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谋婚之私宠错妻_九九公子【完结】(8)

  放下电话,他从书房走出,去了她的卧室。

  推门,见她居然还在睡,不自觉的笑了一下,年轻人睡眠就是好!

  不过一挑眉,他老么?也才三十而已,男人三十一枝花!

  走到她chuáng边,刚坐下,她总算眯起了眼,动了动。

  “挺能睡!”他低低的说了一句,对着她,脸色已经柔和很多。

  待看清是他,篱爱才皱了皱眉,想到了自己在他家。

  “起来洗漱吧,一会儿下去用早餐。”他伸手把她扶起来,嘴里说着。

  篱爱也配合,因为她一个人的确不方便,所以,她是被他抱着去洗漱,她洗漱,他一直在边上等着,然后又抱着她出了卧室。

  “gān嘛不用电梯?”眼看他信步往楼梯走,她纳闷了一句。

  她对他的房子,唯一了解的就是,一共三层,室内有电梯,别墅呈圆形古堡状,旋梯贯通整个别墅,以他这悠闲的速度,这么走,得走个五六分钟吧?

  男人却轻笑:“我抱着你,算不算占便宜?”

  这莫名的问话,让她蹙了一下眉,却也不客气的回了一句:“废话,自然是。”

  他却立刻接了过去:“那就对了,占便宜谁不喜欢?能多占,绝不少占!”

  篱爱终于无力的扯了扯嘴角,你不嫌累就行!

  终于把她放在餐桌边上,她特意看了他的神色,一脸从容,竟然丝毫没觉得吃力。

  看他没坐下,而是去了客厅,然后走到她身边:“专门给你配一部手机,只能跟我联系。”

  说着,他把手机放在她面前,习惯了霸道的口吻。

  篱爱看了看,大品牌,最新款,真是有钱没处花,跟他一个人联系这么破费。

  “中午我得出去,下午尽量早回来,管家一直在这里,你要是无聊……”

  她一脸淡漠,搞得她和他很熟。说来,她可一点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她接到家里,好生伺候?

  “你很啰嗦。”他正低低的吩咐着,她却从早餐里抬起头,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后又低头吃早餐。

  男人憋了一脸,欲言又止,挑了挑眉,长吁气,最后是无奈的笑了。

  直到他草草用过早餐,原本想,她会不会想送送他,可是人家正不疾不徐的喝汤,头都不抬。

  无奈的笑着,他总算出了门,走了两步,对着门口的保姆吩咐:“好好看着她,别摔了。”

  “知道了先生!”保姆秋姨笑着点头。

  正文 第13章 占便宜能多占为何少占(2)

  等他一走,篱爱立刻放下了手里的碗,确定几百米开外,他的车走了,她拄着拐杖从桌边站起来。

  “哎!小姐,小心!”秋姨一转眼见她要起来,赶紧走了过去。

  不过篱爱小脸淡淡的拒绝:“没事,只是轻微骨折,有拐杖,我能自如行走。”说着,她已经往边上走了。

  秋姨顿在那儿,看着她好像不太喜欢陌生人,等她走了几步没事,才放心下来:“那……小姐,我今天一直在这里,有事您就叫我,家里和后院,都有电话的。”

  篱爱点了点头,淡淡的笑了一下。

  其实她在想,今天正好趁他不在,找找她的红绳玉。

  不过她刚到了三楼,就听到了隐约的电话铃声。

  走到chuáng前,拿起手机,眉头却皱了皱,宗子明怎么会找她?

  “有事?”捏着电话,她淡漠的声音,反正已经出嫁,就没打算再回宗家,何必再像从前一样唯诺?

  “宗篱爱,我告诉你,我要是拿不到这笔钱,就跟梵老夫人要你吞了的那五百万!我看你要不要脸!”在宗子明看来,梵萧政迟迟不签约,都是因为她作为人妻,不能令他满意。

  篱爱却扯起嘴角笑了笑:“我吞了五百万,大家都知道。”只是都不明说而已。宗子明要是好意思,就去要吧,反正梵家不傻,未必就给。

  这点来说,她该感谢她丈夫了,最好拖到宗氏倒闭!

  不对!她忽然想起前两天要给宗氏资助的人,还被她下了药,难道是她丈夫?!

  这么说,她把媚药当泻药,虽然中断了他们商谈,却把丈夫送给了别的女人?

  虽然她没见过他,对他没感情,但把他送到别的女人chuáng上,怎么也觉得不舒服。

  皱了皱眉,暂且没空多想,对着电话,脸色冷了。

  “宗先生,说不好听了,你光给了基因,没生我养我,反倒弄得我流离失所,我嫁过来,你护住了你的掌上明珠,我并不欠你。谁都知道他讨厌我,现在你拿不到钱,威胁我也没用,我不会帮你求他。”她冷静的说完,自顾挂了电话。

  要不是当初宗子明不出轨,不和妈妈离婚,妈妈不会死,她不会流离失所,宗家更不该唾骂她是低贱的私生女。所以,她的冷情都是宗家bī的。

  何况,要帮也不可能,她连丈夫的鼻子眼睛怎么长的都不知道。

  而之所以宗子明这么气急败坏,是因为尊贵的梵大总裁又食言了。

  季杨把车开到了一家gān洗店门口,因为听斌子说过,小爱在这里兼职,随口一提,后座的人却来兴致了。

  “兼职?”他微微挑着眉,想起了她在皇爵,也是兼职。

  “她还在什么地方兼职?”想着,他低低的问了一句。

  季杨gān脆把平板给他递了过去,里边是一些照片,却看着男人微蹙眉。

  她到底是多穷,一个女生,兼职这么多?既然赚钱这么辛苦,却无视他给的支票。

  兼职的地方五花八门,gān洗店,酒店,夜总会,会所,什么地方都有,并且都离得不近,就那娇柔的身子骨,真不怕奔波。

  “查到她的资料了么?”好一会儿,男人才问。

  虽然,她人都已经和他住在了一起,但是查不到她的资料,这一点,总归让他好奇。

  但是季杨依旧是惭愧的摇了摇头说:“斌子去了她兼职的各个地方,老板也就知道她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不过,说她是个孤儿。”

  孤儿?

  有那么一刻,他心底疼了一下,想到了她在球场低眉道歉的样子,出了校门又总是冷着一张小脸,还有她怕黑。

  未几,男人放下了平板,沉默了会儿才道:“算了,不用刻意查了。”

  反正她就在他身边。

  季杨点了点头。

  正巧,车里有电话响起,季杨拿起来看,道:“是医院的。”

  男人微微思考了两秒,把电话接了过去,最后是肯定的‘嗯’了一句,然后吩咐季杨:“去医院。”

  季杨愣了一愣,不去和宗子明签约了?

  正文 第14章 你在暗中调查我(1)

  津田御庄园。

  篱爱去了他的卧室,回忆着昨天他的那套西服模样,她记得玉绳被揣进胸口的内兜了。

  不过一进门,看着他那奢华的卧室,她愣是好一会儿不知道往哪走。那天早上走得急,根本没好好看。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