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_实验小运手【CP完结】

  《在人间》作者:实验小运手

  文案:

  生活在人间,最残忍也最慈悲。菜鸟医生攻×落魄民工受

  生活在人间,最残忍也最慈悲。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01

  蒋文轩转过身去的时候,还能听见病chuáng上呼吸机里咕噜咕噜的声音——那是生命的声音。

  他离杨星很远,背过身也看不见杨星浑身上下刚刚被清洗的血液,但是蒋文轩总觉得,心上像是撒了一把细细的针,然后被滚滚而来的车轮反复地碾压,尖锐地疼。

  这是不对的。蒋文轩把手上的病历本攥紧,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

  蒋文轩心想,如果顾老师看见自己窝窝囊囊的样子,估计又要发火了。

  医生是救死扶伤的,但是在手术台上,你不能拿病人当人看。这是个很奇怪的悖论,蒋文轩记得,刚刚念大学的时候,院长就在新生典礼上不断地说鬼手佛心四个字,想要学生们把它刻在脑海里,死都不能忘。

  蒋文轩坐电梯到二十六楼,爬上天台,很是懊恼地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手上的打火机迎着风,火苗窜上来又下去。医院有规定,不许抽烟,蒋文轩也并没有烟瘾,只是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把烟拿出来看看。很多医生都这样,像是医院里一个不成文的传统。

  杨星,杨星。蒋文轩把稍微有些长的刘海拨打后面去,单手捂住脸,眼前就全是杨星在救护车上不断地往外渗血的画面。血肉模糊的,不像是个人。

  “这还能活吗?”

  “不知道,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说不准。”

  “家属呢?”

  “工地上来的民工,哪里有什么家属。看样子不到二十,可惜了。”

  “谁送来的?”

  “他工友,说是活儿还没gān完,老板在催,送上救护车就走了。”

  ……

  末了大伙儿用一句“都是可怜人”结束了一番讨论,只有蒋文轩一个人瞧着杨星模糊的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蒋文轩是新来的实习医生,这个暑假过后马上就要升博士了,跟着导师上了几台大手术,但是真实的生离死别对他来说,还是太过残忍。

  用导师的话来说,蒋文轩是个太过幸福的人,这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其实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太过幸福,没经历过生死,往往也就太过容易被情绪牵着鼻子走。

  最近一个宠物去世,很难过。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我不信神佛,但是在那一刻真的希望它下一世好好活。

  疼,浑身疼。

  杨星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有这样的感觉。纵然是不信神佛的人,在那一瞬间也觉得,自己怕是到了十八层地狱。明明也没做过什么坏事。

  奶奶生前,总是说做人要老实本分,以后子孙才会有福报。说这话的时候,奶奶躺在炕上,冬天的土房子呼啦啦地灌着风,把炕上的年画一角chuī下去,上下翻飞着。奶奶消瘦的身体埋在三层被子底下,花白的头发颤颤巍巍的,手指gān枯得像是一截古怪的树枝。“以后就剩你一个人了,好好活。”

  小时候就听人说自己福薄,杨星牵着奶奶的手很疑惑地看着比自己高太多的大人,揪着奶奶洗得破了边儿的袖口,瞪大眼睛,不敢说话。

  爸爸死了,妈妈跟人跑了,爷爷前两年疯了,就剩奶奶一个人拉扯小孙子长大——这日子可要怎么过。街里的人看着杨星总是叹气。

  杨星从灶火堆里扒出个烧滚烫的土豆,用大襟擦gān净,刚想要递给奶奶,一摸,奶奶已经僵了。杨星的手不知道往哪儿放,不知情的时候眼泪就已经哗啦啦地往外淌。

  都说做人本分子孙就有福报,奶奶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可是到了自己这辈,还不是剩自己一个人在这人世间苦苦挣扎。

  你看,我一辈子没做坏事,死后还不是在十八层地狱里受苦受难。杨星闭上眼,想要努力忽略自己身上火烧火燎的疼。

  “怎么样?”还没来得及把眼睛闭上,杨星就看见迷迷糊糊的有个人,声音好听,穿着白大褂,离自己很近,身上有好闻的气味。杨星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活着,那一瞬间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杨星想要说话,嗓子里却像是堵着一团棉花,浑身使不上力气。那人伸出手来,把自己在外面的手指包在手心里,轻轻地捏着。温柔又坚定地说,“别怕。”

  杨星想要笑,深吸一口气,总觉得肺都是疼的。杨星以前就知道,像他这样的,活着就是受罪,只是没想到,这罪遭的还是不够。原来是自己太天真。

  “你从楼上摔下来,昏迷三天了。谢天谢地,总算是醒过来了。”那人似乎很高兴,自己手指上的力道又大了些,嘴角有个不太明显的梨涡。怪讨人喜欢的。

  杨星羡慕地看着他,用邻里的话来说,这人是有福气的。杨星的手指往外抽了抽,没抽动,挠挠他的手心,很吃力地说,“疼。”

  杨星刚刚醒过来,没什么力气,说话都像猫儿似的,细细的,软软的。

  蒋文轩没听清,侧过脸把耳朵贴在杨星嘴边,又很低沉地问一句,“你说什么?”

  “疼……”杨星使劲儿想把话说清楚,上身努力挪动了一下,热乎乎的气流就钻进蒋文轩耳朵里,痒痒的。

  “我倒怕你不疼。疼才好。”蒋文轩起身,带走了萦绕在杨星鼻尖儿上的好闻的香气。

  医生起身瞧了眼输液瓶,俯身对杨星说,疼到受不了的时候再给你开止痛药,止痛药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杨星眨眨眼睛,表示自己听懂了。于是又留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里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妈妈没走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拿出爸爸死后工地给的赔偿金来来回回地数,昏暗的灯光下不再年轻的皮肤上在不经意间爬出一条条皱纹,唉声叹气的。

  奶奶每次到这时都要用她布满老茧的手摩挲着杨星的头发,嘴里叨念着说,日子熬过去就好了。

  熬吧,熬成一锅浓稠发黑的药水,灌下去,盖住伤疤继续弯着腰弓着背往前走,走到那个不太温暖却很明亮的未来。或者熬成一坛熏人的酒,一碗下去醉生梦死度此余生,两眼一抹黑,不再管以后的日子有多艰难。只是最后妈妈到底是没熬下去,在一个节点,忘记了过去,找了自己的另一个人生。

  后来终于轮到自己了,杨星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大概是人的生活里的悲伤难过都被时间冲刷得缓慢又轻柔,沉浸在里面感受不到太大的波澜。

  等到蒋文轩再来查房的时候,就看见杨星眨着眼睛,睫毛长久地停在下眼睑上方,轻轻地扇动着,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

  “怎么样?”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支笔,笔迹潦草。又像是变魔术似的,掏出一块大白兔,放在病人手心里。不太好意思地说,“是在儿科的时候留下的习惯,兜里总会带些糖给小孩子。”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