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炮与玫瑰_椋夏【CP完结】

  《枪pào与玫瑰》作者:椋夏

  内容简介:

  顾池雨第一天来局里报道,便爬上了于局长的桌子。

  R18,ròu的部分有点多,打个预警

  混子出身爬上来的片儿区局长x主动勾引人的权二代富家小少爷

  warming:算是有点yīn谋吧,这俩也都不能算好人,三观不正,有行凶杀人qíng节。

  有NTR,有女装,都是在后面的地方。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其实顾池雨到城里警局报道的那天,根本就还没满十八岁。按实际日子而不按身份证明里的计算来说,应该是十七岁多点。

  顾池雨的出生证明是后来补的,月份是顾司长随口报的。

  这事儿是后来有次于铭拐了这顾家的小公子去巷子后面喝大酒的时候,小公子顺口跟他讲的。

  当时顾池雨也没喝多少,酒是土酒,平日里局里的弟兄值班时候买来喝着提神儿的,入了喉咙里就开始辣得刺ròu,一路火烧火燎地下了肚去,冬日里又提神又暖身。

  于铭估计这小公子是喝不惯,没防备直接灌下去了一杯,便皱起来脸,吐着舌头。而后他就放着空杯子在那儿,看着于铭喝。

  说实话于铭对顾池雨这点小家事儿并没那么在意。

  他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一边一杯接一杯地往肠胃里面gān,还能抽空瞄着顾池雨的脸。

  小公子没怎么察觉似的低头搓了搓手,将双手合起来,往里面哈了口白气。迷迷蒙蒙的雾气里,脸上的一小片儿飞红也不知是因这天冷冻出来的,还是那一杯烈酒给烫出来的。

  两瓶子酒下了肚,于铭也觉得眼神里都有点晕乎乎,只得眯着眼睛打量着小公子。

  顾池雨也没吃多少东西,细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筷子,嘴里时不时地跟于铭说上几句话。

  他红白格子的围巾松松地圈在细白的脖子上,风轻轻一料,围巾恰到好处地把脖子跟领口露出来的那一点细嫩的皮肤给遮掩上,挡了寒风也挡了于铭过于黏腻的视线。

  于铭叹了口气,收回了眼神,拿起来筷子夹了一筷子菜,塞嘴里面用力嚼着,算是泄愤。

  他倒是有心直接把人围巾给扯开,只是警局这条街巷子后面这烧烤店铺,到了寒冬的季节人气还是不减,坐着满满的客人,还有来来往往端菜的小二,cao,还是别了。

  于铭叹了口气。真这样法儿地在大街上跟顾家的小公子纠缠开来,这局长的位子可不得给人开了。

  顾池雨像是听见了于铭的叹气似的,歪着脑袋,抬眼看了看。手里的筷子在半空停了一会儿,又放下,细长好看的中指勾着围巾,往外稍微扯了一点。

  “围好,别冻着。”

  于铭装模作样地嘟囔了一句,往嘴里灌了杯酒,眼睛不住地偷瞄着那一小块漂亮白皙的皮肤。

  “没事儿,酒喝热了。”顾池雨挺不在乎。他重新把筷子拿了起来,望着桌上被于铭夹得七零八落的菜,吐了下舌头,“刚刚说到哪儿了?”

  这谁他妈还有心思跟你说话,又不是被阉了当太监的。于铭有点恼火。他眼神不由地往下瞅,暗示顾池雨,自己还有想解决的个人问题。

  “吃饱了吗你?”于铭醉翁之意,假模假样地问道。

  “嗯。”顾池雨放下筷子,“吃好了,铭哥替我结账吧。”

  “行,以后别说哥没照顾过你。”于铭起身。他喝多了上头,脚下有点虚浮地趔趄了一下,远远地冲老板招了招手,忙着从兜里摸钱。

  店老板还没过来,只是也远远地摆了摆手,“算了啊,今儿我请了!店开这儿,局子里的弟兄平常照应多了去了,一点儿小钱,算是年节前的礼得了。”

  “那可不行,上头首长刚说了要那什么,……忘了具体怎么说的我也忘了,反正这钱得给。”于铭嘴上说着,手在兜里却迟疑了一下,一拍大腿,“哎!就先赊着吧,中午这刚换了裤子来的!反正局子也在这儿,也跑不了我。”

  “哎,哎!行,这点儿小事,算什么呀。”老板忙不迭地答应着,让人赶紧过去收拾东西腾出位置来。

  顾池雨笑了笑,眉眼一弯,“哟,出门没带钱,就好意思请客喝酒啊?于大局长。”

  他说话的尾音刻意上挑了一点点,带着笑味儿的声音清朗好听,就跟雪景里的chūn天似的。

  于铭思忖着警局周围前街后巷那帮子小姑娘们的讨论,此刻深以为然。只是又觉得那帮子小姑娘是没听过人叫chūn,更跟chūn天里的猫一样挠人心肝。

  他把椅子往旁边踢了踢,弄出一条道来往外走,也回过神来,嘟囔着,“呸,好意思老是让哥哥请啊?”

