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冷翼【完结+番外】(2)

  材料不错,加点酱醋又是另一个色香味俱全的故事。当然,我不能照搬,不然就显不出我的创意了。于是律师变成医生,我受了伤被人扔在荒郊野外,以为必死无疑,刚巧好心他路过救了我。他不但为我疗伤,还帮我建立自信心,但后来因为妻子怀孕,终于在尝遍我的身体后始乱终弃。我特意加些点缀,说他在跟我分手那天太慌张结果一时失神在我面前被车撞死,横尸马路,味道一绝,不是更叫人忍不住无奈叹息。这么好的故事竟把Chris气得把我杀了,说我沾污了他美丽的曾经。我笑着回答:这种老掉牙的故事,我岂用抄袭,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如你申请一个版权什么的,也许还能名垂千古。他怒打我一拳,从此不跟我说话。同一个屋檐下,我们竟成了陌路。

  故事说多了,我也越来越有创意,所以我决定说个自己的原创。题材就用四年前被仇家瓦解的黑社会组织“忠义会”。说故事的最高境界就是能和历史吻合,天衣无fèng,就象鹿鼎记,

  清史永远都多了韦小宝。故事夸张但引人入胜。我的角色就是因目睹了死去“忠义会”大哥撞死了人而被收做qíng夫,飞上指头当凤凰,即是他的玩具也是最高级的男jì,专陪大哥级人物上chuáng。连“烽火门”的老门主也曾是我入幕之宾。我什么游戏都喜欢,都乐意尝试,只要先生你出得起钱我不介意让你发挥你的想象力。对了,忘了告诉你,我还跟三个男人拍过一系列一流的录影带,因为我的宝贝qíng夫想拉拢另一个老大,拿我做顺水人qíng。

  我笑:当然是真枪实弹,只是他们都带着套子罢了!我很有天份噢,一次过连个NG也没有呢!什么?这倒有点遗憾,录影带只剩一卷,就在某老大的jīng品库里……

  也许是我太会扯了,小天一个故事走天下,我jīng心pào制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却渐渐无人问津。夜哥终于看不过眼对我说:Armani,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说故事,尤其你个故事不是太夸张就是别人的故事,根本无法说的跟人家一样动听传神。假装忧郁你四不像,终是东施效颦而已。我忿然问:那坦白说我喜欢xing的刺激是否就会生意兴隆?夜说:自然就好。最好的说书人就得有自己的风格。七分真话才能引人入胜。

  我想试试无妨,没想到竟一举成名,倍受欢迎。原来,坦白自己yíndàng饥渴会有那么高的利润,早知我就不用兜圈子了。现在我的顾客川流不息,财源滚滚又不需劳心劳力,真是一举三得。我何其得意!

  轻点…我娇嗔,但身后的人却更加猛烈。我的呻吟喘息必已让隔壁早归的Chris听见。这阵子我总是提早收工,因为我恋上了一个刺激的游戏。在Sean将回来之际,在他的chuáng上和他的小白脸做爱原来这么过瘾,叫喜欢刺激的我如何抗拒这致命的诱惑?毫无顾忌,我放纵呻吟,但小白脸总是吓得脸色灰白,拼命捂住我的嘴,不让我纵qíng。

  房外传来一阵开门声,Sean竟然早归。小白脸一惊非同小可,一下子全都she入我身体最深处。还是虚弱的我和我的衣服迅速地被他塞进小衣橱里。小白脸求我的眼神就象只迷失的小狗,楚楚动人。我笑而不语,小猫要偷腥就别怕被抓。我暗暗窃喜,想到东窗事发后,Sean绝望的表qíng我就很兴奋。赤luǒ着身子,我耐心地躲在狭小的空间里,等待时机。Sean见到小白脸时就突然哭出了声,似乎满腹委屈。小白脸留在我体内的东西自然不受控制,慢慢地排出体外,弄得我黏胡胡的难受。外面的可人儿终于不哭了。chuáng上越来越猛烈的摇晃声是何等熟悉,竟又是另一番云雨风qíng。我再待了一会儿,身体越来越难受,终于我决定打扰chuáng上忙碌的两位仁兄。轻推开橱门,外面果然好风光。我正想出声却突然听到才跟我缠绵过的男人忘qíng的低吼:“Sean,你好美!我爱你……”我全身一颤,竟然失神。“我也爱你!”呢喃衷qíng,Sean的声音何其xing感。看着两具纠缠的身体,我这才意识到此处已无我容身之地。

  惨白着脸,我慢慢地走向chuáng上两具jiāo缠忘我的躯体。Sean的体形很美,窗外透在他身上的月光使他看起来如夜天使般美丽。一个堕落的天使,一个被爱的天使,一个将绝望的夜天使。

  从小白脸背后,轻轻地抚摸着Sean光滑的肌肤直到他们的jiāo媾处,完全无视于他们的震惊与怒吼。洋洋的意地看着Sean绝望地把小白脸赶出大门,仿佛在欣赏自己的艺术杰作般,我笑了。Chris为Sean出气忽然狠命地对我拳打脚踢。我赤luǒ的身体满间屋子乱跑,空气里尽是我恶意的笑声和揶揄。

  闹剧在小天回来后结束,Chris对小天吼道:这种东西象是个人吗?他他妈的知道什么叫爱qíng吗?天天只会哗众取宠,阿谀奉承那些只懂得发泄的猪!

