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冷翼【完结+番外】(8)

  然后夜哥又自嘲了一番:什么时候自己也会去考虑MB有什么苦衷了。

  *** *** *** ***

  (待续)

  《飘》番外02

  几天的高烧让本已消瘦的Armani更加消瘦了,夜哥也没问他什么,只是会有了一种在一旁观察他的习惯,琢磨着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Armani每天都会把夜哥的寓所打扫得gāngān净净,总会把冰箱里的生菜变成味道还不错的热乎乎的菜肴摆在桌子上,自己沉寂地坐在一旁等夜哥回来。没有事的时候他总是坐在窗前,眼睛不是看着外面的天空,而是看着自己没有知觉的双腿。

  有一天Armani跟下定了很大决心一样,饭吃到一半轻轻将碗筷放下,低着头,小声说了句:“夜哥,我想走了。”

  夜哥夹菜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冷冷地问:“你有地方去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Armani继续低着头:“没有,但是我不能一直在这里麻烦夜哥。”

  “没有?难道你是想再去死一次?”夜哥的声音更冷了。

  “我没有,没死成后就再也没有想过,老天都不让我死,我gān吗要再死呢。”Armani自嘲地说。

  夜哥放下了碗筷,看着Armani,片刻后扔下了一句:“洛氏集团的少爷洛云来我这里找过你,洛风!”

  Armani惊恐地抬起头看着夜哥,发现夜哥并不是在开玩笑,惊惶失措地大叫:“我不认识他,我也不是洛风。”

  夜哥微微扯了下嘴角:“何必否认呢?你的身份证上有你的真名,他拿来的那个不值钱坠子的确就是你的。你该不会认为我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吧。”

  Armani顿时无措,泄了气般说:“你应该不会告诉他的。”

  夜哥拿起筷子夹了口菜放入嘴里:“的确,你要想让他知道的话你自己就能告诉他,既然你都不告诉他,我为什么又要告诉他呢。这都是你自己的事qíng。”

  Armani坐在那里不吭声。夜哥看看他又说:“你这样子出去了也不能做啥,还是先留在这里,等仔细想好了,计划好了在走吧。估计现在洛云也在到处找你呢,你这一出去恐怕立刻会被他找到吧,到时你怎么说呢?”

  “我……”Armani迷惘着。

  “洛风,我不想再叫你Armani,因为你已经不在店里了,用不着喊花名。我记得你才只有二十五岁,后面还有大半的人生,前面既然结束了,就好好过下面的吧。什么时候你愿意见洛云,你可以跟我说。”

  “云,他是我弟弟,我们是亲兄弟……”

  *** *** *** ***

  “哥哥,哥哥,你快来看这两块石头,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呢。”小小的洛云在沙滩上挥着细细的胳膊,招呼着坐在母亲身旁的洛风。

  洛风朝弟弟笑开了:“你把石头拿过来让妈妈一起看啊。”

  母亲摸摸坐在旁边的洛风的头,对着洛云说:“小云,拿来一起看啊。”

  “妈妈,哥哥!”洛云小小的身躯扑了过来,洛风一把接住他。

  两颗几乎一样的石头躺在洛云的两只小手心里,母亲看着笑得很温柔:“这的是一样呢,怎么被小云发现的呢?”

  “他们就躺在沙滩里,一起的哦。哥哥,给你一个吧,我们一人一个。”

  洛风拽拽地撇了下嘴:“不要!”

  洛云的小嘴开始往下撇,母亲温柔地揉揉他的头:“两个小石头就想小风和小云,我来打上小孔,用红绳子串起来挂在你们脖子上,以后走到哪你们都是好兄弟。”

  后来母亲将穿上红绳子的石头挂上他们脖子之后,洛风用刻刀在两块石头上刻上了“风”和“云”两个字。洛云硬是将刻有“风”的那个挂上了自己的脖子:“小云喜欢风,风也喜欢小云,以后谁也不能把谁弄丢了。”

  《飘》番外03

  看到不少催文的,想来想去还是填吧,那个,为了填这个,我把《飘》又翻出来看了两遍,泪~~~还把番外看了三遍……天啊,于是写出来下面那个不伦不类的东西……时间有限,就这么点,等有时间了继续写。

  *** *** **** ***

  在洛风的记忆里,父亲好赌,除了回来要钱,对家里不管不顾,全靠母亲一个人里里外外打理。长年的劳作,使得母亲的身体不堪重

  负。

  那个挂着圆圆月亮的晚上,母亲将洛云的手jiāo到洛风的手里,用槁枯的手抚摸着洛风的头,疲惫的眼睛里满是担忧:“风啊,我不担

  心小云,可是我放心不下你啊。以后你怎么办呢?”

