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录_阿堵【完结】

   《附庸风雅录(出书版)》作者:阿堵【完结】

  标签:现代、架空、师生、年下

  文案

  xing格看似懦弱的方思慎,实际内心无比qiáng大,不是他争不过,只是不愿意去争那些他看不上的东西,

  如果他想要得到的,凭他自己坚qiáng的意志力绝对可以做到伸手可得。

  遇到金土只能说这是命运的安排,内心qiáng悍到可以几年不回家只为不想顺从父亲的安排,如果他不愿意,怎么会让金土进驻内心,就像他给金土在心里建的那所牢房一样,只有彼此才能感受得到。

  一个城府颇深,从小在家庭、周围环境的影响下,手腕了得的金土,真心没觉得他对什么事儿上心,除方思慎之外,对他来讲好似都是可有可无的,唯独对这个人认真了,虽然从小环境优越,也算是早入社会,但是对感qíng,也算是初恋,从开始的懵懂下犯了错误,到后来捧在手心,放在心尖上都是那样的自然而然。

  如果不是洪家垮台,真看不出洪家也占据金土心里的一席之地。

  看着金土耍手段、低头献媚,在泰山大人面前装斯文,跟泰山大人坦白、对立,都只表明了用心,排除了方慎思身边所有的别有用心。

  用家族利益跟父亲谈条件,明知道是缓兵之计,只求在自己当家作主的之后,能与自己的挚爱携手一生。

  标签:现代、架空、师生、年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序

  金缕曲·赠友

  入眼几曾有?

  更谁人,怨箫狂剑,文章信手?

  与君笑看龙蛇走,

  愁到酒酣时候,

  醉起把、风流写就。

  燕赵古称慷慨地,

  问英雄,尽she雕屠狗。

  咸阳客,今在否?

  少年意气难相守。

  似这般,痴肠侠骨,怎生消受?

  世路悠悠何所企?

  花好月圆人寿。

  任抛洒,征衫凉透。

  漫说此夜沉吟久,

  但樽前,题罢诗盈袖。

  衣胜雪,灯如豆。

  这是二十郎当岁的时候,写了送给好朋友的词,或有格律不谐之处,却难掩年少豪qíng壮志。十余年过去,沈腰愈肥,潘鬓将星,刘郎渐老,江郎才尽。回头看时,对时光的敬畏油然而生。

  经历越多,人生虚妄之感便越鲜明。越觉得虚妄,便越是不甘寂寞,总想往那虚妄里涂抹些什么。似乎面子里子勉qiáng放得下了,羽毛尾巴也没什么可藏掖的了,但求顺心遂愿,怡qíng快意而已。

  于是还得挖坑。

  这个坑,实在是挖了打发自己的寂寞,涂抹自己的虚妄。至于抹的是黑是白,是狗血还是jī血,管他呢。愿意看的亲欢迎来蹲坑。不过这很可能会是一个相当个人化的,不太值得期待的,并且以蜗爬guī速填土的坑。

  风流不再,胡乱附庸风雅一把。天雷地雷手雷水雷没准都会有,请自带避雷针。故事纯属虚构,谢绝各种附会。

  标签:现代、架空、师生、年下、3P(错了,是疑似4P)

  内容标签:天作之和 qíng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思慎 ┃ 配角:洪鑫垚,方笃之 ┃ 其它:伪师生,年下,伪父子暧昧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卷一 少年意气难相守】

  第1章

  方思慎走到图书馆前广场的时候,收到了胡以心的短信:“我已到‘潇潇楼’门口。”

  不过是条手机短信,“潇潇楼”三个字也一本正经地打上了双引号。这种文字方面轻微的qiáng迫症,是教国文教出来的职业病呢,还是方氏家族的遗传病?虽然“方以心”随母姓改叫“胡以心”,同父异母的兄妹俩在这一点上,莫名相似。

  按下“回复”键,正要问所谓“潇潇楼”者位于何方,第二条短信来了:“即原‘学府酒家’。”

  失笑。好端端一个名字,什么时候改成了不伦不类的“潇潇楼”?屈指算算,自从进入“甲金竹帛工程”混饭吃,一眨眼从硕士混成博士,差不多三年没工夫闲逛。最后混到被所属专家组解雇,又窝在宿舍里郁闷了两个月。两耳不闻窗外事,学校周边一个饭店换了名字,不知道也正常。

  出东门往南,走到十字路口处,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车声人语涨cháo一般席卷过来,清静太久的五官很有些不习惯。正在眼花缭乱之际,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喊:“哥!这边。”

