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缠绵:军阀大帅,有点坏_火轻轻【完结】(7)

  尉迟寒同样愣了一下,忍不住勾唇轻笑,“有意思的女人,还真是不拿本督军当一回事!”

  明月儿坐在后车座,她心里头想着是快点回去,然后趁着尉迟寒离开了,借着夜色离开,看来今天连跟四爷告别都来不及了。

  明月儿正寻思着,一股qiáng烈的气息压迫而来,尉迟寒转身了汽车,夹着一股浓烈的烟草味。

  明月儿感受到男人车的举动,微微朝着车窗挪动了一下,有意避开和男人的身体接触。

  第12章 不觉得冷?

  尉迟寒微微瞟了一眼,他自然看出了女人对他的防备,伸手摸了摸下巴,心里头不禁好笑,都和我颠鸾倒凤一个晚,身哪个地方我见过,没摸过,竟然还会这般矫情。

  明月儿脸颊一直朝着车窗外头,一双小手落在双腿间,有点紧张地揉在一块。

  尉迟寒看向了身侧的女人,侧脸被薄纱蒙住,几分神秘,添了几分迷人的感觉。

  尉迟寒双目顺着女人的侧脸,缓缓下移,落在女人白皙柔嫩的脖颈,再往下是那一起一伏的胸脯,饱满得令人诱惑。

  再往下是那纤细如杨柳的腰,高开叉的旗袍,因为是坐下来,一条白皙的腿近乎提到了大腿根。

  尉迟寒双目暗沉了下来,心里头一股燥火,更多是恼怒,难不成这个女人,每天都穿成这样在歌舞厅招摇过市?

  “明小姐,现在是秋分了,你穿成这样,不觉得冷吗?”男人的声音冷了几分。(秋分:二十四节气之一)

  明月儿听了,感觉到男人目光很犀利,低头看向了自己,顷刻间发现自己的旗袍开叉得太高了。

  明月儿脸颊发烫,连忙拢了拢身男人披给自己的皮风衣。

  尉迟寒见着女人慌乱的样子,凑近了脸庞,“明小姐,现在才反应过来?是不是有点晚了?该看的我都看完了~”

  “你~”明月儿气得鼓鼓的,看着男人那一副轻佻坏笑的样子,心里头憋着一股气,无奈压了下去。

  “生气了?”

  “没……没有,我哪里敢生大督军的气。”明月儿说着,心里头骂了一万遍的死yín贼。

  “说得明小姐是一位非常乖巧温顺的女人。”尉迟寒继续逗弄她,心里头想着这么拆穿她,好像捉迷藏一般,越发有意思。

  尉迟寒说这话,忍不住想起那一晚,这个女人潜入督军府,伸手还算矫健,女子有这样身手,他是头一回见到,着实激起他想要征服的欲望。

  明月儿听着男人这么逗弄的口气,沉吟了片刻,“大帅,我相信任何人在你面前都会变得乖巧温顺。”

  “是嘛?”尉迟寒越发凑近了脸庞,那一双鹰眸绽放着炙热的光芒,“我希望能够看见你一直这么乖巧温顺。”

  明月儿被男人如此近距离地凑了过来,面纱下的唇角微微抽了抽,静默了。

  汽车在一处屋舍门前停靠住。

  这时候,郑副官转头,“大帅,西街的状元胡同到了。”

  明月儿立刻抬头看向了车窗外,“大帅,我住的地方到了,我要下车了。”

  尉迟寒摇下了车窗,目光锐利地she向了外头,那一条静幽幽的胡同。

  “明小姐,你住在这里?”

  明月儿点了点头,“嗯,我住在胡同里头。”

  明月儿想着,萧四爷把自己安排在胡同这边也是有用意的,怕是引人注目,是想不到今晚会遇见尉迟寒。

  尉迟寒扫了一眼那胡同,嗤笑一声,“呵呵~,如此简陋的住处!我可以给你安置一处这里好几百倍的宅子,让你出门有马车汽车接送,在家有下人伺候。”

  第13章 无福消受

  明月儿心里头颤了一下,笑得几分尴尬,“大帅,您说笑了,那样的生活我无福消受。品書網。”

  “噢?”尉迟寒轻挑了声音,“本督军会慢慢地让你有福消受。”

  明月儿低下头,“大帅,天色不早了,我要下车了。”

  这时候,明月儿看向了车门外的郑副官。

  郑副官伸手拉开了汽车门,明月儿下了汽车,突然意识到自己身的皮风衣。

  她连忙伸手摘下了身的衣服。

  “不要脱!”一道低沉声音传来,男人的一双手掌按住了她的双肩。

  “衣服穿着,明晚见面,披着来我的公馆!”尉迟寒近乎用命令的口吻。

  明月儿转头,面纱面,那一双清灵漂亮的大眼睛在月光下水灵水灵,看向了高大挺拔的男人,近乎高了自己一个头。

  “嗯,谢谢大帅送我回来,我进去了。”明月儿恭敬地落声,心里头巴不得快点逃离,一路气氛太过压抑。

  “嗯。”尉迟寒轻应一声,目不转睛看着明月儿走进了那一条幽静的胡同,唇角勾起一丝深笑。

  小美人,明晚你会是我最好的猎物,一定美味可口。

  明月儿走在胡同里头,她依旧可以感受到外头那一双锐利的眼睛,一直在看着自己,她慌乱地加快了脚步,推开了一扇房门,很快合了房门。

  明月儿靠在门后,不停地喘息,非常害怕的感觉。

  ******

  胡同外的街面,已经空无一人,这时候是深夜了。

  尉迟寒看着明月儿走进了间的一间屋舍,目光里划过一道深意。

  “郑副官!”

  “大帅,有何吩咐?”

  “派几个人把这里围住,守着这位明月儿小姐,一直守到明晚,你用马车过来接她,接她去公馆!”尉迟寒慢腾腾地说着,从湛青色的军衣里头抽出了一个烟盒,在手背处扣了扣。

  “是!”郑副官立刻朝着身后几位小跑的士兵走去,开始吩咐着什么。

  尉迟寒点燃了一支烟,火星子忽明忽暗,他吐着烟圈,目光森幽地落在胡同口。

  郑副官安排着几个士兵在明月儿住的屋舍四周大门口通通包围住了。

  郑副官安排好了,折回了尉迟寒跟前,“大帅,都围住了。”

  “你知道这位明月儿是谁吗?”尉迟寒吐着烟圈,问自己的副官。

  “卑职不知。”

  “她是那个女窃贼!”

  “啊?!”郑副官震惊地张大了嘴巴,全然不可思议。

  尉迟寒得意地冷笑,“她以为她用一块布蒙住了脸,我不认得她,可笑。”

  郑副官听了,有几分不明白了,“大帅,那您为何不直接把她逮捕了?”

  尉迟寒抽着烟,朝着汽车走去,“本督军打算好好戏耍戏耍她,跟玩猴子一样!”

  郑副官闻言,算是明白了,这大帅是起了玩兴。

  郑副官连忙小跑前,为尉迟寒拉开了车门。

  尉迟寒目光严峻落在远处,“郑副官,你明天派人去滨州查探一下。”

  “大帅,您要查探什么?”

  “滨州的明家!”尉迟寒重重落声,他已经对明月儿的来路有点眉目,来盗取滨州的军事布防图,还姓明。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