  那夜,我完全没有清洗身体,一倒在chuáng上就睡着了。

  醒来时已是傍晚。又是一场酒色人生。尽管身体非常难受,但我的心思清如明镜。走到破旧的小窗前,残留的阳光照在我依旧赤luǒ身上,暖烘烘地竟还有些温度。脑中残留着可笑的三个字,我突然想起多年前对自己许下的一个诺言……

  《飘》- 下篇

  经过花店,我突发奇想。

  我抱着大大一束huáng玫瑰,招摇过市。

  作者: Narcissus之恋 2005-10-23 23:53   回复此发言

  --------------------------------------------------------------------------------

  4 回复:飘——by冷翼(一部让我哭泣的耽美小说)

  我一脸得意地走进刚开始营业的Yesgo。

  每个人愕然地盯着我手上的玫瑰,满脸不解。

  我笑得花枝招展,显宝似地对他们说:“羡慕我有这么大一束花吧?来,每人一朵,别抢别抢!”

  一张张不以为意的脸,随手将花或放在桌上,或随手丢进垃圾桶,毫不在意。

  “怎么会有这么一大束花?” 小天接过我的花时问。不是秘密,我在Yesgo里的确从来没有收过花。

  “刚才的顾客送的。” 带着一点不可一世,我随口胡扯。小天微笑着谢谢,不再言语。

  根本就是个没有人会相信的谎言,不过他没有拆穿。小心翼翼地把huáng玫瑰cha在花瓶里,小天说:好美。

  我笑得灿烂。

  huáng玫瑰。花语:离别。

  “明明是自己在花店里买的花,还硬撑说是顾客买给他的。世上就是有这么厚脸皮的人才会天下大乱。”

  冷言冷语断断续续传来,我恍若未闻。

  今天,我希望能有个特别的夜晚。

  “就这个。” 一只粗大的手粗鲁地揽住了我的腰,弄痛了我。手的主人显然对我没有什么兴趣,他只是凶巴巴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是个生客呢,我媚笑。

  “不用这样吧。只是个游戏吧了……”夜cha口似乎想劝架。

  “Armani,你就挑吧!我们两个你要谁?你要小心挑。” 赵老不给面子,语带威胁。看来他们似乎扛上了什么无聊的赌注。

  “赵老板,我Armani很现实的。虽然你是老主户,但也不能让Armani吃亏嘛。不如你们出个价,价高者得。” 我挑衅地看着眼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他会意到开始度量着我。

  “好。我出一千。” 男人嘴角上钩,出价不凡。

  “我出三千。” 赵老不甘示弱。身价百倍,我笑的得意。我知道,谁是我今晚的主人,因为他一向都是个不肯认输的男人。

  果然。我依偎在男人的怀里。他不安分的手指早已在我体内纵横无度。我卸去全身的力气,柔柔地任他摆布,为所yù为。

  离开Yesgo前,赵老搂着小天,一脸不忿地对我的恩客示威。我的常客对我身边的男人说:一等的价钱买个低等货,只有你这个凯子才那么高兴。高档次的是我怀里的这个。

  男人笑着:是高等还是低等只有识货的人才知道。

  手的力度突然加重,隔着薄薄的肌肤,我能感觉到他隐藏的无瑕可击的怒气。

  你错了,赵老。你还没有见过真正的高档货。温柔地看着我今生最后一个男人,我想跟他说:你放心,我会让你觉得物有所值的。

  慵懒地在羽毛垫的大chuáng上伸了个懒腰,我缓缓张开了眼睛。暖洋洋的阳光从落地玻璃窗照进了房间,一切显得很有朝气。

  我微转过头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心里千头万绪,一时百感jiāo集。

  我已经很久没有醒在男人身边了。每次若在顾客家jiāo易完毕,我总会被匆匆谴走,几时能有这么享受,睡到醒来。

  他的样子并没什么变到。以前不懂得欣赏,现在才发觉他其实很好看。突出英俊的五官,自然的魅力很有男子气慨。

  不管是以前廉价背心短裤还是现在的优质衫裤,他还是有那种跋扈的xing格。尤其在chuáng上。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