子睡觉浅_余不知【完结】

  《我家公子睡觉浅》作者:余不知【完结】

  文案:

  原本是霸道少爷养成傻白甜家仆,谁知道家仆属láng的,把主子吃gān抹净之后还吧唧嘴。

  叶澜黑着脸把萧崇踹到chuáng底下,我去你的,让你伺候睡觉,不是让你伺候到chuáng上来的!

  奴隶忠犬攻XS少爷大美人受

  HE,1V1

  互宠!

  想到雷点我再标!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崇,叶澜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狭窄的车厢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萧崇看看自己身边的一个小男孩,他的胳膊上有个被烫伤的一个很大的水泡。

  刚才他们摩擦之间,水泡被挤破了,男孩惊叫了一声,被坐在一边的看守的人拧了一下大腿,马上闭嘴了。

  那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就是从他手臂上流出的透明粘腻的液体上散发出来的。

  萧崇不认识他,这辆奴隶车里坐着的都是从不同奴隶贩子手里转卖过来的人,他们马上就会被拉到菜场上,像牲口一样供富户贵族挑选。

  像他们这种不到十岁的男孩们其实销路还不错——青年奴隶虽然力气大,能gān活,但大都养不熟,很容易偷跑。

  萧崇紧紧低着头,他快被这个味道熏晕了。

  实在没有办法,他从自己本来就破烂的衣服上撕下了一块布,递给了身边人。

  小男孩不敢说话,耸了下肩膀表示感谢,就小心抬着自己的胳膊,把布贴在自己的伤口边上,轻轻地蹭着脓水。

  萧崇看他这个麻烦,便抓着他的胳膊,帮起他来。

  看守抬了只眼皮,瞥了他俩一眼,咂咂嘴,没说话,又合上了眼——他昨天晚上赌了一夜,还没补够觉呢。

  马车的速度越来越慢,萧崇也知道目的地很快就要到了。

  他听当时和他关在一起的老奴隶讲过,罗北城的奴隶jiāo易最发达,所以每个奴隶贩子都会把自己最顶尖的货送到这里。

  对,他们不是人,是货。

  天刚刚大亮,菜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萧崇瞧看守没什么反应,偷偷从两个车门之间的缝里看出去,有一些高大的壮汉就跟在奴隶车边,手上卷着粗绳,结实的手臂上刺着各样的花纹。

  “这车里的都是男孩儿?”有个头发剃光的人粗哑着嗓音问。

  “是,”旁边有人答他,“小姑娘们在前面那辆。”

  “有没有啥长得秀气的,俺搞回去一个当媳妇啊。”

  “当媳妇,你也不怕你老娘把你赶出家去,”那人刚想嘲笑他一阵,就突然被别的东西吸引了注意,“诶呦呦,那是常家的车吗?”

  壮汉们都发出了兴奋的喘息,其中一个道,“这回咱们能大赚一笔了!”

  “我听说常家老爷又搞死了两个小奴,今天怕是又要再挑俩了。”

  “俩哪够他使的,”光头咳了两下,指指奴隶车,“得这一车……”

  萧崇的眼神正和他相对,惊了一下,连忙缩回了座位上。

  他心中恐惧还未平定,马车便停了下来。

  看守总算睁开了眼,喊了一嗓子,“都滚下去。”

  朝后开的车门“唰”一下被拉开了,车里的男孩们都向后一缩。

  一只粗壮的手拉着坐在门边的小男孩,一使力就把他拽了下来,他的头跟车顶撞了下,发出挺沉重的一声,可他只是闷哼了一下。

  光头壮汉把粗绳缠在他的手腕上,绑上个死结,后面依次这样做。

  到那个受伤的男孩时,光头点了点他胳膊上的伤,“待会上去你自己遮着点。”

  男孩点头,他自己也清楚,如果因为这个伤使自己卖不出去的话,他就会被重新送回到奴隶贩子手里,再体验一次毒打,然后被卖到更加闭塞的小城去。

  萧崇接在男孩的后边,头虽然低着,但眼睛滴溜溜地转,用余光瞟着四周的环境。

  罗北城果然算是繁华的地方了,这个菜场里卖什么的都有,各地的口音在耳边炸开。

  菜场中央搭着一个大台子,平常官府会在这念告示,但每个月的这个日子是属于奴隶贩子的。

  口条伶俐的主持人站在上面,指挥着其他人摆了几个椅子在台子最前面,这是专门留给贵宾的。

  等一切就绪,常家的老爷就忝着溜圆的大肚子从自家马车走了下来。

  萧崇他们被安排在台子后面的木栅栏里,像牲口一样接受着最后的检查。

  仍是那个光头,他手里拿着一个巴掌大的小棍子,伸进萧崇张大了的嘴里,左捅捅,右戳戳,点点头,又把木棍放进另一个人的嘴里。

  萧崇qiáng忍着想吐的欲望,径自深呼吸。

  第一批的女孩子已经被送上台了。

  因为她们是最吸引眼球的一批,所以身上都穿了鲜艳的新衣服。

  说是衣服,其实半点风都不挡,除了那几个重点部位,大部分的皮肤都bào露在外。

  人群里响起了口哨的声音,主持人的要价也越来越高。

  再接下去便是一些年轻的男奴隶,价钱比刚才减半不止。

  有几个没人要的,一下台就被奴隶贩子毫不留情的扇了两巴掌,“没用的东西。”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年下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