  转头。斜前方一排金光闪闪的大字:“京师大学国际会堂。”下边玻璃旋转门右侧,竖着三个朱红色行糙:“潇潇楼”。妹妹穿件杏huáng色连衣裙,半倚在那牌匾上,正笑嘻嘻地冲自己招手。

  兄妹俩很长时间没见了,看见妹妹的笑脸,方思慎不觉心qíng振作许多。走上前去,打个招呼,习惯xing地推下门,让开一步,请女士先行。胡以心往里走,那牌匾右下方的落款便显出来了,是“白大”二字,一方闲章曰“古稀贻燕子孙安”。

  方思慎下意识地看一眼,跟着妹妹进去。白贻燕号称书法泰斗,又平易近人,题的匾额招牌满京城都是,虽说近来年迈静养,偶尔替人写几个字也不稀奇。

  穿过大厅,绕过电梯,一道古香古色的卷檐垂花门突兀地出现在眼前。额上牌匾依旧是“潇潇楼”三个字,这回横着写了,还是同样的落款。

  左右两边门柱上一副对联:

  “慡气西来,座上东君何妨醉,

  名花秋艳,杯中chūn酒别样浓。”

  探头往里望望,一人高的大红仿古影壁挡住了视线,影壁前供桌上立着足有半米的财神像,财神脚下一口硕大的莲花瓷缸,里头大概养着鱼。两边电烛台上红彤彤的如意灯照得财神爷笑容可掬,红光满面。

  一阵菜香酒香飘来,方思慎下意识摸摸口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气派架势,今日潇潇楼比之昔日号称京师大学后备食堂的学府酒家,不知档次高了多少。冲妹妹道:“以心,咱们换个地方吃饭行不?”

  “不用你请。就这了。”

  方思慎摇摇头:“我请。换个实惠点的地方。”边说边往外退。最近囊中实在羞涩,却不便跟妹妹直说。

  胡以心一把拖住他,哭笑不得:“老哥!我有免费卡!”看他还在犹豫,gān脆从包里掏出张亮晶晶的金卡片:“瞧见没?至尊贵宾,价值五千元!跟我就把你那套假惺惺的大男子主义收起来吧!”说罢,高跟鞋“蹬蹬蹬”几下,直接进去了。

  ——方思慎雅号京师大学国学院“最后的纯绅士”,出门从来不叫异xing付账的,故而胡以心有此一说。

  看见客人手里的金卡,领班殷勤得格外庄重起来。通常持有这一等贵宾卡的客人,不是关系户就是老板的私人朋友,万不可怠慢。胡以心在靠窗的位子坐下,自顾埋头点菜。等服务生走了,方思慎望着她:“以心,谁送你这么贵的消费卡?”

  “就是这‘潇潇楼’的大老板。”

  兄长责任感油然而生,方思慎神色变得严肃:“人饭店老板没事送你五千块做什么?”

  “他答谢我帮忙。”胡以心顿一顿,笑道,“想知道我帮了人家什么忙?你倒猜猜看。”

  妹妹一脸得意洋洋,方思慎想起饭店门口那块匾:“白老那三个字,是你——”

  胡以心点头:“然也。”见他似乎脸色不豫,低声补充,“你以为我喜欢gān这种事啊?这里的老板是个毕业生家长,给国一高捐了一栋楼。新上来的校长不知怎么听说了我妈跟白家的关系,非要我替他求块招牌。”

  白贻燕的女儿白蕊,嫁给了方家二公子方敏之,即方思慎和胡以心的叔父。两家算是世jiāo。胡以心的母亲胡梅夫妻反目,妯娌却处得异乎寻常的好,与白蕊堪称闺中密友。

  方思慎淡淡道:“白老一贯诲人不倦,必定不会拒绝。”

  胡以心知道兄长不大看得上这位到处题字留名的长辈,便不多说,只道:“白老花甲以后,专心整理发扬国故,一般人根本不接待。我拎了两盒妈妈亲手做的绿豆苏上门,求他老人家给侄孙女题写书斋名,才讨来这三个字。”噗哧一笑,“老头问是柳三变‘潇潇暮雨洒江天’之‘潇潇’,还是皇甫松‘夜船chuī笛雨潇潇’之‘潇潇’?我说要学郑板桥‘囊中潇潇两袖寒’,他痛痛快快就给写了。要不怎么会盖了那方‘子孙安’的章子?还好这家老板没什么见识——反正给白老先生做子孙,也不算rǔ没了他。”

52书库推荐浏览: 年下攻小说作品| 阿堵小说作品| 风雅小说作品|周玉| 史杰鹏| 步微澜| 冬雪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