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_兜兜麽【完结】

   《未央》作者:兜兜麽【完结】

  简介:

  众生魅惑,yù念丛生。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洛丽塔,或清纯或妖冶,或微笑或哭泣,最重要鲜嫩多汁的身体

  青chūn,枉费了的青chūn再次招手,谁能错过?

  青蛇与法海,一个妖jīng一个和尚。

  而林未央与程景行,谁知道?

  诡秘文风,切勿霸王。

  非luanlun

  内容标签:nüè恋qíng深 都市qíng缘 不伦(蟹)之恋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未央 ┃ 配角: ┃ 其它:不伦,nüè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楔子

  坍塌的城池,流血的江河。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原来是雨,又一季梅子huáng时雨,绵绵,绵绵亲吻散碎的肢体。

  足下,泥泞土壤中,血ròu模糊。

  秦淮河边徐徐摆dàng的柳叶儿着了她裙间颜色,朦朦雨雾落一肩飘渺白纱。再听叮叮当当,死寂死寂,一色天地间无声喘息,是她足间铃铛儿轻轻响,一根红绳绕三段,结了又结,缠缠绵绵三世qíng缘,不灭,不灭。

  是他说,孽障,孽障。

  她轻轻笑,一朵血红鸢尾花砰然绽放,一丝风,发留唇角,低眉,浅笑妖娆。

  咯吱咯吱,脚下断骨呻吟。

  蒙古人杀过临安府,霍霍挥动的马刀,一颗颗飞溅的人头。

  死城,妖魅横行。

  和尚,和尚,你可要来救这茫茫苍生。

  那年平常梅雨季,她方化了人形,雾蒙蒙江南青石道,她提着裙角跳过浅浅水洼,抬头,一方尊容金刚相撞进眼底,怎奈就这样停了脚步,细细看他,看他眉目凛凛,jīng光慑人,仿佛庙中供奉菩萨,不怒而威。

  眯了眼,瞧见他眉间有若隐若现金刚珠,额珠半没肤中,圆润有光。

  他这般高高在上姿态,令她不由得抬头,再抬头,远远,远远娇娇媚媚盈盈笑。

  “男人……”她默默念,“我便要寻这样男人恩爱。”

  回头看,素贞蹙着眉,在耳边低喝,“小青,那是和尚!你瞧他手中jīng钢伏魔杖,正是杀妖捉鬼的利器!”

  她这才将他上下打量,他穿皂色葛布单衫,外被袈裟,手中持一根红漆禅杖,顿地一点,各环震颤,清音泠泠。

  和尚,和尚。

  她却是妖孽,她轻轻笑。

  一瞬,和尚抛出金钵,手中结印,急念佛号:“南无阿弥陀佛!”

  细雨卷作急bào漩涡,他怒目向那蜘蛛jīng一指: “中!”

  没来得及细看,素贞便急急将她拖走。回头时却瞧见和尚怒目相视,追也不来追,仿佛料定她俩小小蛇妖,定脱不了他掌中天网恢恢。

  她便是呵呵地笑,妖气纵横。

  素贞说:“小青,离那和尚远远的,若再遇上,怕你要丢了xing命。”

  xing命?

  她不修仙不成佛,滚滚红尘万万年不变之xing命,为何要留?

  数次相遇,一霎动心,红尘滚滚,爱yù丛生,若不过男男女女你qíng我愿,兴许过后寡淡,另结新欢。但这绵绵细雨滋养的qíng念,如洲上萋萋芳糙蔓延无边。

  她丢盔卸甲纵意寻欢,为讨得他偶然间淡漠笑容。

  他威严肃穆不动如山,冷眼瞧她痴狂疯癫决绝不退。

  这一场追逐,僭越三界,漠视鬼神,却依旧走不进他刚硬如石的心。

  人的心,人的心千千万万中变化,为何你是最绝qíng一种。

  宁可你恣意风流,余我一夜温存,了却往后痴恋。

  自此而至,从始至今。

  是她拼了xing命爱他。

  素贞说:“小青,你为何如此执拗?”

