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曾曰_槊古【完结+番外】

  书名:姜子曾曰

  作者:槊古

  文案

  他们相识在前,结怨在前。时隔六年重逢,眉眼不变,可是人却又那么陌生。

  很多年以后,人们津津乐道地称姜辙和陈似锦的婚姻,是现实版的灰姑娘。姜辙的死党李俊波纠正说:“不,这其实是一个相互救赎,相互扶持的故事。”

  我曾经如行尸走肉般活在人间,谢谢你恰好路过,温暖了我的世界。

  生而为人,我不抱歉。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网红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似锦,姜辙 ┃ 配角:若gān ┃ 其它:甜文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悄无声息的爱恋(一)

  杭城三月的天气还带着凉意,明明已经立chūn,但在四季不怎么分明的南方,走的是仲秋的风格路线。

  陈似锦把身上的浅灰色外套裹紧,撑着伞往教务楼走去。

  小雨知时节,当chūn乃发生。诗句有时候可以当天气预报来读的,伞外是淅淅沥沥不停地下着的雨,撑起了一天的坏心情。

  走进教务楼,她把雨伞收起卷好,伞尖朝下,拎着进了空无一人的电梯。陈似锦在电梯里对着光洁照人的轿厢壁整理了一下发型,室外飘得是斜风雨,早就把她的额发打湿了,她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掏出纸巾擦去脸上沾着的随风而入的雨水,一双黑色的眼眸被氤氲得湿润,咬着唇对着轿厢壁照了照,妥妥的是一张无辜至极的脸。

  陈似锦心里想的是,她本来就是无辜的,哪怕她是纪律委员兼职班长,但也没办法时时监管着已经成年的同学,让他们乖乖地呆在学校里。

  但没有用,哪怕老师知道这件事情与陈似锦无gān,为了给家长一个说法,辅导员还是需要把陈似锦叫过来询问一番。

  734早就闹成了一团,即使辅导员刻意地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唐初的妈妈嘹亮的嗓门却仍旧qiáng劲有力地穿透了门板,准确无比地砸到了路过的每一个人身上。

  陈似锦叹了口气,认命般敲开了办公室大门。

  734办公室里放着三张办公桌,是给两位辅导员的座位,如今毫无例外地被坐到了家长的屁股底下。两个辅导员倒是如客人般尴尬又拘谨地站在一旁,像是皇帝背后诚惶诚恐站立的太监。

  刘老师安慰唐阿姨已经是满头大汗,看到陈似锦进来,竟然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就把她拉过来,说:“这是法学二班的班长兼纪律委员,唐初最后联系的同学应该就是她了。”

  在陈似锦来之前,唐阿姨已经在办公室里大闹了一场,刚刚在喝茶稍作中场休息,此时gān渴的喉咙得了滋润,感觉元气恢复了大半,连看着陈似锦的眼神都先带了三分凶相。

  “你是班长?”她先是仔细地打量了陈似锦一番。

  陈似锦冒着雨过来,头发衣服已经湿了许多,仪容当然是谈不上好的。唯有那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像是漾着半盏星光,此时睁大了看着唐阿姨的时候,有些俏皮可爱。

  唐阿姨抽了抽鼻子,问了一个毫不相gān的问题:“你是不是叫陈似锦?”

  陈似锦点了点头。

  唐阿姨的肥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但很快她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看着陈似锦的眯缝眼里渗出看狐狸jīng的鄙夷,她一把拽过刘老师,用肥粗短小的手指戳着陈似锦的肩膀说:“老师,就是她,我儿子就是因为她离家出走的!”

  陈似锦的手里被塞进了一个纸杯,作为学院辅导员之一的武老师在给她倒水,除此之外,陈似锦也享受到了和家长一个等级的待遇——屁股底下坐着一张小皮椅。这让陈似锦有非常不好的预感,她不会被留在这里长谈吧?

  唐阿姨在办公室的那头絮絮叨叨地念着陈似锦的“罪行”:“我早就知道我儿子喜欢上班里的一个女生——他是一直都想瞒着我的,可是他忘了我是她妈,瞒不住的——我打听了一下,知道是班里的班长,就没管,哪里晓得是这样的一个货色,看看那样子,那打扮哪里配的上我们家小初?”

  这话说得过分了,武老师尴尬地向陈似锦笑了笑,示意她不要在意。陈似锦无所谓地喝了口热茶,转头看向窗外。

  从这边的窗户望出去,能看到隔了几十米耸立的图书馆和自修教室,因为天暗,还未到傍晚,里面已经是灯火通明了。

  “前几天小初和我说他失恋了,那两天他特别不开心,我当时也没在意,以为不过是孩子间的小打小闹,很快就能过去的,哪里想到他竟然会来一出不辞而别!”

  陈似锦听不下去了,轻声问武老师:“唐初不会是因为这个失踪的吧?”

  武老师摇了摇头,说:“还不清楚呢。”

  “肯定是因为这个女同学的缘故,她还是班长和纪律委员,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小初已经离开学校了?她分明是故意的,明摆着就是想要看小初为她黯然神伤,我跟你说,刘老师,你真的要相信我,像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最虚荣了!”

  陈似锦抽了抽嘴角,对这样一个从天而降的锅,她也是背负无能了。

  被吵得焦头烂额的刘老师好不容易劝得家长安静了片刻,走过来问陈似锦:“陈似锦,你知不知道唐初喜欢你?”

  陈似锦诚实地摇了摇头。

  她的确不知道,大学不比高中,学生不会一天到晚凑在一起。如果不是陈似锦肩负班长兼纪律委员的重任,她大概至今都认不全班上同学的脸。

  “那你知不知道唐初已经两天没有上课了?”

  陈似锦摇了摇头。

  刘老师瞥了眼处于发飙边缘的唐阿姨,忙向陈似锦抛出下一个问题:“他是在前天的傍晚消失的,那天如果我没有记错是有晚自修,我看到请假单上你准许了他请假,是不是?”

  陈似锦嗯了一声,说:“唐初说他有部门工作需要处理,我知道他在生活部,而且生活部正在忙着举办“感恩班助”的晚会,当天晚上班里还有一个同学为了这个活动请假。所以在我看来他的请假理由很正当,就批准了。”

  很漂亮也很实在的一段话,刘老师问到这里已经能确认陈似锦和唐初的失踪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但显然,唐阿姨还不打算放过陈似锦,她嚷嚷:“她在说谎,小小年纪就谎话连篇,以后还得了。”

  陈似锦没搭理她,只是对刘老师说:“我觉得老师接下来应该去问一下他的寝室室友和部门同事,他们应该能知道更清楚的情况。而且,我对所谓的暗恋,当真是一点也不知情。”

  “老师知道,你当学生助理这么久了,老师当然知道你的性子了。”刘老师把后半句“只是明显有人不依不饶”吞咽回了肚子里。

  两方正在僵持着,有人在外面敲了办公室的门,不徐不缓地三下,然后金属的门把转动,活叶叩开,门悄无声息地打开。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