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果子_青衣滂滂【完结+番外】

  《苏果子》作者:青衣滂滂【完结+番外】

  文案

  苏果子,切成菱形或条状的,

  可以加盐或糖或任何你喜欢的味道的油炸面食~

  农家小吃,美味可口又饱腹,童年的记忆啊~

  用在这里很应景,就去了这个名儿

  风格嘛,平实种田啦,话说我是处控哈XD~

  关键字:乡村基qíng,温馨有ròu(多)|主角:王二,刘民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01

  太阳急着下山,昏huáng的光罩着小村庄,一片祥和。

  女人们在家开始洗菜刷锅,准备做饭,男人们敞着衣裳,扛着锄头往家走,路上说说笑笑,好不自在。

  黑夜刚刚降临,王二才牵着自家的huáng牛慢悠悠地晃dàng回家。三间青灰的瓦房孤零零地立在村角,远离了村里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的噪音,倒别是一番安宁。

  王二把huáng牛栓进屋里。三间瓦房,一间小屋住人,一间大屋做厨房,剩下一间,空着也是空着,gān脆拿来给阿huáng做牛棚,倒省下一笔费用,阿huáng住得舒心,gān起活来也更加卖力了。

  王二走进厨房,看到簸箕里还剩俩大白馒头,早上晒好的萝卜gān,刚才王婶给掰的玉米棒子,嗯,刚好一顿晚饭。于是挽起衣袖,开始烧水做饭。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王二拍拍肚皮,饱了。麻利地洗好碗筷,收拾完厨房,又慢慢溜达进牛棚,添些gān糙和清水,没事gān了的王二搬了板凳坐在小院子里发呆。

  十月的夜里已经有了一些冷意,但他又不愿意这么早就睡觉,回想着白天老张抱怨自家媳妇唠唠叨叨,老李希望明年收成更好,这些琐事倒也让人感到充实,过日子嘛,谁家不是这样。王二咧咧嘴,觉得自己过得也挺不错。

  感觉时间上差不多了,王二关好门窗,走进了里间的瓦房。用毛巾就着冷水擦了擦身体,他打了个哆嗦,再过两天就不能这么简单了事了,得烧热水洗,这就是王二不喜欢冬天的地方,太麻烦了。

  光着膀子爬上chuáng,裹紧被子的王二伸着手指算着,嗯,今天是第四天,该那什么了。

  他把右手伸进裤袋,轻轻地握住体积庞大的自家兄弟,有规律地上下捋动着,不一会儿就直挺挺地立了起来。

  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王二睁着眼睛,看着窗外漏进来的点点星光,捏捏下身的ròu棒,已经有稀稀的液体冒了出来,他加快手上的动作,好一会儿才she了出来。

  呼出一口气,王二翻了个身,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王婶是村长的媳妇,因着和王二还有一点亲戚关系,所以在王二父母病逝后就尽量的照拂着这个远亲,平时种的蔬菜什么的也都留一些给他送去。

  好在王二还算勤快,一头huáng牛和两亩地都被他管理得很好,一亩种了果树,一亩种了庄稼,又只有自己一个人要养活,小日子过得倒也滋润。

  王婶提着一篮子白菜莴苣来到王二家,看到王二正坐在院子里整理才从树下摘下来的水果,一地的梨和李子,还有地里收回来的玉米、大豆、红薯和花生。

  「婶子,你来啦。」王二笑着停下手里的活儿,接过了王婶手里的篮子。

  「嗯,来看看你,一个人能忙得过来不?」王婶看看这一地的东西,不无担心道。

  「没事儿,这两天不下地了,我就在家清理这些,快得很。」抹抹脸上的汗,王二心qíng很不错,「今年收成好,等我把这些卖个好价钱,回头给叔买几瓶好酒。」

  「呵呵,那你叔肯定高兴。」王婶找了块gān净的地坐下来,帮着王二一块儿分类装框。

  「二啊,你…到底打算啥时候娶媳妇儿啊?…不是婶说你,都三十有四的人了,别人到你这岁数,孩子都快结婚了…你就真没个喜欢的人?」

  王婶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问王二了,没办法,他确实也挺大的了,这样已经很不好找对象了,曾经是想要给他介绍的。

  王二停下手里的动作,「我一个人挺好,gān什么再找个人,多个负担,凭添麻烦。」王婶皱皱眉,就是这样的回答,才慢慢耽搁了下来。

  「你呀,难道就准备自己过一辈子,老了也没人养老送终?」

  「嘿嘿,我能给婶子您养老送终就行。」王二贼贼地一笑,逗得王婶也笑了起来,这才算跳开了话题。

  有了王婶的帮忙,王二提前做完了今天的活儿,王婶顺带给他做好晚饭,才又匆匆回了家。

  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吃着面条,王二回想着自己这三十来年的qíng感经历,真的是一片空白,没有喜欢的人,也从没有姑娘对他表示好感,每天过着规律的生活,他还挺庆幸没有别人的打扰呢。

