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风]真相_青霓青璃【完结】(7)

  那天的日期是5月16号,第二天就是“国际不再恐同日”,为此我特意发表了一条支持LGBT群体的ins。或许你们以为这是我的一种跟风方式,就像其他许多在那天发送这样内容的ins的明星一样。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这是专属于丹尼的暗示。很明显,丹尼也看到了这条消息,所以才在当天深夜给我发送了这样一条信息:“晚上我们接吻了。”

  第7章 Chapter 3.5 麦克

  来自:迈克尔·安奎尔

  “后来发生的事已经成了整个好莱坞公开的秘密,或许只有它的亲历者不承认。”说到这里,普劳克斯先生喝了一口咖啡,“那天夜里狗仔拍到的戴鸭舌帽的高大男人确实是卢卡。”

  五年前那桩非常规的桃色绯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夏天的一个深夜,两位娱乐记者本来计划夜出跟拍一位前往酒吧消遣的当红、歌手,却没想到意外撞见了从电影院出来的丹尼——不同寻常的是,他的身边还有一位身材高大、戴着压得几乎遮住整张脸的鸭舌帽的年轻男子。两人并肩走出电影院,走到路口停下等待红灯。就在这时,丹尼突然踮起脚吻了他,而对方也做出了热烈的回应。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直到绿灯亮起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这条配上真实图片的新闻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要知道,那个男人的身形实在太像卢卡斯.科斯特了!况且他们不久前才刚合作过同性电影,群众的思绪很容易被引导到这方面来。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丹尼正式承认自己是双性恋,这位男子是当时与他约会的一名普通人,并不是卢卡——尽管他“不得不承认他们看上去十分相像”。

  然而人们都认为这个举动纯粹属于掩耳盗铃,他们的关系为一些年轻女孩们津津乐道,并以此为蓝本变本加厉地、乐此不疲地创作各种作品。

  “我的所有朋友也都这么认为。”说到这里,我有些不好意思,“他们非常合适。但据我所知,从去年开始他们的关系就非常疏远了。这又是为什么呢?”

  “两年前他们就分手了,以和平的方式。”约翰说,“在这之后他们以朋友的关系来往,从未发生过矛盾。因此我认为,两年前卢卡确诊抑郁症的原因或许和爱情没有很大的关系。但一年前他们的关系突然完全地破裂了,这绝对出乎我的意料。我常常关心卢卡的近况,可他的自尊心像阿什莉一样强,不愿把自己的伤口在别人面前揭露,除非是最亲密的人。”

  “你指的是他的亲戚吗?父母之类的?”

  “不,据我所知,这几年他时常为缓和与家人的关系而苦恼,或许这是他得上抑郁症的原因之一。”普劳克斯先生若有所思地推理道,“在他生命的最后半年里,他几乎天天和丹尼聊天。我认为你可以去采访丹尼,他应该对卢卡这段时间的心理状况非常了解。”

  “丹尼?但他们的关系不是已经破裂了吗?”

  “哦,我指的不是那个金发的丹尼。”普劳克斯先生笑了笑,“是黑发的那个,更年轻的丹尼尔·布里奇斯。”

  年仅22岁的丹尼尔·布里奇斯是好莱坞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他有着一头像墨水一样漆黑的头发和一张精致的漂亮脸蛋。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是他那双土耳其蓝的大眼睛,当它直视他人的时候,就像是一对珍贵的洁净的浅蓝色宝石。他原本是模特出身,由于走秀出色,去年开始受邀在影视作品里做一些简单的表演。令人惊讶的是,他居然拥有与生俱来的出色的表演天赋,而这份表演天赋被善于发掘天才的拉里·丹斯看中,在他的最新影片《寒冬》里出演主人公的情人。

  在好心的普劳克斯先生的引见下,我很快就在一次活动的后台见到了这位年轻的演员。他看到我,首先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让我们之间的气氛缓和了许多:“你好。”

  “你好,我是《纽约每日新闻》的迈克尔·安奎尔。”我与他握了握手,打开笔记本电脑,“感谢你能接受我的采访。”

  他笑着摇摇头,说:“你是第一个单独采访我的记者。”

  “对于这个殊荣,我感到万分荣幸。”我明显感受到这个年轻人的谦逊与害羞,于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这表示我只需要用平常的语调询问就足够,不必像之前采访阿什莉·卡夫曼时一样处处都小心翼翼。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卢卡在最后的六个月生命里的状态’,是吗?”他微微垂下脑袋,看向前方的地面,“你介意我口述这一切吗?”

  第8章 Chapter 4 丹尼尔·布里奇斯来自:丹尼尔·布里奇斯

  也许我会被认为是“卢卡的最后一个朋友”,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我是在《寒冬》拍摄期间才认识卢卡的。在拍摄的第一天,我们对彼此只有最简单的了解,比如说,我知道的所有关于他的信息就是:加州人,著名演员,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最年轻的获得者。

  作为一名年轻的新晋演员,片场的所有人都拥有比我丰富得多的资历。因此,我总是保持着谦逊的心态与他们交流,我相信这能使我获得很多有利的信息。在影片中我饰演主人公的同性情人,而主人翁的扮演者正是著名的卢卡斯·科斯特。我很早就知道他罹患抑郁症的噩耗,但当我见到他时,我并没有对此多加在意——他看起来并没有病入膏肓的表现,我是说,他体型正常,面色正常,没有瘦骨嶙峋或是浑身苍白得毫无血色。他与正常人唯一的区别大概只能算是过分的沉默。

  可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开机后不久的一天,他在休息时居然主动和我攀谈起来:“我听说你是波士顿人?这儿的冬天一直都这么冷吗?”

  “是的,”我回答,“我想加州一定比这儿暖和许多。”

  他笑了笑,在我身边的座位坐下:“丹尼,你演得很好。”

  “谢谢,”没有什么比愿意对一个初出茅庐的演员做出肯定更为善良的举动了,我感激地看向他,“你太善良了,卢卡!”

  我们之间的破冰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从那之后,我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他愿意与我分享几乎所有快乐或是不快乐的事。正是那些谈话使我了解到,他的状态之所以差并不是外界传说的那样由于吸食毒品或是身患重疾,而是由于身边发生的一系列令人头疼的烦心事。

  所有人都知道,卢卡出生在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的一个普通家庭,家庭成员有父亲、母亲和姐姐。他的父亲是一名的士司机,母亲则在家庭式托儿所工作。在卢卡十三岁那年,父亲由于车祸去世,以至于他不得不在课余时间到处兼职替家里分担。正是在那段时间,他意外结识了著名的卡瑞尔导演,并发现了自己的表演天赋。因此,他决定成为一名演员。

  毫无疑问,他成功了,并且成为了年轻一代中最为杰出的表演者之一。他变得衣食无忧,享受荣誉与赞美,并且赢得了大部分人的肯定与敬佩……据他说,那是他人生中最为快乐的几年,无论是在事业、友情或是爱情上,他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