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挚友看上以后_仓鼠屠龙【完结】

  《被挚友看上以后》作者:仓鼠屠龙【完结】

  文案:

  雷点:双性受,狂野霸道受,中间微nüè,涉及生子

  --------

  小受五岁的时候就把小攻吓哭了,因为他不一样的身体,小受鄙夷的表示:你个渣渣,哭包弱受。

  遂把小攻收做小弟一路nüè到大。

  不想做大哥的高中致辞上第一次来了大姨妈,小受一脸懵bī,然后小攻急中生智。

  一声惊天大吼:“老大!你痔疮破啦!”

  小受黑红了,海扁智障(机智)小弟一顿,结果越揍越顺眼,忍不住抱住小伙伴啵了一口。

  小攻:我是谁?我在哪儿?他为什么亲我?

  ————————

  “那个……老大,我喜欢女的。”

  “唔……我姑且算是半个女人,你将就一下?”

  “……臣妾做不到。”

  ————————

  五年后,职场重逢,小攻斜着眼睛盯着小受:“你丫不是去变性了吗?”

  “去了啊。”小受洒脱不羁一甩利落的短发:“我这不成百分百的爷们了么?”←其实这货在上手术台的瞬间怂了。

  小攻无语问苍天:老子以为你为我变成了女人,日思夜想、感天动地了五年,戒指都买好了,你特么却要和我重新做兄弟???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生子 青梅竹马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受,小攻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

  云天赐睡的不是很安稳,以至于闹钟还没响就醒来了。

  他觉得有些肚子疼,于是捡起滑落到地上的薄被又关了空调,心想应该是昨晚chuī空调着凉了。

  没有太在意,云天赐起身打开落地窗并走到阳台上,只见距离他家阳台一米开外的地方有一栋二层小洋楼,洋楼的阳台与云天赐的正对着。

  这个小区都是这个构造,两家挨着,呈镜面对称,之间隔着三米的距离,但阳台是突出去的,所以实际二楼这两个房间的距离只有一米半。

  对面房间的落地窗拉了窗帘,看不见里面,云天赐于是拿起阳台上的两米长轮旋彩纹衣杆子去敲对面的阳台,“砰砰砰”的响。

  不一会儿窗帘就拉开了,一个只套着条黑色四角裤的少年顶着头乱发出现在透明的落地窗后。

  “这才五点四十。”花年接着打开自己的落地窗,一边伸懒腰一边走上阳台,对着对面的云天赐叨咕:“你神经病呢?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会?”

  昨晚两人开黑玩游戏,到十二点才睡觉。

  “今天开学典礼,早点准备。”云天赐对着他笑,自己睡不着了,小伙伴也不许躺着,就是这么无良。

  “去你的,开学典礼九点才开始。”花年转身,迈着修长的双腿往屋里走:“我再睡一小时,再吵我跟你急。”

  云天赐见他进屋了,重新关了窗拉了窗帘,于是想了想,爬上了自己的阳台,愣是在二楼五米高的空中一个起跳,“咻”的跃了过去。

  十几岁的年纪,正是最会作死的时候,这样跳来跳去一点都不带害怕的。

  “砰”的一声跳到了花年家的阳台上,云天赐忽然感受到肚子刺痛了一下,于是捂着肚子打开落地窗走了进去,对躺在chuáng上的小伙伴说道:“我拉个屎,再让你睡会。”

  花年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一点都不觉得对方跳到自己房间来拉屎有什么问题。

  云天赐于是走进他房间的卫生间里蹲着了,这一蹲就是二十分钟,然后又捂着肚子出来了。

  拉着窗帘的房间又暗又冷,云天赐抬头看了眼空调,18度,于是低头找了找,没能找到空调遥控器,便跳到了小伙伴chuáng上钻进了被窝里。

  顿时暖和了不少。

  但肚子还是隐隐作痛。

  他于是踢了下还在睡的小伙伴,跟他说:“林姨醒了吗?你去帮我向她要点药吧。”

  云天赐口中的林姨便是花年的妈妈了,是本市第二医院的妇产科主任,但普通的病也能找她看,两人从小到大生了什么病都是吃她开的药治好的。

  花年被他这样一直吵,想睡也睡不住了,于是睁开一只眼睛看向他:“咋啦?”

  “估计是着凉了,肚子疼。”云天赐说道,手摸着自己的小腹。

  “刚才不是去拉了吗?”花年问道,他也闹过肚子,拉一拉就好了。

  “没拉出来。”云天赐说道。

  花年于是扭头看了眼chuáng头柜上的闹钟,六点十分了,而他妈妈六点半会起来做早饭。

  他又去看躺在自己身边的云天赐:“疼的厉害?”

  “倒不会,就是一直隐隐的疼。”云天赐说道,眉头微微皱着,可能是这种疼跟以往不太一样,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便不太想动。

  花年于是起身了,开灯看了看云天赐的脸,是有些苍白,于是走到衣柜旁边找出校服来穿。

  云天赐便躺在chuáng上看少年弯着修长又白皙的身躯在那儿动作,十七岁,还在拔高,但因为有在打篮球的缘故所以并不会瘦的gān巴巴的,四肢都有着流线型的肌肉,像动物世界里的猎豹一样。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校园 生子文 强强耽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