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谋婚之私宠错妻_九九公子【完结】

  《名门谋婚之私宠错妻》作者:九九公子

  【他对她纵容、宠溺,因不知她就是他厌恶的妻子】

  她的男友劈腿同父异母的姐姐,又被迫代姐出嫁,婚礼,新郎缺席。

  婚后一年,丈夫从未露面,她过得还算自在,忽闻初恋和姐姐订婚,她第一次失控烂醉。

  这一醉,稀里糊涂丢了第一次,从此她的生活中多了个‘禽先生’。

  上一秒他对着别人yīn冷如魔,一转身对她温柔无比,比任何人都好,宠着她哄着她,做她的保护伞,替她解决所有问题,却也会因为她的前任而冷脸。

  聪慧的她,在人前是清冷唯诺的私生女,因他而变得活泼生动。

  冷峻的他,在家族尔虞我诈中胜出,站在世界巅峰,冷得令人敬而远之,唯独宠她宠得上了瘾。

  婚后一年半,相遇于家宴,他们竟是未谋面的夫妻!

  【她变得静默,他恢复冷漠】

  原来,从四年前救命之恩开始,到如今半年纠缠,她都在步步为营。

  “为了靠近我,谋划了五年,你不累么?”他冷着脸,低眉睨着她。

  可真正谋划的是梵家,娶她只是一个计划,她只是一枚棋子。

  “只要梵家点头,我立刻跟你离婚。”她坚定的看着他,遇见他本就是意外,若知道他就是她丈夫,她一定不会爱。

  说着厌恶她,他却绝不放过她,人前恩爱,人后纠缠。

  【得知她怀孕时】

  “谁的野种?”他冷声质问,无情命令:“拿掉!”

  她眼含苦涩,半句都不解释,只心底道:那可是你的孩子。

  【她想离开时】

  “你我血液都jiāo融了,这辈子,你休想逃!”他眯着眼,霸道qiáng势。

  然而,车子呼啸而过,留下刺目的血泊。

  “篱爱听话,闭上眼,别看,我不疼。”依旧迷人的嗓音,担心的却是她晕血。

  说好的一辈子纠缠呢?

  【阳光午后,也曾情浓……】

  “宗老师,gān什么呢?”看她被禁外出而一脸委屈的埋头,他勾唇。

  “斗地主!”她没好气,头也没抬,狠狠戳着手机里那个英俊的男人。

  “哦,又nüè我?手机上斗多没意思,咱换个地方吧?”他勾着邪魅的笑,对她的冷脸视而不见。

  文文狠爱狠宠~也大宠小nüè~对全世界冷漠,独宠一人~喜欢就收藏支持哦~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正文 第1章 四年了这种方式再遇(1)

  早秋,微凉。

  装潢奢华的卧房,施华洛世奇水晶灯、进口贵族紫地毯绵延,一眼望不到头。

  浴室的门打开,男人走了出来,随意擦着发丝,薄薄的浴袍挡不住jīng硕的身材,眉若巍峨,鼻如悬梁,却过于冷漠,幽深的眸子扫了一眼大chuáng。

  篱爱已经狠狠皱了眉,她刚刚匆忙穿上衣服,知道自己的第一次化作了那朵暗红,震惊和愤怒之余,jīng致的脸上却是极度的冷然。

  气愤之余,她依旧记得柳煜棠订婚了,她喝得烂醉。

  “你的酬劳,别妄想纠缠。”男人鹰眸漠然,脚步停在她跟前。

  那冰冷的声音,淡漠的高傲,令人发汗。

  篱爱一抬眼看到了他修长的指尖夹着的支票,狠皱眉。

  原本极力压抑的愤怒终于没能忍住,也不顾他此刻慑人的凌然,拿过支票面无表情,撕得稀碎。

  男人眸子变冷,几不可闻的眯了眼。

  她毫无惧意的仰脸,开了口:“禽shòu!趁人之危还不够?本姑奶奶不差钱!”说完一扬手,碎屑砸在他脸上。

  终于狠狠转身,大步昂首出门。

  上了计程车,她终于眼眶泛红,满是心酸。

  一年前,她被宗家找回来,可是,与其做受尽白眼的私生女,看着柳煜棠和宗以薇秀恩爱,她宁愿逃离宗家这个令她痛恨的地方。

  所以,她代姐出嫁,嫁给梵萧政,那个yīn冷莫测,令人闻之冷颤的男人。

  一年来,丈夫从未露面,对她不闻不问,听闻还极度厌恶,她反倒庆幸自己活得自由。

  可是,柳煜棠终究订婚了。

  也好,幻想尽数破灭,她该死心了。

  可是她昨晚明明去‘皇爵’兼职,探到有人要资助宗氏,就给投资人下了泻药,之后便喝了不少。

  怎么会到那个男人chuáng上?

  卧室里的男人掸下脸上的碎屑,薄唇紧抿,怒而生冷,却任由她逃走

  转头看了chuáng上那朵暗红,英眉微蹙。

  没想,她还是个雏儿。

  昨晚他被下了药,生意还没谈只好离开,但还没出皇爵的门,这个女人却粘着他不放,醉态千娇,他厌恶女人的碰触,但解药自动上门,没有不用的道理!

  不过,又看了看支票碎屑,他的目光空了一秒。

  不爱钱的女人,太少。

  未几,敛去情绪,他已然冷峻刻板,不再多想这种插曲。

  转身的瞬间,眉间微动,回转视线,盯着被褥之间一根红绳,准确的说,是绳子拴着的一块玉,玉面上刻着‘爱’字。

  眼角骤然收紧。

  “季杨!”男人蓦然喊了一声,低沉急促。

  卧室的门应声被推开,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肃穆恭谨:“二爷……”

  “她离开了?”季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抢了过去。

  季杨愣了愣,不明白他怎么忽然关心这个,只是回:“已经出了庄园了。”

  “立刻派人跟着!”男人掷地有声的命令。

  季杨纳闷,但也不敢耽误,即刻去办。

  握着手绳的男人星眸微眯,心尖竟是抑制不住的激动,是她么?

  正文 第2章 四年了这种方式再遇(2)

  四年了,他替父扛罪入狱,案情被查明后,他被无罪释放,却在路上遭人暗算,在他几欲昏迷时,她曾给他输血,不留姓名,更不要报酬,更令他清楚的记住了她手腕上的这根手绳。

  他查了她四年,一无所获。

  居然,是这样的方式再遇?

  勾了唇角,想起她撕碎支票的傲然,收好了红绳玉,男人忽而诡谲的一笑。

  出门之际,他已然一身考究的西服,深黑的西服,靛蓝的衬衣,尊贵也冰冷。

  他一出来,季杨恭敬的开了车门。

  车子启动之后,季杨又照例说着每日头条:“庄氏集团融资失败,庄严顶不住声讨,撇下妻儿自杀了。”

  “是他应得的下场。”男人冷冷的声音,听到有人自杀,半点情绪起伏都没有。

  庄严非法融资想启动项目,想拉‘梵华集团’垫背,以为能靠着梵华的势力减轻罪责,以为他梵萧政是傻子么?

  季杨了解梵总,都说他冷情狠绝,对自己对别人同样的狠,否则不是谁都敢替父顶罪,也不是谁,都能让整个希斯监狱的狱徒敬而远之。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