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军婚_烟茫【完结】

   《契约军婚》作者:烟茫【完结】

  简介:

  林雪发誓: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绝不会委屈自己嫁给这个----自大狂傲还外加习惯xingjīng虫上脑的兵痞!

  “你,打哪儿来再滚回到哪儿去,我家不欢迎你!”这是他们俩见面的开场白。

  “我,来到这里就没打算再走!不过你放心,我要嫁的人是你哥哥不是你!”

  ***

  一段无奈之下选择的契约军婚,使她变成了有名亦有实的上校夫人!

  失了身好说,大不了只做不爱,可是不小心失了心,该怎么办?

  “你要做什么?我们只是契约夫妻!”看到某只野shòu带着危险的气息欺近过来,她惊惶地提醒道。

  他毫不犹豫地将她扑倒在香软的大chuáng上,痞痞地邪笑:“契约上并没规定我不能行使做丈夫的权利!”

  ★☆★

  他,京都军门权贵,陆军野战部队飞鹰团的团长,二十七岁荣任上校军衔!

  传说,这位战绩辉煌的上校军官,一生最以为傲的战果就是征服了她,并且将她打包扛回家做老婆!

  她,传言被抛弃过两次!名誉、清白统统被毁,家族没落,前未婚夫步步紧bī。每一次落难的时候,都有他的及时出现,他像她生命中无所不在的保护神!是巧合?是蓄意?还是上天注定的缘分?

  ★☆★

  “啊!”她尖叫起来,忍无可忍地喊道:“梁峻涛,你属狗的吗?这么喜欢咬人!”这个恶趣味的男人,没事就喜欢咬她做消遣。

  “错,我是属虎的,专喜欢吃你!”说完他化身邪恶的猛虎扑向美味的小绵羊。

  呜呼哀哉!她再次被他剥皮拆骨吞得连渣都不剩!

  她属羊,他属虎,算命先生说他们在一起相克。其实,不用听算命先生瞎掰她也很清楚,跟他在一起不正是传说中的“羊入虎口”吗?

  当腹黑遇到冷qíng,沉默对抗闷骚,新欢PK旧爱,一系列激烈大撞碰,火花四she,演绎jīng彩军旅传奇!

  ☆★☆

  宠妻无度的梁上校对自己的爱妻说:“媳妇儿,有爷替你撑腰你谁都不用怕,闯下再大的祸也有爷替你收场子!哪个混蛋敢打你的主意,我直接废了他!哪个不怕死的敢欺负你伤害你,我让他下地狱!”

  ☆★☆

  军旅+高gān+黑道=生死大爱;nüè恋+宠溺=铁骨柔qíng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1.初遇

  京城乔山苑军区别墅群,这里依山傍水,风景优美,远离重度污染的市区,空气非常清新。

  住宅华美中不失庄严,宽阔宏伟,只有首长级的政要官员才有资格入住。偌大的院落,前院糙坪喷泉甚至露天游泳池停车场应有尽有,后院则是中国园林风格的花园,完美的中西合璧。

  从院落电子防盗大门进到别墅的距离并不近,一般都是驾车进出这段路。不过今天有些特别,此时林雪和几位警卫员一起跟在梁仲全的身后,正步行穿过宽阔的院落走向有人脸识别功能的电子防盗大门。

  没有人说话,因为梁仲全的脸色很不好看,大家都知道梁部长心qíng欠佳。

  本来今天是个好日子,林雪第一天进梁家的门,梁仲全特意把自己的二儿子梁峻涛从部队召回家,准备撮合他跟林雪见面。可车队到了家门口却拒绝入内,梁二少让人放出话来:如果单纯让他回家吃饭他就进门;如果又想趁机塞给他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他直接调转车头回部队去。

  谁都知道梁老二的浑劲儿上来,天皇老子都奈何不了他,他的老子梁仲全自然更奈何不了他!

  为了能让林雪跟梁峻涛顺利见面,梁部长只好拉下老脸亲自带着她迎出门。

  门口有警卫员站岗,门外的qíng景则让林雪张大眼睫。

  林雪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绿色车队,那么耀眼的迷彩绿,在chūn寒料峭的阳光下给人视觉上qiáng烈的冲击。这种陌生的颜色让她内心深处微微悸动,好像沉睡已久的某种qíng感被唤醒。

  她喜欢迷彩绿,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

  此时随车跟来的战士们已经列好队伍,齐刷刷地对着梁仲全敬军礼:“首长好!”

  梁仲全并未穿军装却官威十足,一个凛冽的眼神扫过,全场肃然起敬鸦雀无声。

  然而无论场面多么壮观,停在最前面的军用陆虎却依然紧闭车门,副座上的一位军官岿然不动,好像完全无视梁部长的存在。

  “刘营长出列!”梁仲全突然大喝一声。

  军官里面立即走出一位肩扛两杠一星军衔章的年轻少校,趋前一步,整齐地再次敬了个军礼,答道:“京城陆战部野战军军区飞鹰团少校刘北城,听候首长吩咐!”

  “你,去把他给我拎下来!”梁仲全手指向军用陆虎车里端坐不动的那位军官,面瘫脸上难得浮起一抹怒色。

  刘北城面有难色,不过首长的命令不可违抗,只好跑步过去拉开车门,对着坐在里面的军官低声说了几句话。

  “砰!”一声巨响,林雪目光随着声音移过去,见一直在陆虎车里静坐示威的梁二公子总算肯出来了,不过下车后随即一脚粗bào地踢上车门,以示对父亲的qiáng烈不满。

  阳光下,男子一身崭新的迷彩绿军装,扛着两杠三星的肩章,身形英挺健硕,步履沉稳有力。他像一头优雅的猎豹,看似从容却充满了危险的攻击xing。

  有一种人天生拥有王者霸气,既使不言不语,那种凌越众生的非凡气度也令人不可忽视,梁峻涛就是这种男人!

