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追_善尔【完结】

  《不可追》作者:善尔

  文案:

  双性生子,陈年老狗血,he,六七万字小中篇

  一个想要孩子一个不想要孩子的俩人生孩子的故事……

  攻哑受瞎(雾),在感情中摸爬滚打,互相折腾非常矫情。雷点:有人评价过渣攻贱受,还贼贼贼贼狗血!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他曾经抓到了一缕光,照亮了他黑暗又空dàng的生活,却也自知无德无能留不住那点温暖。光会继续向下,于他不过一瞬而过成为惦念。”“谁知在那一缕光之后,升起的是一轮太阳,永远留在了他的世界”

  内容标签: 生子 nüè恋情深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凡,盛铭 ┃ 配角:宋立,安和,江塘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不过一个出来卖的

  外面下起了小雨,安凡把窗户关上,各个房间检查了番没有遗漏才放心,又重新回了厨房。

  他有些不舒服,每到这种天气总是免不了地昏沉两天,要是再赶上什么流感季,就几乎没有能躲得过去的时候。

  锅里煮着排骨汤,咕嘟咕嘟冒着香气,热气蒸腾出一点白雾,想着盛铭大口吃饭的模样,他忍不住微微笑起来。

  今天盛铭回来得比以往要晚一些,安凡看了好几次时间,饭菜已经又重新热过一遍了,门口才传来动静。

  “你回来……”

  声音戛然而止。

  盛铭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后来呼啦啦跟进来好几个人,吵闹着涌进房门,都是他的哥们。

  几个人也不顾忌,就跟到了自己家似的,本来寂静又空旷的客厅立时喧闹起来。

  安凡有些不知所措,他在这里住了两年了,并没有见过几次盛铭的朋友。

  他抿了抿唇,往旁边站了站,看着他们把从外面打包来的餐食在桌子上放好打开,食物浓郁的香味漫散出来,把厨房里传出的味道给完全掩盖了。

  几个人都对安凡不怎么在意,似乎直到盛铭开口叫他了才发现还有他这个人存在。

  “在那傻站着gān什么?”盛铭好像心情不怎么好,一进门就坐在沙发上没再动,声音里满是不耐烦。

  安凡已经很久没有听盛铭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了,一时竟有些不习惯。他没说话,去了厨房把餐盘什么的拿出来,去了桌前帮忙整理酒菜。

  有人忽然道:“诶,我说盛铭,这个不会还是之前那个吧,多久了来着,两年了吧,你小子这是转性了?怎么那么长情了?”

  安凡的手僵了一下,旁边的人都跟着笑起来,有人接着说道:“哎呀我们盛少当初换chuáng伴换得多勤啊,这个能拴盛少这么久,肯定本事厉害得很。”

  话头到了最后,里面已经带了刻意的下流。他们肆意地调笑着,似乎安凡这个当事人完全不在场。

  盛铭掐掐眉心,冷声道:“行了,怎么那么多废话,吃完赶紧走人。”

  一群人向来乱惯了,也都是从小说一不二的少爷,今天给朋友接风,好不容易磨得盛铭松了口来他家聚餐,这会儿都兴奋上头,不听他那一套,继续起哄。

  “看到了吧,盛铭现在都学会维护人了?”

  “不敢信不敢信。”

  一个跟喧闹有些不入的声音响起来,带着些劝阻的笑意:“你们适可而止啊,等会儿盛铭恼了看你们怎么办?”

  看今日这庆祝的主角都发话了,众人也闹够了,都不想真惹恼盛铭,正准备嘻嘻哈哈换个话题,盛铭突然开了口:“一个出来卖的,也值得你们瞎bī叨这么多。”

  安凡一直站在后面,跟他们隔了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之前那些人说什么,他都安静地听着,仿佛他们说的那个人并不是他自己。

  盛铭的话让他骤然抬起头,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过去,很快又泄了力重新垂下了头,只是手指痉挛着抓紧了旁边的桌沿。

  他的头发长得有些长了,一直懒得去剪,现在反而有了些好处,垂下去正好能堪堪遮住眉眼。

  江塘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拧着眉大口灌酒的盛铭,若有所思,笑得愈发有深意。

  趁没人注意安凡回了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外面的喧闹被稍稍隔离,他仿佛这才学会了呼吸,空气骤然冲入鼻腔,让他有些难受地呛咳了一下。

  他还以为……

  可能是日子过得真的□□逸了,盛铭对他的好让他竟然有些遗忘了两人的关系,自以为是地被想象和习惯蒙蔽了头脑。

  他在门上靠了半天呼吸才平复过来,一动才发现腿有点僵,整个人仿佛刚从一场大梦里挣脱出来。

  他过去把灶台上的饭菜都盛到了饭盒里,放进冰柜,明天他自己在家还可以热一热吃。

  他又把用过的餐具全洗刷了,流理台也细细地擦了一遍,逛了一圈发现真的再也没什么事情做了,外面的喧闹声还没有停。

  安凡觉得有点困,他的头脑昏沉得厉害,这会儿停下来感受更是明显,索性直接靠着橱柜坐了下来,把头埋入了腿间。

  渐渐地,那些耳边的吵闹声就不那么清楚了,像是隔了一层厚厚的膜,然后又越来越远。

  “吱呀。”

  安凡的手脚抽搐了一下,手从腿上撤下撞到后面的橱柜,正好磕在手肘处,整个胳膊都麻了。

  江塘走了进来,厨房的门在他身后关上。安凡有些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江塘却好似没注意到他的窘相,礼貌地开口道:“我进来拿一些餐盘,还有吗?”

  安凡被他的态度弄得有些受宠若惊,说了有,就转身打开柜子拿。

  身后传来低低的笑声:“看来你真的对这里挺熟悉的,听说住了两年了?”

  安凡的动作顿住了。

  “我叫江塘,第一次正式见面,很高兴。”

  安凡把餐具递给他,仍旧是一副垂着眼的模样,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怪没意思。

  江塘却没走:“其实我很好奇,你是怎么……”

  “怎么这么久?”盛铭突然出现在门口。

  江塘笑着朝他走过去:“没事,你家这小朋友睡觉都能把胳膊撞到柜子上,我关心一下他嘛。”

  盛铭闻言回头看了一眼安凡,却也只瞟了那一眼,就从江塘手里接过餐盘,俩人一起离开了。

  他们没有关门,安凡盯着那里,半天才走过去重新把门关上,这才感觉又重新找回了一点力气。

  等外面没有声音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江塘没怎么喝酒,就没让盛铭送,自己带着一群初起耍酒疯苗头的醉鬼晃悠悠下了楼,挨个帮他们叫了代驾。

  客厅里很乱,到处都是酒瓶烟头,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盛铭靠仰在沙发上撑着额头,他今天喝得不少,眉间紧紧皱着,看起来不是很舒服。

  安凡走过去,轻声开口道:“回屋去睡吧?”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