  害了xing命,迟早害了xing命。

  最后她说:“小青,你自去罢,我不再管你。”

  素贞叹气。

  有时小青想,若不来这人间,会是何种模样?

  她还是西湖底蒙昧无知的一条小青蛇,无忧无虑,无牵无挂。

  好么?

  真好。

  和尚,若能忘了你,多好。

  他却将自己献给佛祖,再不留任何余地。

  水漫金山,她要毁了金山寺,毁了他的一切,她愿丢了xing命,斗胆同佛祖争。

  他端着金钵,指她道:“孽畜!”

  她浑身透湿,玲珑毕现,他额中法华轮转,口念“南无阿弥陀佛”,闭眼,结印说,“孽畜,不知悔改!”

  他yù取她xing命,她却不过仰头轻笑,漾漾一朵水芙蓉,清灵娇艳,熠熠然开在他眼帘中,缓缓隐退为无涯佛法中最后一株异色莲。

  天地沧海,这一场痴恋,何时是尽头。

  落幕,徐徐,一幕无声默剧。

  金刚伏魔杖举起又落下,她冷笑,听他自顾自念叨:“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贫僧暂且饶你一回,快快回你青绝岩去,若潜心修行,万年之后……”

  “和尚。”她打断他,“我这般为祸人间的妖孽,在你眼中何曾是可怜可救之物,你不杀我,只得说,和尚,你动心了。”

  “那日在山池之中,你央我助你修行,却还是受不得诱惑,动了凡心,破了修行……”

  “够了!”法杖触地,轰然脆响,他目龇俱裂,bào喝道,“找死!”

  她合上眼,眼角那一滴将落未落的泪,坠在法杖之上。

  啪——

  啪——

  啪——

  断断续续,如断了线的佛珠,一颗一颗晶莹剔透,在法杖上一颗颗破碎,落地无声。

  她摸了摸眼角,微微笑,那咸涩滋味,她亦然尝到。

  不再是妖,而是七qíng六yù都尝遍,会哭会笑会疼会伤的人。

  她舔着指尖温热泪水,笑笑说,“原来我已会哭,我已能哭。统统,统统都是你教我。”

  他将法杖死死攥在手心,看她一张湿漉漉的脸,妖jīng的脸,深深,深深刻他心海。

  是孽,是缘,是债,是障,是永不泯灭的记忆,是无法逃脱的网,是不忍心不舍得不能不会不可收束的妖魅。

  她是月影下,飞涨的cháo汐,倾倒的海水,一瞬间将他湮没。

  灭顶之灾,她是他的灭顶之灾。

  “孽障。”

  他收起法杖,转身往天王殿去。

  天边红云翻滚,cháo湿的风,将他洁净袈裟捧起。她在他身后,声嘶力竭地叫喊:“和尚,你记着,我的名字是小青,没错,是孽障,是法海你不可逾越的孽障!”

  她信誓旦旦,终于赢回一程。

  最终,最终章最教人心痛。

  临安城破,金山寺乌云集聚,她心中一痛,即刻便要化了原形飞去。素贞却一把将她拉住,恨恨道:“小青,不值得。”

  她挣脱开,摇头说:“姐姐,生不能同寝,死同xué。”

  语毕,青影无踪。

  血,临安府生灵涂炭。

  百年来,再次踏入金山寺,却是他圆寂之时。

  生离死别,人间痛楚,全然经历,也不枉红尘跋涉。

  金山寺,大雄宝殿。她默然穿过,正位释迦牟尼佛,药师佛,阿弥陀,十八罗汉,五十六天尊,阿弥陀佛,西天众佛,今日她便要葬身此处,可有一位闲来将她度化。

  笑,仰天长笑。

  穿过大雄宝殿,一丛丛光溜溜头颅一圈圈围坐,正中一座木塔,塔中一人鲜红袈裟,盘腿莲坐,双手金刚印,垂目不言。

  和尚们咪咪吗吗击着木鱼唱诵,她仰头看他,纹丝不动,额间金刚珠,隐隐有光。

  他已不似从前,他满脸褶皱,一如风化的guī裂的大地,她妄想着伸手去,抚平岁月写下的,一道又一道伤痕。

  “和尚……”

