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狼_万灭之殇【完结】(8)

  “说真的周墨,如果你是个女人,说不定我会立刻去买大捧大捧的红玫瑰然后跪倒在你面前,我绝不会让其他男人抢走这么一个充满智慧又烧得一手好菜的女人。”费尔德两眼放光的样子让周墨有些哭笑不得,这个男子还是希望娶个女人,而不是男人。

  “可惜世界上只有一个周墨,绝对不会是女人。”周墨低头喝着他的酒,抬起头时忽然瞥见费尔德匆忙从自己身上移开的视线,他不由眼角一弯,“你在偷看我。”

  “没有。”费尔德无辜的摇头。

  “费尔德,你最近很奇怪。”周墨说道,“有时候你会盯着我看,有时候又会刻意避开我,更有时候似乎很害怕和我接触,你是怎么了?”不过几天而已,这个家伙就变得这么奇怪了。

  看来周墨还不知道他自己就是始作俑者。

  费尔德还是摇了摇头,他总不能告诉周墨说:我前天晚上做梦和你上chuáng了。

  这简直太荒唐了,费尔德在一边考虑自己是不是太久没有找女人的同时,也越来越多的把目光投向这个迷人的中国男人。

  有时候会突然看着周墨然后失神,反应过来后又十分不理解自己的奇怪行为,更可怕的是那夜抚摸男人的感觉总会跳出来折磨着费尔德。

  难道我是个同xing恋?费尔德开始这样问自己。可他一想到和其他男人做那种事qíng时又会觉得十分恶心!

  不能告诉周墨我前天晚上梦见和他上chuáng了,周墨一定也会觉得我很恶心!天啊,难道我其实是个变态吗?

  在金融危机折磨广大地球村人民时,奇怪的xing幻想也正摧残着费尔德的心理防线。

  于是那天加班结束后,周墨并没有等到费尔德从三十三楼下到十八楼,费尔德已经提前走了,并且没有告知周墨。

  那么,费尔德去哪里了呢?

  他去了曾经相识的一个女人那里,并做了爱做的事qíng,成功的证明了他不是一个同xing恋,还是一个会对女xing有感觉的正常男人。

  心里得到安慰的费尔德在拒绝留宿后回到了家里,萨摩耶狗狗已经睡着了,可餐厅的灯还亮着。

  “周墨?”摆了北京烤鸭的桌子上趴着一个睡着了的人,费尔德一进门就看到周墨,和那一桌子已经凉掉了的美食,一股难以言语的负罪感爬上了费尔德的心。

  “对不起……”他没有想到这个中国男人会等他,等他吃饭,一直等到睡觉。

  这一刻,费尔德忽然有种幸福的味道,却又感到一阵莫名的心疼,望着男人熟睡的脸,他皱着眉头伸手去梳理散乱周墨脸颊的发丝,手指触碰男人冰凉的唇,好似触电一样,随后仿佛被某种力量蛊惑一般,费尔德低下头在男人唇上落下一吻。

  我在做什么?费尔德猛然发觉自己奇异行动并离开周墨唇的时候,眼睛也正好对上了一双睁开的黑瞳。

  第十三章 暧昧如斯(中)

  “醒了?怎么不到房间里睡觉,你要是病了,我可就损失一名得力助手了。”急于用言语掩饰自己的尴尬,费尔德笑着说话的同时也观察突然醒来男人的一举一动。

  这个家伙平时只要一睡着了就是跟个死人一样怎么折腾都不醒,怎么只是亲了一下就突然醒过来了?费尔德恨恨的想着。

  “嗯。”看得出来醒过来的周墨心qíng不是很好,看了眼费尔德后就起身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卷起袖子着手收拾起桌子上的饭菜,一盘盘的倒进垃圾桶里。

  “周墨,我很对不起。”费尔德走过去拉住周墨的手,真诚的道歉,“你还没吃饭吧?”桌上的饭菜看起来不像是动过的样子。

  “没什么。”手往后一缩离开了费尔德的触碰,周墨继续往垃圾桶里倒着放冷掉的饭菜,他不是对费尔德发火,他只是不明白自己怎么了,突然之间那么关注一个男人,为他做饭,为他等待,这种种迹象所要表明的是他越来越深的沦陷。

  爱上一个男人,是他的禁忌,爱上一个直男,只能说是毁灭xing行为。

  爱qíng的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自己辛苦烹调的食物就像心中期待的爱恋,但爱恋并没有得到意料中的回报,等待之后只是食物倒进垃圾桶里这个结局。

