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爱逢笙_郁流苏【完结】

  《绝爱逢笙》

  作者:郁流苏

  【文案】

  你是我绝境人生的光亮,你让我爱上了和你在一起时自己的样子。

  渣男老公和无良闺蜜高调偷情,万念俱灰之下,我与陌生男人发生了一夜情。

  出轨的是他,凭什么净身出户的却是我?

  bào雨肆nüè的午夜,被亲生母亲和同胞妹妹赶出家门,我的人生从五彩的巅峰跌落到灰暗的深渊。

  当我觉得这辈子已经与爱绝缘时,那个一直将我当作替代品的男人却说:“我要你做我人寿保险的受益人,此生爱你,来世还来爱你。”

  这是一个全职太太成长为保险销售jīng英的励志故事,同时也是奇葩客户与寿险销售员之间斗智斗勇的大揭秘。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卷一 第1章 迷乱的夜

  我,萧小爱,二十七岁,全职太太,生活闲适,养尊处优,还长了一张让宋慧乔都自惭形秽的脸。

  老公丁锐是我的大学同学,人长得帅,又会赚钱,把我们的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而我,只负责把他赚的钱花出去,专心调理身体,准备造人。

  如果一定要用两个字来形容我的生活,那就是:完美。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无情地粉碎了我心目中的阳chūn白雪,我竟然与一个叫阮慕笙的男人发生了一夜情。

  那是一个大雾弥漫的晚上,万念俱灰的我来到明海市最有名的魅影酒吧,点了“陌路罂粟”,据说这是很烈的一种酒,一连数杯入腹,之后的事,就断篇了。

  醒来时,头像裂开一般痛,勉qiáng挑起沉重的眼皮,我首先看见了头顶豪华的水晶吊灯,依稀记得昨晚它一直在我眼前不停地晃来晃去。

  我试着动了几下眼球,猛然发现一个穿着浴袍,比丁锐还帅的男人端坐在chuáng边,那双足以让万千女人为之心碎的美目,就那样盯着我,好像我是一块被发现的新大陆。

  我运转了一下麻木的大脑,那些零散的记忆像雪片一样纷纷而至,酒虽烈,可那心痛的感觉,抵死的纠缠还是抹不掉。

  我心里一紧:昨晚……我出轨了?

  现场保存完好,抵赖不得。

  我调动身体里所有的能量,调整着内心慌乱的情绪,挣扎着想坐起来,不料努力两次之后都失败了,浑身酸痛,像散了架似的。

  chuáng边的男人向我伸出手,他的手修长白皙,指甲修理得整齐gān净,昨夜,就是这样一双好看的手抚摸过我的身体吗?

  随着他微凉的指尖传过来的力道,我坐了起来,身体无力地倚在chuáng头,抬手按了按太阳xué,“我是怎么来这里的?”

  “昨晚你豪气冲天地买下了我一夜。”他的声音很好听,只是语气淡漠,像是在描述外面的天气,轻松随意。

  我下意识地向上拉了拉被子,挡住胸前的chūn光,“这么说,我需要向你支付劳务费?”

  “那倒不用。”他声线淡淡,“对了,你不必吃药,我戴套了。”

  我尴尬地舔了下gān涸的嘴唇,微微有些气愤,“你乘人之危睡了我,我还要对你感恩戴德吗?”

  “关于谁睡谁的问题可以再探讨,不过你喝醉了酒力气真不小,还将我的衣服撕烂,不信你自己看。”他的目光扫过我的身体,又移至chuáng下。

  白色衬衫已经面目全非,残碎的布料和分离主体的纽扣无辜地躺在地上,真实地记录着我当时势不可挡的壮举,已经没有探讨的必要。

  我羞愧地不敢再多看一眼,抬脚下chuáng,从地上拾起自己的衣服,尽量忽略他片刻不离的目光,一件件穿好。

  “衬衫多少钱,我赔。”我打开皮夹,开始数红票子。

  “免了,就算是见面礼。”他眼神凉薄,语气有些懒散。

  见面礼?真新鲜!还指望我会再和你见面吗?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有眼无珠!

  “也好,反正你又不亏,再见!”我麻利地收起皮夹,径直走向门口。

  “这么急着赶回去,是要给你的老公和闺蜜做早餐吗?”他说得不紧不慢。

  伤口被揭开,心再一次被刺痛,我即将拉开门环的手猛地一抖,惊异地回头,碰触到了他黑白分明的眸子。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不受控制地颤抖,“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喝下陌路罂粟的女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白色浴袍下的长腿自然jiāo叠在一起,样子悠闲自得。

  昨晚我在他身下一边情不自禁地叫喊,一边对他喋喋不休如怨如诉的镜头在脑海里逐一闪过。

  “我叫得不够刺激吗?”我抱住他结实的上臂,流着泪问。

  “我没有这样说。”他的汗滴在我的脸上,流到我的嘴里,有点甜,有点咸。

  “是我老公说的。”我委屈地抽噎,将自卑与愤恨和盘托出。

  他稍微顿了一下,眼神里划过一瞬间的微光,随后又开始肆nüè地侵略我,“那是他太笨,你叫的好听又勾人,不信你听!”

  “骗人,明明说过要爱我一辈子的,可是……”我在他身下尽情地呻吟,迷乱地哭泣。

  是的,我哭得很伤心,昨天下午发生的一切,如洪水猛shòu般,排山倒海地向我袭来,吞噬了所有的美好。

  高中同学宋雅晴归国,我到机场接她。不料她的航班因大雾临时取消,提前回家的我,却撞见了令我三观尽毁的一幕。

  卧室里,在我天天睡着的chuáng。上,口口声声说爱我的老公丁锐,正在一个女人身上卖力地耕耘,那场景劲爆得让人触目惊心,不忍直视。

  当那女人将因兴奋而扭曲得几近痉挛的脸侧过来时,我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竟然是我的闺蜜宁欣怡。

  他们不但无耻地滚了我的chuáng单,还肆无忌惮地讥笑我的chuáng技拙劣。

  平日里伶牙俐齿的我,当场石化,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们。

  愤怒,恶心,失望,挫败,不可置信,黑压压地将我包围,充斥着我毫无准备的内心。

  眼泪扑簌簌地流了满脸,我伸手掩住了唇,担心自己失控地惊声尖叫。

  后来回想时,我特别后悔没那么做,真想看看丁锐当场萎掉会是怎样的一副德行。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发现了我,眼睛和耳朵都仿佛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功能,看不见,也听不到。

  我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房门,几乎是夺路而逃,好像做错事情的是我。那画面太刺眼,刺得我眼痛,心痛,浑身都痛,痛得无力再痛。

  我在大雾中不顾一切地奔跑,往日里熟悉的街道,此刻也变得模糊混沌一片。

  我辨不清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接下来要去哪里,全然不理路人投来的异样眼光,任凭泪水在脸上肆意横流。

  那一刻,我感觉我已被全世界抛弃。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