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缠绵:军阀大帅,有点坏_火轻轻【完结】(2)

  “啪~”的一声,汽车门合,扬起一阵尘土,汽车朝着远处开去。

  第3章 全城搜捕

  公共租界,督军私人公馆,书房。品書網

  一阵雷霆的bào怒声,尉迟寒夹着一支雪茄烟,烟雾弥散了他英俊的轮廓,yīn怒的寒气。

  “郑副官!你派去的守卫都是酒囊饭袋吗?好端端的,暗阁为何会失窃?!”尉迟寒怒声喝道。

  男人站了起来,宽厚的手掌一扬。

  “啪嗒~”一声,一支花瓶摔碎在地,支离破碎的瓷片洒落了一地。

  地跪着战战兢兢的副官,哆嗦地开口,“大帅,这暗阁失窃,你说会不会是昨晚那个女窃贼?”

  郑副官这么一提。

  尉迟寒一双鹰眸敛聚了寒芒,微微眯了眯,想起昨夜那个在自己身下挣扎的女人,目光顷刻间绽放出jīng光。

  “全城搜捕!”尉迟寒一声令下。

  “誓必要搜出那个女人!”尉迟寒发狠的声音。

  “是!”郑副官应声而落,想了想,“大帅,只是那个女人姓什么名什么?”

  尉迟寒顷刻间脸色暗沉得如黑雾聚集,提起昨夜那个女人,的确自己还不知道她姓谁名谁?至于她的来历,他更是一无所知。

  不过,尉迟寒可以猜测,和滨州的人有关,她的主要目的是窃取湘军在滨州的军事布防图。

  尉迟寒脚下的军靴踩过地的碎瓷片,来回踱步。

  尉迟寒猝然间停下了脚步,脑海灵光一现。

  他走到了书桌前,手掌快速地在桌铺开了一张纸,取下一支毛笔,蘸了蘸砚台的墨汁。

  伏案画着什么。

  男人的脑海里,尽是女人在自己身下绽开的容颜,如花如雾,如梦如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尉迟寒从桌面拿起了一张画像,纸活灵活现呈现出明月儿的容颜。

  “拿去!”尉迟寒的手臂重重一画像。

  郑副官连忙从地起身,前,双手接过了那一张画像。

  “按这张画像,全城搜捕!尤其是火车站,务必要抓到这个女人!”尉迟寒重重落声。

  “是!大帅,卑职立刻去办。”郑副官捧着画像,离开了书房。

  尉迟寒踱步到窗前,看着公馆外,楼下的花园,一片花香。

  男人的双目沉了沉,勾唇冷笑,“小美人,我们很快会再见面了。”

  ……

  一处古香古色的大宅里,一间厢房里头。

  明月儿醒来了,揉了揉疼痛的肩头,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这里是哪里?

  “你醒了?肚子饿吗?”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

  明月儿循声看了去,一位身着宝蓝色西装的男人,手拖着朱漆托盘,头摆放着一叠糕点和一蛊甜汤。

  “你是谁?”明月儿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

  这个男人生的眉清目秀,眉心间却是隐着一股yīn沉。

  萧成靠近了明月儿,那一双清俊的眼睛,凝视着明月儿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澈透底,纯净得好似一颗明珠。

  萧成勾唇笑了,“果然和我预想的一样,你的眼睛很漂亮。”

  明月儿听着这个男人的称赞,心弦一紧,警惕的防备油然而生。

  “你究竟是谁?”

  “你不用紧张,我是救你的人,我叫萧成。”萧成伸出宽大的手掌,想要与之jiāo握。

  明月儿并没有伸手,“那么请问萧先生,这里是哪里?”

  萧成很意外眼前的女人听见自己的名字,竟然没有分毫震惊,在海城谁不知道萧四爷萧成。

  “你不是海城人?或者说,你初到海城?”

  明月儿点了点头,“对,我不是海城人,我来这里才十天不到。”

  萧成温和地笑了,“难怪了,这里是萧府,我的府邸。”

  明月儿站了起来,双脚落地,看向萧成,“萧先生,在此谢谢你救了我,我该离开了,后会有期。”

  明月儿正要离开。

  “慢着!”一道低沉的声音落下。

  明月儿转过身,看向了男人,“萧先生,还有何指教?”

  萧成笑得眉目阑珊,一步步靠近了女人,“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明月儿眉色微顿,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或许只是一面之缘,并不需要告诉他太多。

  “对不起,萧先生,恕我无从奉告,你救了我,我铭记于心,只是我真的还有急事在身,必须离开。”

  “等一下!”萧成又一次拦住了明月儿。

  明月儿这一次几分恼了,“萧先生,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萧成看着女人恼火的样子,忍不住勾唇笑了,“别着急,你身的衣裳不适合出去,桌有换洗的衣裳,换了再走。”

  萧成走到了茶桌前,手的朱漆托盘落在茶桌,“还有这些吃的,你垫垫肚子,别饿着肚子离开。”

  话落,萧成转身离开了房间,房门合了。

  明月儿走到茶桌前,看着头一套gān净的衣裳,心底漾起一股暖意,看向了合的房门,男人的脚步声已经远去了。

  片刻之后,明月儿离开了萧府。

  第4章 踏破铁鞋

  萧府,后院的一处长廊,鸟语花香。

  一支垂吊的鸟笼,笼子里头关着一只画眉鸟,跳跳下,欢快地叫着。

  鸟笼外,萧成长身玉立,闲然地喂着鸟笼里的画眉鸟,眉眼间,没人看得出他的思绪。

  “四爷,您救的那位小姐离开了。”一位手下进来禀告。

  萧成淡淡的眉色,平静地开口,“派两个人跟着,护她周全!”

  “是!四爷。”那位手下转身跑了出去。

  ……

  明月儿走了大街,看着繁华热闹的街道,寻思着去火车站,回滨州。

  “搜!挨家挨户地搜!”一道道危吓的声音传来。

  明月儿回过神,抬头看了去。

  不远处,一队队湘军士兵踏着军步,挨家挨户地搜着什么。

  明月儿心头一紧,心里头莫名地惶惶不安。

  明月儿拉高了脖子的丝绸围巾,掩住了大半的口鼻,靠近了那搜捕的士兵。

  “有没有看见这个女人?”一位士兵手扬起了一张印刷出来的画像,厉声喝问行人。

  行人看了,都战战兢兢地摆手,“这位军爷,没有看见,没有看见。”

  明月儿微微伸长了脖子,那一张印刷的画像,倾出了一角,她很清楚看见,竟然是自己!

  明月儿心里头一慌,连忙转身,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那位小姐!你站住!”身后扬起一道士兵的喝令声。

  明月儿心里头一慌,自然不可能站住,撒腿跑开。

  身后的那些士兵顷刻间反应过来,厉声喝道,“追!是前面那个女人!”

  明月儿踩着圆头皮鞋,快速地跑着。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