  他是位极年轻也极迷人的上校军官,无论从哪个角度望去都完美到无懈可击。只是,男子俊美无铸的绝色画颜此时仿佛笼罩着一层寒霜,星眸幽邃冷冽,让人触之无不噤若寒蝉。

  他迈着军人特有的矫健步伐来到梁仲全的面前,xing感的薄唇微微扬起讥讽的浅弧,冷笑道:“我说怎么突然想起叫我回家,果然又弄来些卖不出去的货色想塞给我!”

  说完,他玄寒如冰的目光移到林雪略显憔悴的苍白俏脸上,危险地缓缓眯起星眸。

  林雪站在他的面前,就像在猎豹前驻足的一只梅花鹿。剪水秋瞳清澈如泉,不卑不亢地平视着他,没有惊悸也没有艳羡,有的只是平淡似水的从容不迫。

  这就是传说中的梁家二少爷,年仅二十七岁荣任京城陆战部野战军飞鹰团的团长——大军区上校梁峻涛!

  “别不分场合地没大没小!”对这个从小桀骜不驯的宝贝儿子,梁仲全也没办法。只能愠怒地瞪他一眼,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何况我看中的女孩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噢?”梁峻涛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不屑的哂笑,用玩世不恭的语气对父亲揶揄道:“既然你觉得她好,那就留着自己用吧!”

  “混帐东西,再胡说八道抽你两刮子!”梁仲全气得chuī胡子瞪眼,僵了一会儿,又很无奈。没办法,只好拉过林雪,把她往儿子面前推了推,竭力压制着怒意,缓和了语气对她说:“你跟峻涛自我介绍一下!”

  在林雪看来,眼前这个态度冰冷且对她充满了敌意的年轻军官实在不符合她的“合作标准”,在心里早就将他PASS出局,不过表面上她仍然得勉为其难地为梁仲全圆下这个场。

  “你好,我叫林雪,初次见面给你的心qíng造成不愉快,十分抱歉!”林雪平和淡然地对他颔首微笑,同时礼貌xing地伸出一只手。

  梁峻涛将自己的两只手都cha到军装的口袋里,扬起刚毅的下巴,桀骜地睥睨着她,一字一句地说:“你,从哪里来的赶紧滚回到哪里去,我家不欢迎你!”

  林雪一怔。对方如此出言不逊,而且当着梁仲全和在场这么多官兵的面,实在让她有些下不了台。无数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她,等着看她作何反应。

  委屈?难过?难堪?或者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哭鼻子?

  清冷的瞳眸没有任何变化,苍白清丽的小脸上却涌起异样的坚定,她打定的主意绝不会轻易改变,制定的计划也不会因为他梁二少的一句混话就放弃。

  模仿着梁峻涛刚才的语气,她也一字一句告诉他:“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再走,不过请二少爷放心,我准备嫁的人是你哥哥不是你!”

  此话说出口,震撼了在场全体官兵(包括梁仲全),都用诧异的目光重新打量这个看似柔弱的清丽女孩。

  林雪依然恬静如一只温顺的小猫,不过在面对试图挑畔的她的家伙时,也会毫不客气地亮一亮爪子。

  如果必须要在梁家二兄弟中间选择一个,她qíng愿选择温润无害的梁天逸!当然,这纯属她个人想法,假如梁仲全认同她的想法,就不会特意带她出来见梁峻涛。

  “嗬!”梁峻涛眯起的眼眸又缓缓张开,似笑非笑地审视着她,点头赞道:“伶牙利齿,胆子也不小!”

  “多谢二少爷夸奖!”林雪毫不客气地将他的赞美照单全收,然后微微挽唇道:“话已经说开了,二少爷不必再担心害怕。既然到了家门口就进去吧,别耽误了用午餐的时间。”

  这话说得……倒显得梁峻涛小家子气了!周围的战士想笑不敢笑,面部表qíng有些僵硬古怪。

  梁仲全瞪了儿子一眼,训斥道:“看你还不如个女孩子慡快呢!赶紧回家去!”

  “不回,部队里有紧急任务!”梁峻涛目光扫过林雪,冷哼一声,对父亲说:“你还是赶紧回家去想办法把她推销给大哥是正事,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他一个漂亮的潇洒转身,抬脚准备走人。

  实在拿这个儿子没办法,梁仲全只好对校官刘北城命令道:“刘营长把这个女孩一起带到部队去,安排到梁上校的身边做文书,实习期一个月!”

  这话不但让转身离去的梁峻涛停下脚步,就连刚松了口气的林雪都愕然。什么?让她去部队给这个拽得跟二万八似的上校做文书!果然领导的头脑异于常人,她怎么都跟不上梁部长跳跃xing的思维。

  “开什么国际玩笑?”(这句话也是林雪想说的),梁峻涛当即拉下了脸,果断拒绝:“我才不要这个娇滴滴的小妞做文书!她也做不了!”

  “做得了做不了让事实来说话!”梁仲全威严地注视着林雪,问她:“作为军人家属必要的煅炼,你有信心去部队跟随他生活一个月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军旅文 虐恋 高干文 军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