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物招领_桓欢【CP完结+番外】

  《失物招领》作者:桓欢

  在酒会上捡回了暗恋十三年的白月光。

  原名《不完全暗恋》

  就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初衷是开车,没想到写了那么多…

  大体应该是个甜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1.小朋友

  何祇宁已经不记得这一晚他替上司挡了多少杯酒,纵他自诩金腰带,到了最后都有些头重脚轻。轻飘飘应了最后一轮,走出宴会厅,只觉步步踩上棉花,只好原地定一定神,努力回忆洗手间的路线。

  “何先生,你还好吧?”

  何祇宁听见身后有人关切地问他,习惯性地回头微笑。连人脸都认不清了,还能温和地回一句:“谢谢,我没事,不用担心。”

  但那人却没被轻易打发走,反而又上前。何祇宁下意识退了一步,但完全没有平衡,一个趔趄,就要向后倒去,还笑吟吟地向前伸出了手,觉得很好玩儿,果然是醉得厉害了。

  手被人握住,用力一拽,何祇宁轻轻一下,便撞进了那人怀中,后腰按上一双手,掌心滚烫。何祇宁还全无察觉,唇红齿白,难得笑得又乖又无害:“你好热,烫着我了。”

  那人顿了一下,手上又收紧了些,捏住何祇宁的下巴,让他抬起脸来,低头仔细看他。

  何祇宁十分温顺地接纳了他的目光,一点危机意识也没有,还伸手想去戳他的脸。那人捏住他不安分的手指,气息很重,低声问他:“何先生还记得我吗?”

  何祇宁唔了一声,像是没听见,将目光移到了自己被捉住的手指上,不高兴地动了动,想把手抽开,却使不上力。四肢软绵绵的,只好又折回去看他,小声抱怨道:“你捏疼我了。”

  那人愣一下,失笑了,原来已经醉成这样,完全回到小孩子脾性。他便顺着他,松了手上的劲,低声哄道:“是我不好。”

  何祇宁称心了,便不再闹,轻轻哼一声,作了满意的答复。那人还不肯放手,但滑下一节,改成只是轻轻握着他的手腕,看他接下来要如何。

  何先生向来千杯不倒,还不曾有人见过他的醉态。何祇宁先前那一下戳他不成,这时很不甘心地又伸出一根手指,虽然理智完全阵亡,但隐约却明白面前这人是纵容他的,那根手指便点水一沾,在对方唇心轻轻一按。

  触感是温热的,紧贴后背的掌心似乎一滞,何祇宁迅速又收回手,像偷到了糖的顽童,反手在自己唇上也是一碰,微微笑道:“你身上好暖和。”

  他当真像尝起糖来,又将那食指含进嘴里吮了一吮,眼睛便成一弯远山:“甜的。”

  那人终于漏出一声短促的低笑:“是吗?”

  腰后的掌心猛地一收,何祇宁便被整个扣进对方怀里。他只来得及眨一眨眼,下一秒,两片唇瓣便覆了上来,在他嘴角狠狠一碾。

  那人按着他的手还是稳的,但仔细才听出他气息已经乱了拍子。

  这个吻浅尝辄止,何祇宁被放过后,一点也不吃惊,反而嘲笑他道:“你呼吸很乱。”

  那人便贴着他的手心,垂下眼,气息已经慢慢调整过来,也不反驳他,只道:“确实很甜。”

  何祇宁歪了歪头,凑身上前,纯粹出于好奇,在那人唇上舔了一下,又缩回来:“不过现在没有味道了。”

  对方一时无言。过一会,才终于缓过来一样,捏上何祇宁的下巴,让这个立刻分了心东张西望的何小朋友重新集中注意力,四目相对,一双奕奕,一双漆黑。

  那人深呼吸一下,叹了复叹,落败一般,低下头,靠在了何祇宁肩上。

  “何先生那么可爱,真让人想好好尝一下味道。”

  2.大酒鬼

  何祇宁一向是自律的人。

  当裴纯一吃力地拖着这个醉鬼进了房间后,拉开chuáng头灯,看着叠成豆腐块的被套,陷入了沉思。

  灯罩泛起一圈暖huáng色的灯光,照出枕边稍五六公分的位置,码着一套同样整整齐齐的浅格睡衣。裴纯一将何祇宁挪到chuáng中,自觉仁至义尽,他喝的也不算少,此刻还有些发晕,所以只是替何祇宁捻了捻被角,便留下钥匙,转身离开了。

  三个小时前。

  Queen工作室五周年庆,晚宴结束后,一群金枪不倒的夜间动物意犹未尽,转上下一场,在凡尔赛包了一整层包厢。裴纯一倒还想跟去玩,不过刚到门口,就被他失踪半天的经纪人捉了个正着,挑着眉将他按回了车上。

  “上个月才被拍到进夜店,怎么一点记性都不长?”经纪人给他递了瓶水,恨铁不成钢地看他。

  裴纯一自知理亏,老老实实地低头拧瓶盖。他手心出汗,经纪人看他拧了半天,叹一叹气,夺来开了,才重新给他。

  “你就一杯倒的量,自己没数吗?喝多了晚上又胃疼。”

  裴纯一作了个鬼脸,自知理亏,不说话了。他玩了一晚上也有些乏,便将头抵在车窗上小憩。眼皮拢着,悄无声息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旁边的座已经空了,他自己睡着坐不住,在后座躺得东倒西歪,身上还盖着一件西装外套。此时睡眼惺忪地直起身,裴纯一往窗外看了一眼,不知是停在了什么地方。

  他头还疼得厉害,又坐回来,盯着手心发了好一会的呆,余光才发觉门外站了两个人,身形完全遮住了窗外的街景。

  对方其中一个俯下`身来,敲了敲车窗。

  他头有点晕,反应慢了好几拍,才问:“……什么?”

  司机解释道:“是裴先生。”

  裴纯一茫然地过去给他们开门。躺进来了一个人,不是裴先生。

  裴纯一凑近一点,便闻到那人衬衫上混着香水的浓重酒味,捂着鼻子又退开了。

  不仅不是裴先生,还是个大酒鬼。

  裴纯安站在车外,只探进来半个身子,衣袖挽至手肘,手掌护在大酒鬼脑后,看起来很怕他一头栽倒了。

  大酒鬼是躺着进来的,后座就那么一点位子,结果很自然便倒在了裴纯一腿上。

  裴纯安面不改色地一收手,将大酒鬼重新扶正坐直,拿了个U形枕让他靠一靠。他抽空分了裴纯一一眼,微一点头道:“醒了?正好。”

  说罢,gān脆利落地将盖在裴纯一腿上的外套拿了去,在车外抖了几下。好似抖一块抹布,裴纯一感觉自尊心有些受伤。

  裴纯安抖完,很小心地将外套盖在那人身上。大酒鬼身形比他偏瘦一些,正正全捂进去,裴纯安又仔细替他扯了扯衣角,似乎想将外套再铺开,生怕对方着了凉。

  裴纯一被酒jīng钝化的大脑当机,已经不能处理眼前的状况,愣愣地看着裴先生束手束脚的样子,不知道他这是在做什么。

  车一直开到公寓楼下,裴纯一还被挤在靠窗一角,整个人竖条条坐着,被迫板得很直。

  抢了他外套和靠枕的经纪人回过头,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回魂了没有?”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