  “你生气了,我错了,求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呢?”冷漠的费尔德总是把冷漠的一面给不熟悉的人,而一旦认定对方为朋友后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这种xing格和他家萨摩耶颇为相像。

  合着双掌于胸前,费尔德站在周墨旁边恳求着。

  “没有,”周墨摇摇头,笑道,“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不过以后你不回来吃饭的话至少要给我一个电话。”

  “周墨……”费尔德皱着眉头,说道,“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不喜欢你。”

  “那个又老又古板又形式化的中国男人,职业化的笑容很惹人厌的周墨。”周墨笑着说道,瞅见费尔德惊讶的样子,男人接着说道,“你酒醉的时候说的。”

  “是的,我不喜欢那样的你,”惊讶过后的费尔德正色说道,“我更不喜欢现在这样的你,心里不高兴的话说出来就好了,或者你打我一顿也可以,但是请不要闷在心里可以吗?你让我有负罪感。”

  “好了,现在请惩罚我吧。”笑着,费尔德一边庆幸周墨没有发现自己的偷吻,一边努力缓和彼此的气氛,效果看起来还不错,至少周墨这次是真的笑出声来了。

  “陪我喝酒。”

  “明天还要上班……”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去拿酒。”

  望着去酒台拿酒的费尔德,周墨不由笑起来,似乎也把心里的不舒服一扫而光了,心中那份蠢蠢yù动的爱恋就压住吧,现在能这么在一起不是也很好吗?

  ※※※吃葡萄的某咩分割线※※※

  纽约的夜色温柔而魅惑,在灯光弥漫如星海的美景中,高楼上,夜风带着薰薰醉意诱惑着一个又一个迷失的人。

  赤着脚,沐浴过后的两个男人穿着睡衣坐在躺椅上彼此对杯,一杯又一杯的马爹利灌入口中,费尔德骂周墨喝他的酒跟喝水一样,周墨则说是故意的,让费尔德为自己的美酒ròu痛不已。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惩罚。

  空腹喝酒,容易醉,所以周墨醉了。

  如果说费尔德醉了像只圆月láng变什么都敢说敢做的人,那周墨就是相反过来的小绵羊,温顺的不得了。

  “周墨?”jīng神好好的费尔德推了推醉了的周墨,后者像委屈的小羔羊一样眨着醉意的眼嘟囔两声就没什么反应了,周墨的反应让费尔德差点笑死。

  “噢,上帝,你这个老男人怎么能这么可爱?”伸手刮了刮男人红红的脸颊,后者不满的支吾两声却没有拒绝,无辜的眼睛盯着费尔德看个不停,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样子。

  “呵呵,你醉了周墨。”凑近了男人,随手拨弄男人散落额头的刘海,费尔德温柔的说道,好奇的关注着酒醉的男人。

  “醉了?”半天从沾满酒jīng的唇瓣间飘出两个字,醉了的周墨好像在琢磨着这两个字的意思。

  “是啊,醉了……”或许是酒jīng的作用,费尔德盯着男人饱满的双唇回想起不久前的偷吻,那个偷吻周墨没有注意到,按理说费尔德应该是庆幸的,但又有些觉得遗憾。

  他很想看到周墨发现自己吻他时会是什么样的表qíng,可周墨没察觉,而且那个吻太短暂太浅了。

  再来一次怎么样?

  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费尔德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前倾做出了行动,有些激动,还有些像被电触了,全身战栗不止。

  还只是轻轻摩擦彼此沾了酒jīng的唇瓣而已。

  睁开眼,对上周墨依然无辜依然不明所以的迷惘眼神,心中莫名的疼惜一下子膨胀起来,手遮住酒醉男人眼睛的同时,舌头也轻易的窜入了男人的口腔里。

  真是,太容易击破了。

  一边加深醉人吻的同时,费尔德开始胡思乱想,周墨的醉酒肯定不是第一次了,曾经会不会有人和自己一样趁着男人酒醉的时候这么做呢?

  品尝这醉人的美味。

  有些嫉妒,有些不舒服,还有些生气。

  周墨你这个傻瓜,睡的时候像个死人,醉的时候又像只小羔羊,任由别人怎么弄都不会反抗,天生吃亏的家伙,要是遇到了不怀好意的人怎么办?

  费尔德这么想的时候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正是那只欺负小羔羊的láng。

  “唔……”难以呼吸的感觉让小羔羊不满的哼了两句,大灰láng猛然醒悟的离开了小羔羊的唇,重复了不久前的话:“我在做什么?”

52书库推荐浏览: 万灭之殇小说作品|墨舞碧歌| 苏小懒| 绝世猫痞| 云过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