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炸_青翼之年【完结】

  《王炸》青翼之年

  文案:

  高冷毒舌攻×辩协主席受(岑子嵩×戴复)

  F大自某年某月出现了校园两霸,人文辩协主席和法院学生会长,两人素有间隙,互不相见。

  F大人称“王不见王”,直到文院和法院合并的那一天——

  两个王,炸了。

  吐吐槽搞搞恋爱,jī飞狗跳乐得自在。

  总有一朵花,开在意料之外的角落。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因缘邂逅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岑子嵩,戴复┃配角:满新宇,商宇,叶婕,岑征,薛皓等┃其它:应该算是甜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文法大院

  F大是一所百年老校,历史悠久,师资雄厚,以文类所长,校园内环境整洁风景优美,教学建筑分布得错落有致,正值九月,夏天还拖着尾巴,正是阳光明烈,林木荫荫的时候。

  一个穿着墨蓝色半袖和蓝白色卷边收脚牛仔裤的男生正背包站在校门旁的巨大公告板前出神,男生双手cha在裤袋里,白色的板鞋擦的一尘不染,从背影看去挺拔匀称,比例极好,路过的年轻女孩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男生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回过头对着一个正盯着自己的女生微笑了一下。

  女生看着男生清俊帅气毫无瑕疵的脸愣了半天才磕磕巴巴道:

  “戴……戴……”

  男生好心开口:

  “戴复。”

  女生当然知道他叫戴复,人文院新上任的辩论协会会长。

  F大每年学生会和社团都会在学期末进行换届选举,选举的职务下学期开始时生效,且无年级限制,戴复就是在大一学期末的大选中成为人文院辩协的准会长的。

  戴复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不,现在也许应该叫做文法院辩协的会长之一——

  法院新选的辩协会长叫做叶婕,和他同届,社团不同于学生会,只能有一个主席,人文与文法合并后,两个院几乎所有的社团都保留了两个社长或会长的位置。

  女生刚才紧张到连自己暗恋了一学期的男神名字都想不起来,自然注意不到戴复叹气的细节,依旧沉浸在qíng绪里无法自拔,脸越来越红:

  “你来……准备迎新吗?”

  其实不怪她紧张,戴复刚入学的时候就凭借颜值和气质过关斩将gān翻了多少F大榜上有名的男神,更别提班级辩论赛和二级院辩论赛时一路冲到总冠军的过程中是多么大放异彩。当这么一个暗恋对象站在你面前时,一般人很难保持镇定。

  戴复点头:

  “你也是吗?”

  “不不……我是建筑的,陪朋友来的。”

  F大校区划分的比较零散,除了文类学科都在主校区,其余校区都一块一块地分布在主校区周围,相近的学科都安排在一个校区里。女生是建筑系的,这个时候是开学季,她陪着文院学生会的朋友提前到校,帮朋友准备迎新,没想到居然能见到戴复。

  女生平复qíng绪看向公告板,由衷羡慕道:

  “上学期说合并还没什么真实感,没想到这么快,真好。”

  “好?”

  戴复一脸克制不住的excuseme。

  女生忍不住笑了:

  “对我们这些颜狗来说,你和岑子嵩集中在一个院就是很大的福利啊,真羡慕文法的女生。”

  人文戴复,法院岑子嵩,F大文科类最出名的两大男神,自从两人入学以来就在H市整片学府区的男神榜上久居不下。

  如果说戴复是学生时代标准类型的男神,那岑子嵩就是不走寻常路的冰山黑雪莲。

  戴复心qíng有些复杂。

  “啊,我得走了,我爸已经到了。”女生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还是没克制住说走了嘴,“男神你去忙吧。”

  戴复也没说什么,笑着和女生道别,接着盯着公告牌上的“文法辉煌”一脸蛋疼。

  F大前几年换了新校长,政策逐渐倾斜向人文科导致法院这几年招生有质无量,法院学生渐少,gān脆在今年和人文合并在一起。消息一出自然几家欢喜几家愁,戴复很不幸地属于愁,原因无他,他和法院岑子嵩就从没合得来过啊!