  远远,他听见,却似入定,未有一丝一毫触动。

  暮色四合,晚风chuī动白眉银须——他已老,初见那日,那一尊怒目金刚终于老去,终于。

  塔下一老和尚道:“点火。”

  和尚们的木鱼敲得更响,一声一声高念着模糊字句。

  她远远站着,眼睁睁看那火苗癫狂上窜,快了,快了。

  她上前去,那些个老和尚便来拦她,却换来她轻蔑的笑。一把扯落了翠绿色杉子,雪嫩的肌肤敞露无遗,和尚们统统避开,口念佛语,让出一道宽敞路径。

  又丢开了肚兜亵裤,她本是无牵无挂一条青蛇,如何来,如何去,人间繁琐,何苦忍受。

  她爬上木塔,火已燃上他袈裟袍角,她伸开手,抱紧了他,“和尚,你可还记得我?”

  他依旧闭着眼,却开口,叹息,“孽障啊,你这是何苦?”

  她笑,银铃般脆响,“和尚,我来守着你过奈何桥,孟婆汤要喝得一滴不剩,上阎王殿同判官争,下辈子再不许你当和尚。”

  他不语,他眼角湿润。

  又听她说:“下辈子,我定要早早将你勾引,入我魔障,爱我至死,免我如此生苦恋,寻寻觅觅,不见出口。”

  “下辈子,我再不做最先爱上的那一个。”

  “下辈子,你定要遇见我。”

  絮絮叨叨,她说许多,许许多多,千万年来有qíng人未曾说尽的话语,而他一直沉默,沉默坚守,却又一滴滴泪,落在她赤 luǒ的胸腔,一滴滴火焰般烧进她心里。

  默默,缠绵,直至化作了灰烬,一捧灰,分不清彼此。

  生不能同寝,死同xué。

  他最终仍是清晰听见,她在耳边,轻轻说,“和尚,我爱你。”这一句在心中摆dàng,死时缭绕。

  苦,苦不堪言。

  小青对素贞说,“我从未后悔相遇,今生不能相守,便期待来世,下一世,再下一世,总有一天如你与许仙一般偶然却又绝对地相遇。”

  未央

  大懵仔扑通扑通扇尾巴,一双死鱼眼被掐得翻白,鱼鳃迟迟不动。另一缸里,泥猛一多半翻了白肚,死沉沉一堆又一堆浮尸,稀稀拉拉如晚间市场里吊丧似的哭丧一张老脸的海味老板。

  老婶子啐一口痰,絮叨叨骂,“辛辛苦苦又作赔本生意,日头还没下去,市场鬼影没有。那死鬼又不知去那里赌钱,镇日里不见踪影。儿子嫌鱼腥,十五岁退学宁可满大街乱混,也不来接这卖鱼摊子。”

  “我是苦命人哟,苦命人!——哟,吴老官来看看,我这大花尾最最新鲜。”抄手下去,死掐着那一尾半死不活赔钱货,狠狠往秃头老官儿眼前一放,调高了音调,一口子咸腥,讨价还价,说起话来心肝儿疼,“成成成,你看马上收市,当今天最后一笔生意,就这个价卖你。哎,老官儿,剖肚不?杂碎要不要?”

52书库推荐浏览: 虐恋小说作品| 豪门总裁小说作品| 兜兜麽小说作品|张宏杰| 临渊鱼儿| 唐七公子| 秦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