  母亲带着浓浓的眷恋走了,父亲赶回来为母亲办了葬礼。洛风没有哭,只是一直紧紧抱着哭着闹着要妈妈的洛云。

  父亲总是不记得家里还有两个饿着肚子的孩子,洛风为了给洛云找吃的,天天在街上徘徊,肚子饿得走不动了,就停下来站在蛋糕店

  门口,看着漂亮的蛋糕闻着香喷喷的味道幻想着有个人能行行好,给自己一个蛋糕让自己带回家给洛云吃。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

  样的好心人。

  洛云饿得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就会跑出来找洛风,然后同洛风一起站在面包房的门口,可爱的脸上泪汪汪的漂亮大眼睛盯着橱窗里的

  蛋糕。和洛风的遭遇不同,每每这时,蛋糕店里总会有个中年妇女拿着一块香喷喷的蛋糕出来,塞到洛云的手里,然后摸摸洛云的头

  ,附加一句:“快吃吧,孩子。”无视着旁边直咽口水的洛风。

  洛云会乖巧地说一句“谢谢阿姨”,然后对洛风眨眨眼睛,等中年妇女回到店里去后,洛云会拉着洛风的手跑回家去,然后将蛋糕一

  掰为二,将大块的递到洛风面前:“哥哥,你吃。”洛风总是会笑着将蛋糕塞回洛云的嘴里:“哥哥不饿,小云吃。”然后去猛灌一

  通凉水,将饿的咕咕叫的肚子装满。

  那时,比洛云大两岁的洛风才七岁。

  *** *** *** ***

  自从无意中得到了洛风的挂坠,洛云发疯般地动用所有资源去寻找洛风的下落。一个吊坠,十六年的距离,线索全无,问父亲当年的

  qíng况,父亲绝口不提,总用一句“不记得了”来打发。

  寻思来寻思去,洛云想到了被他忽视的Armani,线索或许还是在他身上。

  匆匆赶到医院,被告知Armani已经被人接出院了,还退还给了洛云一笔没用完的预付治疗费用。洛云回到车上,点上一根烟,透过青

  烟视线落在路边糙坪上:这个不太像Armani的xing格,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掐灭了烟,发动车子,疾驰而去。

  夜幕降临,霓虹初上,“Yesgo”又开始一天的疯狂。洛云踏入这里,坐在沙发上第一次认真打量这里,当服务生来问有没有相熟的对象时,洛云想都没想就说:“Armani,我今天就要Armani。”

  服务生皱了皱眉头:“对不起,先生,Armani已经不在店里了。您是不是考虑换一位。”

  洛云放下酒杯,斜睨了服务生一眼:“我不要别人,就要Armani,我今天一定要看到他。”

  《飘》番外04

  服务生再一次好脾气地解释:“先生,Armani真的不在店里了。”

  “哟,谁在这里找Armani呢,从来没见过谁对他这么上心啊。”一个低低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带着些许刻薄。

  “Jerry,你别这样。”

  “小天,这种祸害走了才好呢,你看现在,多平静啊。”Jerry夸张到伸了个懒腰说着。

  小天轻摇了一下头,走到洛云旁边:“这位先生,Armani真的走了,他把所有东西都带走了。”

  洛云盯着小天一会儿:“什么时候?”

  “那天他说什么是他生日,然后就消失不见了,所有他的东西也不见了。”

  “生日?什么时候?”洛云心头一震,洛风的生日就在上个月。

  “我想想。”

  “不用想了,是上个月15日。”Sean从旁边走过。

  “是的是的,就是上个月15日。”小天冲着Sean笑笑。

  “15,15,怎么这么凑巧呢?”洛云盯着酒杯:对了,是了,上个月15,洛风的生日,自己郁闷地在外面溜达,想念着洛风,然后无意中救了戴着洛风的挂坠的Armani。这里的人说Armani是那天消失不见的,那么Armani应该没有回来过。自己上次来找夜哥时,夜哥似乎么有透露Armani已经离开的事,那么,夜哥应该知道Armani的下落吧。

  洛云再一次来到夜哥的办公室,夜哥略带玩味的看着洛云。

  “洛少爷又有何事大驾光临啊?”夜哥双手jiāo叉在胸前,靠在椅背上看着洛云:嗯,还不算太笨,还知道回来再找线索。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