搁浅_九宫参商【完结】(5)

  顾善一脸冷漠:“你偷听我跟小姐说话。”

  陈瑾丞扭过头,拒绝承认自己是在偷听他们讲话:“我猜都猜得到她是要跟你说什么,小丫头片子的心思还需要偷听吗?”

  顾善自然不会去拆穿他,这么多年的经验教训已经教会他学会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什么时候不该说什么话了。他也没回答陈瑾丞,看了看外面,夜幕已至,就转身门口走去:“少爷,明日见。”

  陈瑾丞只能看着顾善走出去,贴心地给他关上房门。

  行吧,这个礼物,他可能没办法让顾善帮忙给瑾瑜了。陈瑾丞支着下巴,叹了口气。

  第二日,顾善一大早就收拾好等他了。

  陈瑾丞揉揉惺忪的眼:“怎么这么早?”

  顾善其实也是一大早被他父亲叫起chuáng的,但是chuī了chuī早晨微凉的风,已经醒了大半。

  他回道:“老爷说,让我们随他一起过去。”

  陈瑾丞看了看外面,太阳都才刚露了个脸:“那也不至于这么早吧。”陈瑾丞的起chuáng气早就被冰山脸闹钟顾善治好了,他只能打个哈欠爬起来洗漱更衣。

  顾善见他起来了,也就去了院子里等他,美其名曰回避一下。

  陈瑾丞嗤笑一声:“这有什么好回避的。”

  收拾好了出来,太阳正散发着和煦的光,洒在顾善的身上。顾善不是那种养在家里的孩子,虽然陈瑾丞不大爱出门,但是顾善除了陪他读书,还是要出门做活计,跑这跑那的,所以肤色是很健康的小麦色。

  阳光给顾善镀了一层金huáng色,略微有点柔化的线条居然让顾善面无表情的脸看起来不那么冷漠了。

  陈瑾丞心想,顾善笑起来应该更好看。

  然而,顾善看到陈瑾丞出来了,脸色又冷了几分。

  陈瑾丞自然是感受到了这番变化,瞪他一眼:“走吧!”

  陈瑾丞去吃早饭,顾善就去了宅子门口。

  老顾拉着顾善的手,仔细叮嘱道:“阿爹今日就不跟着你们一起了,你不要给老爷惹麻烦啊。”

  顾善点头:“我知道了父亲。”

  老顾还是不放心:“你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多跟着老爷学学,有点本事总归是好的。”

  每次去商会,老顾都会细细嘱咐,而且每次的内容都差不多。顾善虽然听得耳朵长茧,但是他还是应着:“我知道了父亲。”

  老顾语重心长:“你不要觉得阿爹啰嗦啊,阿爹就你一个儿子可以念叨了。”

  另一边,陈瑾丞用完早膳跟着陈劲松出门,就看到了顾善被他父亲拉着絮絮叨叨絮絮叨叨,陈劲松上前拉住他的账房先生:“得了得了,老顾你每次说的都一个样,你没说腻味,顾善都该听腻味了,人家小孩子记忆力好着呢。”

  老顾蛮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我这不是怕他给老爷添麻烦吗。”

  陈劲松一个劲儿地夸顾善:“你儿子可能gān了,以后你老了我就让你儿子来接你的班,你儿子肯定比你做的更好。”

  得到了老爷的肯定,账房先生才停止住了他的一番教导。他目送着几个人离开,转身回了宅子。

  马车上,陈劲松跟顾善讲:“你父亲呀,做事细心,就是喜欢絮叨。”

  顾善自然是知道自己父亲有多爱讲些有的没的,他娘亲也老是说他父亲话讲得多胡子还一大把。

  他父亲跟陈老爷共事这么多年,一路上就跟他讲之前发生的有趣的事情。

  顾善听过自己父亲讲他年轻时候的趣事,但是现在由另一个人讲起来又是另一番滋味。

  偶尔遇到了他听过的事情,他还能接上一两句,如果是没听过的,就静静地听着陈劲松讲,偶尔附和两句。

  陈瑾丞感觉自己完全被冷落了。那可是他的亲爹,都没有跟他讲过他年轻时候的事情,现在跟别的人讲,还完全不搭理自己儿子的。

  陈劲松也想讲,但是陈瑾丞这孩子跟别的孩子完全不一样,他再娶一事,给陈瑾丞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亲儿子跟自己一点都不亲。他趁着顾善在,陈瑾丞也在,也算是给自己儿子讲了讲自己年轻时候的经历吧,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到。

  父子二人各自怀着各自的想法,顾善打量着陈瑾丞的脸色,微微扯了扯嘴角。

  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商会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也没有什么好学习的,陈劲松挥了挥手,示意两个人可以自己随便去逛逛。

  陈瑾丞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说实话在商会学习,也没什么好学的,就是跟在陈劲松的屁股后面到处跑,什么进货,什么销售,什么运货,水运还是陆运,都是陈劲松一个人决定,他们就在一边听着。

  什么货用什么方式运,这种东西他陈瑾丞还能不知道?

  他偷偷斜眼看了看顾善,顾善一脸认真,跟他这种吊儿郎当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陈劲松恨铁不成钢:“瑾丞啊,你也稍微多学着点啊。”

  陈瑾丞颇为不屑:“你今天安排的东西,跟你上个月安排的差不多,有什么好学的。”

  陈劲松揉了揉脑袋:“行了行了,待不住就走。”

  过了会儿,又想起了什么:“不要玩的太晚了,今天不太忙,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