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_安尼玛【完结+番外】(6)

  这句话一下就击中了靶心!不用给钱啊……阿达的脑子升起了一百个拒绝的理由,但没一个理由可以和“不用给钱”抗衡。

  他确实急需人手。这地儿偏僻得很,活儿又繁重,根本没有新加坡人愿意来打工。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念大学、做白领了,谁都不想种菜煮饭,阿达要找个合适工人简直千难万难。老三既然愿意留下来,无论打的什么主意,对自己可是一点损失都没有。

  况且,他压根儿不相信老三能适应这里,他能撑一星期就不错了。

  “这里工作很多,”阿达软化了,“都是体力的工作,只有礼拜天可以休息一天。”

  苏老三满口答应,“不休息也没关系,就当summer camp了,是吧李子?”

  李世南泪流满面,心想,summer camp起码有妹子啊,这里有什么,野猪还是猴子?

  于是,阿达答应了他们。

  过了很多年,有一次阿达想起这件事,突然醒悟到自己当时真是鬼迷心窍啊。他对苏老三笑道,我那个时候为什么会留下两个跑来summer camp的神经病?

  苏老三横了他一眼,你现在才后悔吗?我那一天就后悔了。

  的确,那一天傍晚,当苏老三放下行李,坐在硬梆梆的铁丝chuáng上,看着堆满木箱子、书本、旧报纸、一小桶一小桶的土和各种工具的房间时,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中了邪。

  他不言不动,坐在chuáng上一个来小时,默默数着地上爬过的各种昆虫。粗略计算,在他的房间大摇大摆地晃dàng的小虫子,至少有七八种了。这还是友善开朗愿意出来打招呼的呢,还有那些比较羞涩、藏在杂物里的友邻呢?

  从百叶窗看出去,外面是参差不齐的绿,深深浅浅,层层叠叠,像是无边无际的绿的幕布,风一chuī,波làng似的往外扩散。可他知道,这幕布里藏着无数的生命,它们呼吸、觅食、□□、移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连接在一起,屋子里、屋子外,都是这个大生命循环的一节。除了他自己。

  一个外来者。

  纱帘掀开,李世南一边喊着热,一边走进来。他一屁股坐在苏老三边上,四处张望:“空调呢?这里不会连冷气都没有吧。”

  苏老三指了指木箱上的电风扇,“冷气。”

  李世南长叹一声,不情愿地蹲在风扇前,研究那些按钮。他摆弄了几下,抓狂道:“我操,现在手机都刷脸了,怎么还有这种要用手指戳的破玩意儿。”他按下一个发huáng的按钮,突然风扇启动了,巨大的风力把旁边的旧报纸chuī了起来,啪一下盖住了他的脸。

  李世南惊呼“哎哟妈呀”,伸手把报纸抓下来。

  苏老三看着他的脸,瞪圆了眼睛。李世南:“怎么啦?”

  老三喊道,“你……别动!别摸脸!”

  李世南冷汗都下来了,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脸上蠕动。

  老三四处搜找,最后翻出了把铲子,指着李世南,“闭眼,不……先闭嘴!小心它钻你嘴里。”

  李世南赶紧把双唇闭上,紧张得想哭。老三用铲子一挑,把足有手指粗的蜈蚣从李世南的鼻子挑了下来,扔在脚底,一脚踩成稀巴烂。

  李世南看到脚下那团物事,差点吐出来。他眼泪汪汪地望着苏老三,“三儿,我们回家好吗?”

  老三顺脚把死蜈蚣踢到角落,“这时候回家,可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哎哟,人都说不出山了,这世界牛bī的厨师那么多,gān嘛非要受这个罪?”

  老三在木箱子上摩擦脚底,想把零零碎碎的蜈蚣搓下来。搓了会儿,见搓不gān净,只好把袜子脱了。他单腿跳向铁丝chuáng,一边跳一边说,“东南亚这一带,三星主厨真不多,一只手能数得过来。”

  李世南不赞同,“就算只有两个,咱也不能找他啊。”

  老三环视墙上各种植物的图片、不知用来gān嘛的图纸和乱七八糟的笔记。这里想必是阿达的工作室,暂时腾出来给他住。

  “可我哥哥认他呀。我二哥想要曾可达,为他费了不少事儿,我只有先他一步,才能有效果。而且,亚洲有很多厉害的主厨,唯有曾可达争议最大,他出来会很轰动。”

  “这不就是新闻炒作吗!”

  “没错,炒得越大越好,而且要快,我没有多少时间了……”老三看着转动的风扇,半晌后又说,“我爸,比我还等不及。”

  李世南以为他指的是他爸患癌症的事,关心问道:“你家老爷身体怎样了?”

  老三摇摇头。他逢年过节才回一趟香港老家,一年在香港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还不一定能见到父亲,从少年时期开始,他不是在杭州的外婆家,就是在伦敦生活,对父亲实在陌生。父亲的事儿,他大部分是从本家亲戚和杂志上了解到的,包括癌症的进展。

  李世南问他父亲身体怎样?他并不确切知道。坦诚的说,就算跟自身利益无关,他也不希望父亲死,但要真死了……也就死了吧。同样的,父亲对他的感情,大概也就到这个程度了——或许比这还不如。

  作者有话要说:

  新加坡常年27度左右,空调就是冷气

  第4章 水月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美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