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谋婚之私宠错妻_九九公子【完结】(2)

  未几,后座的男人低低的问了一句:“让你跟的人,去哪了?”

  季杨想了会儿,知道是说昨晚被梵总带回别墅的女孩,这才说:“斌子说是进了商大,看来是个学生。”

  是么?他冷峻的眉微挑道:“守在门口,下午我过去。”

  开车的季杨又是一愣,二爷这是怎么了?虽然极少真的碰女人,昨晚被下药破了戒,难道还一发不可收拾了?

  咽了咽唾沫,季杨点了头,想着要不要劝他戒荤。

  篱爱急匆匆的到了学校,但还是迟到了,考试已经开始。

  “宗篱爱!你又迟到?”监考老师一脸夸张的愤怒:“上课天天缺席,九次考试,十次迟到,你还想不想毕业?!”

  教室里一阵短促的哄笑。

  在宗以薇那个大嘴巴姐姐的功劳下,她是被人唾骂的私生女,这是学校里公开的秘密,而她该庆幸因为梵老夫人的维护,没人知道她是被冷落的梵少奶奶。

  这种隐晦的嘲笑,篱爱习惯了,也自知理亏,一路上已经收拾好情绪,满脸歉意,甚至透着软弱,态度诚恳:“老师,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跟我对不起有什么用?别以为你是梵家千金,以后照样要工作,要赚钱养活自己,现如今,男人、金钱都不可靠,知识和智慧才是王道,明白吗?我知道你聪明,不上课也年级第一,但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幸运……”喋喋不休的教训。

  一向善于管理情绪的篱爱终于闭眼、深呼吸,心里万只草泥马奔腾:一个选修而已,你再啰嗦,我真不用考试了!

  终于,在距离收卷一个小时二十分钟时,篱爱得以开始奋笔疾书。

  时间不够是显然的,她可以保证自己作答的百分之九十九正确,但是试卷最后那一面,只做了一道题,卷子就被无情抽走了。

  这是婚后一年来,她情绪起伏最大的一天。出了考场,胸口的气都没散。

  大步往校门口走,看了看时间,兼职快来不及了!

  可刚出门口,她却被人挡了道儿,她往左,那人往左,她往右,那人往右。

  本就气头上,她抬脚就踩了过去,以为又是什么人想借机嘲笑她,也不再唯诺的忍着,不客气的冲口而出:“好狗不挡道!不知道吗?”

  男人低眉看着她的脸,昨晚没发现,却是jīng致耐看,不过她的话,让他愣了一下,继而破天荒的勾了一下嘴角。

  “好驴不嫌道窄!”他低低的说了一句,看她一脸清冷,虽说回呛,却多了一丝柔和。

  因为他不能再把她吓跑。

  篱爱愣了一下,火气更胜,今天可真是时运不济,她忍了,误了兼职不划算!

  可是她刚要走,他长腿一伸,却又挡住。

  “你到底想gān嘛?”篱爱站定,狠狠瞪着他。

  一抬眼,她却愣在那儿。

  禽shòu?她皱起了眉,早上像是冻了万年的冰山,此刻嘴角却挂了点戏谑的笑意,她的怒气越发往上冒。

  不要支票还非追到这儿要给是怎么着?

  正想着,她眼前却多了个东西,篱爱神色顿住,皱眉摸了自己的手腕。

  空空如也!

  她的手绳,怎么会在他手上?

  “还我!”她忽然冷了脸,极度认真。

  那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一样东西,谁都不能夺走。

  男人一笑,看出了这条对她意义重大,那就更好了,他低沉的开口:“给你也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从不会和禽shòu说话,更不会留名!”她冷着脸,咬牙说话。

  禽shòu?又一次听了这两个字,梵萧政眯了眯眼,脸色冷了,敢这么叫他,她是第一人!

  可是,五秒过去,男人终于从抿唇,转而勾唇:“我承认,昨晚是唐突了点,未经你允许,不过你也没拒绝……”说到这里,男人见她怒气更甚,只好立刻改口:“现在随你提条件,我弥补你!”

  他却在想,当初她救了他,不留姓名不要报酬,再看现在对他的一脸不屑,还真是特别,谁见钱不眼开?见了他不是恨不得贴上来?

  “毛病!”篱爱现在一腔怒火,只想让他从面前消失,失身本就让她堵心了,还被他找上了。

  “把手绳还给我,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弥补,请你忘了这件事。”她抬头,坚定的看着他,伸着素白的手,等他还手绳。

  男人微蹙眉,越发好奇了。她不要支票却又怨他昨晚要了她,又不需要弥补,这是什么逻辑?久经商场的他,想不明白了。

  不过,看了她满脸的严肃,好歹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就不为难她了!

  把手绳放到她手心里,待她要拿过去时,却又缩了回去:“我不喜欢欠人情,这东西我先留着,等我还了人情再给你。”

  篱爱本来想说不需要,可是一转眼,男人却大步上了车扬长而去,留下她目瞪口呆。

  正文 第3章 二爷的人你也敢动(1)

  气归气,她的兼职都快迟到了,只能赶紧打车。

  作为梵少奶奶,嫁了这么久,她并没觉得自己就是梵家人,除了吃得好,住得好,梵家不会给她钱。

  而她正计划成立公司,专门攻击宗氏,她很需要钱,所以,一切靠自己,她用能让丈夫提携宗氏为由,从梵家给宗子明的彩礼里抽了不少,但根本不够。

  幸好,丈夫从不露面,她时间自由,所以每天兼职满满,才弄得经常缺课、迟到。

  下午她要去gān洗店,晚上还得去皇爵商业会所。

  奢华的西贝尔轿车里。

  好一会儿,季杨听后座的男人略带笑意的道:“季杨,她就是红绳女孩。”

  季杨开着车,神色顿了一下,红绳女孩?

  当年车祸的惨状历历在目,梵总是孟买血型,如果不是那姑娘,后果不堪设想,也因此,四年来,梵总从没放弃寻找。

  可是:“怎么我们一直查不到她?反倒她自己又……”

  “缘分。”说出这次的时候,梵萧政自己都嗤鼻了一下,他什么时候也信缘分这种鬼东西!

  季杨从后视镜看到他嘴角一点笑意,心底是惊愕又高兴,从祈妙离开,老爷又被陷害入狱,梵总独自夺回梵华集团,经营至今,只见过他狠、冷,从不会笑。

  “现在既然又遇上了,你不妨再去查查。”未几,听男人低低的道。

  “是。”季杨懂,那不仅是救命恩人,不留名不要钱的她,在看尽尔虞我诈的梵总眼里,弥足珍贵。

  车子走了一段,季杨想起一件事,但是不知道该不该说,怕会影响梵总此刻的心情。

  “有事就说。”男人一眼dòng穿,率先低低的开口,视线一直在红绳上。

  季杨小心的一笑:“那个,新宅那边物业费好像jiāo了十几万,要不要……给太太打点钱?”他从后视镜观察老板神色。

  果真见他英挺的眉一挑,冷然:“要打可以,从你工资里扣。”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