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谋婚之私宠错妻_九九公子【完结】(7)

  “用不用,和你家里打个招呼?”睡前,他终于想起这个问题,把她放chuáng上才问。

  篱爱摇头,她没家人。

  他微挑眉,既然不用,那他也不插手了。

  “你真打算大半月让我在这儿?”未几,她抬头,微蹙眉,他做事真不讲究理由么?

  只见男人挑眉反问:“不乐意?那可能更久。”

  一句话就让篱爱气得咬牙,盯着他:“别以为玉绳真能威胁我,我想走就走!”

  呵!小猫炸毛了?他勾着嘴角。

  显然,她这会儿说的话,就是言不由衷,她明明怕他去外边找她的,尤其去学校找。

  不过,他却也笑着配合:“走也行,能逃开我,算你本事!”

  篱爱就纳闷了,他为什么偏就要缠着她呢?也没见他有什么企图。

  “你到底要gān什么?比我好看,比我有魅力的女人满大街都是,偏偏找我?”她皱着眉看着他。

  可是男人一脸认真:“男人是征服欲很qiáng的生物,你越逃,他越爱追,懂么?”

  切!她忍不住嗤鼻:“那我为了不让你追,就该对你投怀送抱了?”结果不都是他赢么?

  “倒也求之不得!”他笑意满满,眼角勾起。

  篱爱气得连连瞪他,却又动不了,只差把棉被捏碎了。

  看她气成这样,他适可而止,别真把她惹毛了。不过忽然想起件事,便开口:“你叫小爱?”

  他听那个女学生这么喊的,看似,他早该通过手绳猜出她的名字。

  她不语,小脸淡漠,连看都不看他。

  他却不在意的笑,反倒问:“礼尚往来,你不想知道我是谁?”

  “名字就一个代号,我都住你家里了,知不知道,有差别?”她终于冷着脸看了他,毫不感兴趣。

  他挑眉,说得也是,而且,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会引起什么反应,不说也罢。他并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已婚。

  想罢,他趁她还没转过去,笑眯眯的问:“不用我陪你睡吧?”

  chuáng上的人冷眼扫过他的脸:“走,赶紧走,求之不得!”

  可他还是弯腰在她额间吻了一下,美其名曰:“礼节,晚安吻,别想歪!”

  瞪着他悠闲的脚步一直出了卧室,篱爱才狠狠叹了口气,没法想象她要这样和这禽shòu待多久。

  她原本想,为了避开他不能去皇爵了,打听不到宗氏的事了,这下好了,不仅是皇爵,是哪都去不了了。

  想着,挪到chuáng边拿过手机给杨柳打了电话。

  “柳柳,我大概一个月不回宿舍,你要自己住了!”她略显歉意。

  “要是有人找你怎么办?”杨柳问,略显纠结,根本不担心自己住的问题。

  这回篱爱语气严肃:“柳柳,我知道你为好,但是我和柳煜棠已经结束了,我的事,你别再告诉他了。”

  篱爱知道,她被网球击中的事,是杨柳通知柳煜棠的,不然他不会忽然出现在校医院。

  那头的杨柳吞吐了会儿:“哦……好吧!”

  挂了电话,篱爱一时睡不着,却又没事可做,看了看轻微骨折的小腿,叹了口气,忽然想,这禽shòu男到底是谁呢?

  他有钱有势,有颜有气魄,那晚gān嘛又那么不地道的要了她?完了居然还缠着她?她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价值。

  想着想着,不知觉睡了过去。

  可是刚睡安稳,却猛然觉得不对劲,骤然睁开眼。

  果然,卧室里一片漆黑!

  她双手抓紧了被褥,努力平息急促起来的呼吸:“有人吗?有没有人?”

  “啪!”灯又被打开,视线里是他颀长的身影。

  她才猛然松了口气,极力掩饰住紧张,说了句:“别关灯。”

  男人微蹙眉看着她,足足有五秒,他看出了她的紧张,也看出了她在极力掩饰。

  “你怕黑?”他低醇的嗓音,笃定的疑问,怕黑的人缺乏安全感。

  篱爱不说话,也没看他,只是给自己盖好被子。

  男人眉间柔了两分,只看她随时冷然,要么唯诺,原来是因为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么?

  她才多大?害怕就说出来,高兴就笑出来,为什么要掩饰?

  也许,是他经历了太多尔虞我诈,太多人之冷情,最知道那种小心翼翼的辛苦,作为他的恩人,心疼她是应该的。以前她经历了什么他不问,但以后有他,她可以只做二十岁的少女,活泼、纯真。

  “在我面前,不必掩饰和伪装,你不累么?”好一会儿,他走到她chuáng边,坐了下来,看她冷着的脸。

  她也看了他,在他面前不用?

  遇到叶丽萍之前,她是被宗家拒之门外的孤儿,受气受骂受白眼,活得小心翼翼,不能惹事,因为没人给她收尾,在外人眼里,她安静孤冷,在梵老夫人眼里,她恭谨、乖顺。

  可是她内心也有一股性情,爱玩爱闹。

  “我没掩饰也没伪装。”未几,她嘴硬。

  男人微微勾起嘴角。他从记事起就见证着家族风云,爷爷死后,看着二叔笑里藏刀,看着集团被二叔独吞,他们被bī举家搬迁,他却依旧莫名其妙食物中毒,在路边被车撞。

  所以,他也学会了伪装,学着韬光养晦,在父亲被堂兄陷害入狱后,他终于一举夺回本该属于父亲的梵华集团,所以,她那点小九九,他扫一眼就一目了然。

  对着他那幽深的目光,不出几秒,篱爱败下阵来。

  “为什么?”她忽然问了一句,没有安全感的人,总喜欢凡事要个理由。

  男人轻轻一笑:“你我萍水相逢,毫无利益纠葛,你怕什么?”

  在他的理解里,人要伪装,就是为了掌控利益的主动权,这是他摸爬滚打多年的总结。

  而他,也刚发现,他唯独在她面前不太一样,他会笑,会多话,会放松。四年前,他就知道,她在他眼里就是纯真的,无须设防。

  “睡吧!”他又一次倾身吻了吻她的额头,对上她愤愤的目光,却反而一笑,悠悠的出了卧室,这次,没给她关灯。

  换了个地方,换了张chuáng,但是篱爱睡得出奇的安稳。

  正文 第12章 占便宜能多占为何少占(1)

  秋日的晨曦温温的爬上窗户时,她还在睡。

  而同楼书房的男人早已褪去惺忪,埋头办公。

  桌上的电话响了一下,他立刻接起,生怕吵到谁似的。

  “二爷,宗子明又来电话了。”季杨在那头道。

  别说,梵萧政真是差点把这事忘得一gān二净,虽然没人敢说他,但他也极少这么食言。

  思虑了片刻,他已经了无表情,低低的开口:“约个地点,中午我过去。”

  宗氏现在是硬撑,他是知道的,要不是梵老夫人允了这笔钱,他真不愿管。想一想,宗子明都这幅德行,难怪他女儿一个跋扈,一个贪财。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