  而他和岑子嵩不对付的原因真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那是他还是个辩协萌新的时候,在辩协训练了几周后,师哥师姐为了检验训练成果,和法学的辩协一合计,把这些大一分成几波以院为正反搞了几场场下比赛。

  说比赛也重了,就是大家执着正反四对四排排坐一通乱怼,这一乱,就容易波及无辜。

  当年法院的师哥师姐对开学伊始就四处放光的新生代表岑子嵩青睐有加,连对方如同涂了两斤pi/shuang的无qíng薄唇也视为辩论场上的杀人利器,在某一场场下赛里把岑子嵩弄来体验下辩论场上大杀四方的快意。

  岑子嵩快没快意戴复不知道。

  估计是挺不快意的。

  岑子嵩毕竟没有经历过系统的训练,天生的毒舌优势没有办法在辩论规则的束缚下发挥的淋漓尽致,但天生攻击buff加持的真诚发挥激起了戴复的火气,枪口一调对着岑子嵩就突突了整场,一场练习赛打的硝烟四起血流成河。

  可怜岑子嵩清白无辜,浑身枪眼,即使屈rǔ不甘,也不得不败下阵来。

  戴复后来想了想,觉得这可能是岑子嵩第一次体会到被人用语言绞杀的痛苦。

  后来岑子嵩死活不肯加入辩协就是意料之中了。

  说到这个戴复感觉自己也很冤,也没有人告诉他岑子嵩非专业人士啊!而且他了解真相的事后明明有去道歉!

  想到这里戴复的思维出现了一瞬间的卡壳,满新宇的脸浮现在思维的断层里,表qíng夹杂着满满的不可置信和对岑子嵩微妙的怜悯,抬高声音道:

  “所以你管‘其实你水平真的好,可惜以后没机会切磋了,不过你这么大度一定不会记仇吧?’的挑衅叫道歉?!”

  好吧……可能方式出了些问题……

  不过自此以后戴复和岑子嵩间的气场就微妙起来是事实,并在二级院比赛法学一票只差惜败人文,无缘冠军时达到顶点。

  本以为不会有太多jiāo集,结果文院法院合并了。

  戴复追忆往事难免唏嘘,抬头望着巨大的公告板陷入惆怅——

  啊,这妙不可言的缘分……

  第2章大脑搭桥

  戴复还未从往日峥嵘岁月的回忆里抽身,就听见身后有人高声道:

  “宝贝儿诶——”

  戴复一回头,一个高大俊朗的年轻男生正朝自己跑来,咧着一口白牙,就差没在阳光下反光了。

  ——说到就到,正是满新宇。

  戴复奇怪地看着他跑到自己身前:

  “你怎么也在这?”

  满新宇上来一把搂住戴复的肩膀,戴复这才觉出这人身上的一层热汗,急忙要挣:

  “滚滚滚,一身汗。”

  “体院男生一块砖,他妈哪里需要哪里搬。”满新宇搂着戴复就要带着走,“走走走,跟我gān活去。你的手下败将也在呢,都一个院了还不提前见见联络联络感qíng?”

  “……联络什么感qíng?挨揍的感qíng?”

  满新宇搂着戴复往前走,笑道:

  “呸,老子在有人敢揍你试试,不过我可和你说,你俩这相生相克的路数最容易擦出火花,我估计岑子嵩遇见你那回可能是生下来第一次被人撅,那必须对你念念不忘啊!”

  戴复翻了个白眼:

  “你他妈一天可少cao点心吧,祖宗。”

  戴复和满新宇是幼儿园就一起长大的铁磁,戴复和家里出柜的时候,满新宇还帮着戴复扛过他爸几扫帚。这几年这货眼见着自己女朋友都换过几轮了,戴复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就止不住地cao心——你gay你也得找对象啊是不是!

  一个一米八八的大老爷们儿见天的和戴复他妈同仇敌忾,戴复一和他妈打电话,这货能抢过去唠半小时——

  诶诶,阿姨您别着急,我这头给您看着他呢,保证他不出去胡搞……对对……有合适的那必须想着他啊!我知道戴复这qíng况特殊您着急让他谈一个定下来,可光咱们急也急不来呀,唉……戴复!说你呢!你就不能让阿姨叔叔省点心!

  戴复:…………

  可怜戴复脆生生的年纪就要被迫提前体验被bī婚的痛苦。

  提到cao心满新宇就忍不住说两句:

  “你才是我祖宗呢,我这是瞎cao心吗?啊?我这不是怕你自己一个人撸这些年寂寞吗?你说你憋出个好歹来我……”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