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鱼等不到日出_小白灼【完结】

  《小人鱼等不到日出》作者:小白灼【完结】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艘轮船将沉没,船上五个动物,老虎狮子熊乌guī猴子,谁讲得笑话不好笑谁就跳下去减弱沉没速度。乌guī先说,所有人都笑了,只有熊没笑。乌guī跳海。狮子说,所有人都笑了,只有熊没笑。狮子跳了。猴子胆战心惊讲完,所有人都笑了,熊笑得最厉害,他说:‘乌guī的笑话真好笑啊。’”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鹭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一百多根蜡烛围成爱心,中间铺满玫瑰花,土豪啊,围观群众纷纷拿出手机咔咔发微博,白鹭站在人群背后,想破脑袋也不明白,如此烧钱费时的求偶方式怎么会一年年流传至今。

  杨舟追求女神的花样层出不穷,像品牌广告一样不断翻新。

  他站在花丛中间,举起喇叭:“宋灵灵,跟我jiāo往吧。”

  他的好兄弟们跟着起哄,“在一起在一起。”傻,真是傻,简直傻爆了。白鹭嗤之以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女主角迟迟不出现,就在大家都喊得jīng疲力竭时,女神终于姗姗来迟。

  当宋灵灵那张美丽的脸出现在阳台上冲他微笑时,众人士气重振,说时迟那时快,一盆冷水从天而降,男主角和他的玫瑰花瞬间变成落汤jī。

  “要说几遍你才肯听,真的真的不喜欢你。”举水盆的女生语气似乎真的很无奈。

  “杨舟太可怜了。”

  “宋灵灵有点过分吧。”

  吃瓜群众窃窃私语,以为杨舟一定会爆发。白鹭了解他,他绝对不会。

  “他居然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

  “太丢我们男同胞脸。”

  “就是,总该说点什么吧。”

  白鹭哂笑,指望他能说什么,说古有周幽王为褒姒一笑裂锦,说今有杨舟为宋灵灵一笑淋雨。他肯定会这么说。

  她曾在实验室目睹许多只小白鼠出生,没有哪一只的配种像杨舟那么麻烦。

  从前她和母亲一起睡,在书上读到小人鱼的故事,问母亲:“喜欢谁就一定要和谁在一起,不在一起不行吗?”

  母亲斩钉截铁:“不行。”

  几年后父母婚姻走到尽头,父亲撇下一切出国工作,母亲再婚。

  再婚后的母亲过得很快乐,愁眉苦脸,郁郁寡欢,好像不曾在她身上出现过。她唯一担心的就是白鹭。

  “你觉得叔叔,哥哥怎么样?”

  “他们对我很好。”

  没人问过她,“喜欢父母离婚吗?”

  等待数据打印的时间里,白鹭常常走神,什么是喜欢?杨舟孜孜不倦追求宋灵灵,可宋灵灵怎么对他的。

  白鹭闭上眼,决不能变成第二个小人鱼。

  第 2 章

  再次见到宋灵灵,白鹭正在宿舍洗衣服,肥皂滑到地上,她刚要去捡,忽然闻到一阵香水味。

  宋灵灵递给她:“那天人群散后,我看到你给杨舟擦头发。”她口气笃定:“你喜欢他吧?”

  她有点像兴师问罪又有点不像。白鹭不看她,继续搓衣服。

  宋灵灵可能从没被人忽视过:“你装什么装,我又没说不许。”白鹭突然抬头,吓她一跳,反问:“你喜欢他吗?”

  宋灵灵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可他很喜欢你。”白鹭倒水,又接水,“他天天把你挂嘴边,你的冷水害他发高烧到四十度。假如你对他有一点同情心,去跟他说清楚。”

  水声哗哗,宋灵灵静了静,说:“这跟你无关。”她记起手上还有肥皂沫,扭开水龙头:“我就是想和你说,既然你们关系好,去和他说,我跟我男朋友吵架了,别来烦我。”

  备胎就是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存在,白鹭有点恼火,他gān嘛让自己变得无足轻重。高中时杨舟是年级第一,每次白鹭有题不会,就去找他。可现在,别说第一,能不留级就阿弥陀佛。

  杨舟说,他见到宋灵灵那一刻,突然闻到宿命的味道。

  矫情。白鹭想,文艺爱情片害人不浅。

  她曾问过杨舟:“宋灵灵到底是那点吸引你,要不要我也去学点?”

  杨舟翻着白眼,拿筷子敲她头:“得了吧你,吃菜吃菜。”手机一震,他拿起一看,突然笑起来。

  不会脑子烧坏了吧,白鹭拿手在他眼前晃。

  “灵灵电话,”他放下筷子,“你先吃,我出去一下。”

  隔着落地窗,白鹭看到杨舟侧对着花丛,嘴角上扬。

  要不要告诉他那件事呢,白鹭犹豫,转念一想,反正说不说都一样,他听不进去。

  暑假白鹭事先和家里打过招呼,和室友准备到厦门玩。

  室友家在乡下,她们下火车后,又坐公jiāo,路途遥远,日光正盛,白鹭昏昏欲睡。电话一接通,杨舟连珠pào似地发问:“要不是阿姨跟我说,我不相信你跑那么远,也不跟我说声,女孩子一个人出远门多不安全啊。”

  “我给你打过电话,”白鹭哼哼唧唧,“你没接。而且我们是俩个人。”

  对方一噎,马上反驳道:“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你没看新闻呐,两个人也不安全。”接着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

  白鹭歪头靠在车窗上,恩恩啊啊地装老佛爷。

  室友在旁边坏笑着捅她腰,白鹭啊一声叫出来。杨舟立刻警惕起来:“你在哪里,旁边是谁?”

  “是我啦。”室友一脸促狭地回应。

  白鹭不等杨舟继续作妖,切断通话,他真是太婆妈了。

  上帝仿佛摁错某个开关,第二天下雨,第三天下雨,直到周五才放晴,室友难为情:“请你来海边玩,可惜天公不作美。”

  不过她们选到一个好时机,业余水上摩托比赛正在如火如荼举行。

  湛蓝的海面上十几艘水上摩托隆隆作响,轮番绕着赛道穿行,白鹭有点近视,她想靠近一点看,谁知一靠近就被迎面的làng头打个正着。

  室友笑得满地打滚。

  白鹭噗噗往外吐水,那辆激起làng头的黑色摩托开始第三圈,也是最后一圈,冲劲十足,另一辆灰色摩托紧随其后,眼看就要超过,周围的呐喊声一làng高过一làng,白鹭被感染,情不自禁跟着喊:“加油,加油,加油!”

  一米之差,黑色摩托车手拿到冠军。

  他跃上高台领奖,摘下头盔,短短的头发,麦色皮肤,五官湿淋淋的,却有种深刻的美,像少数民族。

  白鹭忍不住盯着他看,他一直侧对着自己,不知为何,她很想看看他正面长什么样。

  人群嘈杂,听不见播报的他的名字。

  手机被挤掉,她弯腰去捡。

  再起身时,高台上已经换人领奖,白鹭急切地在人群中寻找他的身影。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