  顾池雨抿着嘴唇,“嗯。”

  说这话的时候,顾池雨往前探了探身子,挨着于铭有点近。他又正好稍微低着头,将戴着棉线帽子的毛茸茸的脑袋送到了于铭眼前。浅黑色的细软的头发在帽子下面露出来些,被冷风chuī得有点乱,紧紧贴靠着皮肤。

  “平常给你省了多少买chūn喝花酒的钱,是吧?”顾池雨小声而快速地靠着于铭说道。他的语气里还有点委屈,“而且我叫的也不比站街的叫得难听嘛。”

  他说到后一句的时候,声音软了下来,带着点黏腻的撒娇意味。

  于铭眯着眼睛,打了个酒嗝。他趁着没人注意,伸手搂了下顾池雨的腰把他拉近一点,又用力握了握,算是过了过gān瘾,下腹的火却烧得更旺了一些。

  “走不走,再去我那儿坐会儿。”

  “不想去。”顾池雨吐了下舌头,冲于铭眨了眨眼睛,“我爹要我今天早点回家。”

  “呸,他……”于铭深吸了一口气,打量了一下顾池雨,“他老人家……真的假的?”

  “真的呀。说是从明天休假嘛不是,晚上要回家吃饭呢。”

  样子倒不像是在说假话。怪不得刚都没怎么动筷子。

  于铭下巴靠近了一点,快速地咬了一口顾池雨的耳朵,“cao你妈的,那你早说,早说我他妈的就不带你吃饭了,直接带回家,先gān完正事儿再说。”

  “你没问我。”顾池雨说得挺坦然的。紧接着他又笑,见出了后巷四下里没人,伸着手指戳了戳于铭的小腹下面,“怎么的?中午还没gān够啊?小心肾亏啊铭哥。”

  于铭抬眼,瞅了瞅顾池雨背后的小巷矮墙,伸手推了推顾池雨的小肩膀,“cao,有时候真挺想把你按大街上gān……找事儿!”

  “滚蛋。”顾池雨稍微伸手推回去了一把,翻了个白眼,“我回家去了,哥你自己多保重身体啊,那什么,自渎不大好,记得回家要是还硬着,先买个姑娘凑合着呗。”

  “姑娘可不凑合。”于铭一边跟顾池雨并肩往巷子口街边走着,一边说着,“身子那可不比你软,胸上还两坨软绵绵的ròu,摸着都够慡的。”

  他嘴里这么说着,心上却又不是这么想的。

  甚至于铭忽然想起来以前还是玩女人的时候多,而他一向没什么太挑剔的,要求无非就两条,胸大,叫chuáng叫得人苏软发麻,至于长相,倒也是次要的。

  而那时候他心血来cháo,或者说是脑子给路过的驴踢了,跟以前混的帮派老大瞎喝酒的时候喝大了,也跟着人一块儿去找过鸭。说得好听点儿好像还是封建时候的叫法,叫小倌来着,怎么称呼倒也无所谓,于铭也记不住那么多乱七八糟的。

  要不是喝醉了,他对这口原也没多大兴趣。

  而酒上了头,刚听哥几个说起来哪儿哪儿弄了批鸭子的时候,于铭也就大着舌头,一边醉着眼睛打量着桌上剩下的菜,一边嘟囔“我反正是无所谓,有dòng能捅就行……但gān嘛非找男的啊,闲的?又没胸没屁股的,长得也没小姑娘好看”,……说白了,他对gān男人本就没什么感觉,不恶心,但也压根儿不打算去尝试。

  对于铭来说,下面那根能慡到就行,管他什么jī鸭猫狗的。

  饭桌上继续说着这些话题,又有哥们儿说起来尝过一次,那滋味比女人还要好上许多。

  可能就是喝醉了,又听了地头给他的保证,说是一定能玩得好,比上女人慡得多了。又转念一想反正不用自己出钱,便也就无所谓了,任由人拉着去尝新鲜。

  只是压着个大小伙子在chuáng上的时候,于铭边gān边迷茫着,心里只觉得试过这次之后是真的搞不懂了,这有什么好玩的呢?

  当然他那次捅还是捅得挺慡的,慡完以后,于铭吐了一晚上的酒,第二天又宿醉着爬起来,抓紧去上班当差。

52书库推荐浏览:折火一夏| 星际文| 庞家康少| 夏七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