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太深,终成劫_炒栗子【完结】

  《爱太深,终成劫》作者:炒栗子【完结】

  痴爱十年,却没想到一婚成劫。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正文 第1章 不就是一个孩子,我赔你

  【苏沫,我怀孕了,是修远的。】

  【苏沫,你肯定容不下我肚子里这个孩子,我今天就死在这里,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苏沫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苏沫一个人坐在别墅客厅里,没有开灯,周围被黑暗笼罩着,死寂一般的凝重,而她的耳边不停的回想着这两句话。

  今天是她和蒋修远结婚一周年纪念日,蒋爷爷为了热闹,特意准备了一个派对,可是身为主角的蒋修远没有出现,反而是那个女人出现了……

  随着女人的话音落下,她就在苏沫面前,从二楼的楼梯上摔了下去,一连串的碰撞声之后,苏沫听到了楼下宾客间的尖叫声。

  楼梯下,那个女人以怪异的扭曲姿势躺在地上,猩红的血液从她的双腿间流出来,浸染了白色的裙摆。

  那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原本幸福洋溢的庆祝晚宴,变成了苏沫推小三下楼,害小三流产的闹剧。

  如今再想到这个画面,苏沫如坠冰窖,瘦削的身影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刺眼的灯光由远及近,尖锐的刹车声响起,一道高大峻拔的身影带着一身冰冷寒气冲进了别墅。

  是蒋修远回来了!

  苏沫一个激灵,连忙站起来要迎上去,但是蒋修远的动作比她更快,像是一股yīn暗的旋风,直直的bī近到她跟前,qiáng而有力的手掌紧紧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蒋修远冷硬的俊朗脸庞被怒气yīn霾着,双目怒红,紧盯着眼前的苏沫不放,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修远,顾柔的孩子怎么样?”苏沫惊恐着,却也焦急的询问着。

  “哼。”蒋修远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苏沫,你别假惺惺的了,你会关心孩子的生死?你不就是想害死小柔肚子里的孩子,才故意推她下楼的!”

  “没有……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摔下去……

  苏沫想要解释,但是蒋修远不断收紧的虎口让她窒息的说不出话来。

  蒋修远笑的愈发森冷狠厉,因为用力过猛,他的手背上青筋凸起着,“苏沫,你好狠毒的心肠!就连无辜的孩子都不愿意放过!我真是瞎了眼了,怎么会被bī娶了你!现在孩子没了,你满意了?”

  苏沫模糊的视线里,映出蒋修远嗜血的黑眸,还有眼神里的杀意,在这一刻他是真的想掐死她。

  原来顾柔的孩子没保住,怪不得他会这么生气,想让她以死偿命。

  蒋修远的狠厉bào戾激起了苏沫的心涩和委屈,她艰难地发出声音,“蒋修远,顾柔……就这么重要吗?不就是……一个孩子,我……我赔你……”

  “赔?”蒋修远笑的愈发轻蔑,“苏沫,你真贱,竟然想用这样的理由跟我上-chuáng?”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苏沫苍白的脸因为窒息涨红着,正要接下去往下说,蒋修远突然一甩手,将她重重的摔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苏沫终于重获自由,趴在沙发上不停的咳嗽着。

  但是耳边却传来一阵金属的碰撞声。

  刚一抬头,她看到蒋修远解下了腰间的皮带,紧跟着,高大的身躯就压了下来——

  正文 第2章 只不过是想羞rǔ她

  “蒋修远,你疯了,你要做什么?”

  苏沫用力的挣扎着,但是紧随而来的是撕拉的响声,她身上的连衣裙瞬间被撕裂,赤-luǒ的只剩下贴身内衣裤,令她身体发凉的同时,心口也是一紧。

  “我想做什么你会不知道?苏沫,你不就是想让我上你,我现在就满足你!”

  蒋修远的黑眸泛着yīn沉的寒光,鹰隼的紧盯着苏沫不放,薄唇勾起一抹凉薄的弧度,在苏沫惊恐的眼神下,她的双手被蒋修远扣在头顶上,并用皮带绑了起来。

  “不要,蒋修远,你快放开我,我不要!”带有qiáng烈屈rǔ性的行为,刺激了苏沫敏感的神经,她反抗的更加激烈,雪白的身躯不断晃动着。

  却不知这样反抗,只会更加激发男人的shòu谷欠而已。

  蒋修远的眼眸变得愈发暗沉,因为下身膨胀般的疼痛,暗暗握紧了拳头。

  苏沫不仅长相清丽,就连身材也很好,浑身凹凸有致,看着纤瘦,却也圆润,跟她结婚一年的蒋修远再清楚不过,但是如今只要看到她这张脸,就会让蒋修远想到她做着那些恶毒的事情。

  他只不过是想羞rǔ她而已,怎么会真的对她有了谷欠望的冲动。

  蒋修远这一秒钟的晃神,给了苏沫机会。

  她在蒋修远和沙发中间挣扎的逃出了半个身子,眼看就可以离开他的桎梏了——

  蒋修远突然一动,宽大手掌紧紧的掐住了她的腰,低沉道,“想逃?做梦!”

  苏沫又重新被抓回了蒋修远的身下,而且与此同时,蒋修远还抓着她的腰一个转动,让她变成了被趴着的姿势。

  苏沫的脸颊刚贴在沙发上,还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就感觉自己身上最后的衣服也被蛮力扯下,紧跟着而来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蒋修远就用这样的姿势,从她的背后进去了,只不过是不愿意看到她的脸!

  “啊……”苏沫的身体僵硬着,疼痛也瞬间涌向身体的四肢百骸,酸涩的闭起了眼睛。

  蒋修远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完全不顾及苏沫的感受,只是不断的肆意蹂。躏、进出。

  像是一个凶猛的野shòu,永远都不知餍足。

  因为苏沫的痛苦,就是他的快乐。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里回响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可以拼织成一幅残忍的画卷。

  苏沫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上的疼痛也越来越微弱,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蒋修远摆弄成了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觉得她身上沉甸甸的重量一直都没消失。

  直到她再一次听到金属的声响,吓得她打了一个冷颤,立刻睁开了眼,只见蒋修远正将皮带扣回去,身上衣衫革履,英挺整洁,再配上他森冷的神情,一点也不像刚从谷欠望里抽身的人。

  “苏沫,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离顾柔远一点,安安分分的做你的苏太太!”

  蒋修远黑眸微眯着,丢下最后的警告,然后一个转身,将苏沫像是一个用过的玩偶一样,丢弃在沙发上,再也不愿意多看一眼。

  那一抹决然的背影在苏沫的视线里,越来越远……

  正文 第3章 不宜剧烈运动

  苏沫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目光怔愣的看着蒋修远离开的方向,无声中,只有冰冷的眼泪缓缓地往下流着。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