  按理说,一个未婚男人,有三间瓦房,一头huáng牛,还有地,每年的收入也还不错,虽然年龄大了点,但应该也还不至于沦落到没有一个女人青睐的地步吧,可真就有那么怪的事,王二甩甩头,不再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02

  清晨,空气清新,男人们也开始陆陆续续地出去gān活了。

  因为夜里终于收拾好了瓜果蔬菜,王二起得比平时晚了一点,他打开门,被院子里的一个高大身影吓了一跳。

  「你,你是谁?」王二警惕地看着他。

  「额,你是王大哥吧,我叫刘民。嗯…是王婶送我来的,她有点事,说马上会过来的。」魁梧的男人红着脸,十分尴尬。

  「哦,那怎么不敲门叫我,外边挺冷的,进来坐吧。」王二边说便把刘民叫进了屋。

  「王婶说你忙了一天,挺辛苦的,让你多睡睡,她说马上就回来的,我多站会儿也没事,呵呵。」刘民不好意思似的摸摸脑袋。

  王二这才开始注意起这个人来,穿着军绿色的大衣,泛白的牛仔裤紧紧地套在腿上,小板寸头显得人很jīng神,看那双手,也是个gān过活的人。

  这人端正地坐在板凳上,垂着头,低着眼,好像十分局促,也是,还不知道他要gān什么呢,王二笑了笑,拍拍他的肩,「别紧张,是王婶有事儿和我说吧?是和你有关的?」

  刘民点点头,只希望王婶能早点来,结束这尴尬的场面,毕竟,要他一个陌生人和王二说这件事,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咦,二已经起来了啊,怎么不多睡会儿」说曹cao曹cao到,王婶进了屋子,看到两人已经坐在一起,就走了过去,对着王二介绍起来。

  「这是刘民,比你小5岁,隔壁村的,他母亲曾是我的好姐妹来着,这孩子也挺苦的……哎,和你一样,父母去世得早,他还有个妹妹大学刚毕业,他把妹妹供到这么大也挺不容易的。咳咳,现在没什么负担了,就想回老家找点活gān,不出去了。」

  王二给婶子和刘民各倒了杯水,坐下来继续听,想着下面应该就是重点了。

  「嗯,是这样的,他家的地啊房子什么的早在他们离开时就卖了,现在呢,也没地方可去。我想着你不是一个人嘛,房子也还比较空闲,刘民这孩子很实在,也能吃苦,有他帮你,你也能松活点不是?」王婶说着扯扯刘民的衣角,刘民赶紧点点头,「嗯嗯,是啊王哥,农活什么的我都能gān,我还能帮你洗洗衣服,做做饭…」可能是太紧张了,刘民说到后面自己都脸红了。

  「你看呢,二?」王婶问着王二,那架势好像如果他不答应就会怎么样似的。再看看刘民,他睁大眼睛,嘴唇咬得紧紧的,满怀希望地看着王二。

  王二露齿一笑,「行!王婶带来的人怎么会不行,嘿嘿。」

  听到他的回答,二人都松了一口气,特别是刘民,他站起来,对着王二深深地鞠了一躬,「太谢谢你了,王哥!」

  王二赶紧站了起来,「没事,反正我也是一个人,多一个不多,等会我和你一起去把行李搬过来吧,收拾好了今晚你就能睡个好觉了。」

  刘民激动地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帮王哥gān活!

  03

  王二和刘民商量了一下,两人决定还是住在一个屋里,反正都是男人,也没什么不方便,大家互相还能有个照应。

  白天,刘民有时和王二一起下地,有时在家收拾打扫,还在院子里开辟出一小块地来种些辣椒、葱、蒜什么的,倒真是做到了自给自足。

  因为刘民的到来,王二终于开始烧热水洗漱了,夜里,两人光着身子在屋里相互擦洗着。王二瞅着刘民的老二调笑,「嘿,不错啊,那活儿挺大的哈~」

  刘民羞得红了脸,虽然和王哥已经比较熟了,他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捂着下体,他背过身子,扭头催促着,「王哥,你快点擦吧,冷~」

  王二嘿嘿一笑,真是不禁逗啊,利索地擦好后,就把刘民往chuáng上推,「快钻被窝里去,给我好好地暖chuáng哈!」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种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