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缠绵:军阀大帅,有点坏_火轻轻【完结】

  甜妻缠绵:军阀大帅,有点坏

  作者:火轻轻

  他是高高在上人人敬畏的大督军,第一次见面,她是来偷地图的小贼。他对她一眼情深。

  为寻她,全城通缉,沸沸扬扬。

  为逃他,天南地北,能逃且逃。

  “小美人,恃宠而骄?挑战本督军的耐性?”尉迟寒铸出了空中楼阁,金屋藏娇。

  某年某月。

  “寒寒,三娃跑哪里去了?”明月儿四处寻找小儿子。

  尉迟寒无奈地叹气,“三娃翻墙去找小妞妞了。”

  明月儿从没想过去偷军事布防图,掉进了那个狂霸拽大督军的陷阱里。

  作品标签:正剧、世家、杀伐果断、复仇、军婚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醉生梦死

  夜色撩人,一弯新月高悬,初秋的寒凉弥散四周。品書網

  公共租界,一处豪华的洋人公馆里。

  烛台点着三支白色蜡烛,微弱的烛光,似柔似暗的光线,勾勒出一片迷人的chūn色。

  明月儿颤抖着唇,浑身像是被横劈开成了两瓣,撕心裂肺的疼。

  地洒落了黑色的长衫长裤,那是明月儿乔装潜入大督军公馆的夜行衣。

  她只身潜入这里,只为寻找滨州的军事布防图,却是被落入这个男人的陷阱,成为他身下蹂躏的猎物。

  男人冷冷地发笑,看着女人那一副痛苦的娇俏模样,他很满意。

  这个胆大妄为的窃贼!三翻四次潜入自己的居所,如影随形,这一次他要狠狠地教训她。

  享用她gān净的身子,只是一道开胃菜罢了。

  小女人的手臂倏地被拉起,那羸弱的身子直接倒入了男人的怀抱里。

  撞入那一堵如墙的身躯,古铜发亮的色泽,男人身散发出来的灼热气息。

  粗重的呼吸,在她耳边萦绕。

  檬huáng色的灯光,光线折she开。

  灯光众星拱月般在他头顶落下光圈,男人那一张被雾化的俊脸,一丝丝隐忍染满眉眼间。

  他眉眼如画,轮廓分明,刀工鬼斧雕刻的脸庞,那一双鹰眸直勾勾地凝视着清丽如花的女人。

  他,尉迟寒,年方二十七,北三省的新晋大督军尉迟寒,湘军统帅,战功赫赫。

  周边的军政地界,无论是哪一位军政头子,听了尉迟寒这三个字都不禁而颤。

  他的身体在不知不觉间,逐渐升温。

  “还想偷什么?嗯?一而再再而三来,敢胆冒犯本督军!不知死活!”尉迟寒手掌捏住了女人的脸蛋,盯着那痛苦的模样,笑得森冷。

  明月儿咬着唇,羽睫扑闪扑闪。

  尉迟寒看破了女人的小心思,嗤笑出声。

  凶狠地拽起她纤细的手臂。

  “放手。”

  明月儿的眼角沾满了泪水,我见犹怜。

  尉迟寒趴下来,唇落在女人耳畔边,轻柔沙哑,“不放!”

  男人笑得戏谑,眉心间尽是嘲弄之色。

  那一抹嫣红,好似一朵清丽的梅花布在chuáng单。

  黑沉的眸子深色了几分。

  高挺的鼻梁贴着她,嗅着她的体香,难以置信,自己想象的还要gān净,让人销魂。

  尉迟寒低头,声音低沉落在女人的耳边,“你很美,也很gān净,我喜欢。”

  明月儿咬着唇,极力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痛恨地瞪着男人,“去死!”

  尉迟寒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不要心急,要死也是醉生梦死!”

  明月儿紧攥着chuáng单,气得羞愤难堪,三次潜入督军公馆盗取滨州的军事布防图,却不料这一次这个男人布下了天罗地,落入他jīng心为自己编织的陷阱。

  尉迟寒发了疯地折磨她。

  夜色越来越浓,她的额头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时间对于明月儿来说,那是一种煎熬。

  第2章 逃之夭夭

  清晨,一轮红日在东边冉冉升起。

  房间里头,空气流转着一股腥膻的味道。

  “哐当~”一声。

  房间的窗户打开了,一道纤细的身影翻出了窗外。

  chuáng榻,尉迟寒听见了动静,光着膀子坐了起来,一双冷厉森冷的鹰眸微微眯了眯,盯着那dòng开的窗户。

  逃了?

  “呵呵~~逃之夭夭了?”尉迟寒猖狂倨傲地扬唇,对于昨夜这个女窃贼的落荒而逃,他很满意,更觉得得意。

  昨夜真是让人身心愉悦,活络筋骨的一夜,让人食髓知味的一夜。

  尉迟寒脸庞流露出一丝丝意犹未尽的意念。

  “哼!”尉迟寒笑哼了一声。

  昨夜自己失控了,她的滋味很美好,食髓知味。

  她的眼睛很漂亮,勾魂摄魄的纯真,令人想要狠狠地摧毁,摧毁那抹天真和纯净。

  可惜了,让她逃了,若是能够留在自己身边……

  尉迟寒眼底泛起一丝丝兴味,这么一想,他觉得不满了。

  尉迟寒似有深意地邪笑了。

  ……

  公共租界,大街人来人往,电车‘铛铛铛’地开过。

  汽车,huáng包车,看报纸提着公包的行人,还有坐着马车的洋人,一派繁华景象。

  明月儿从公馆里头慌乱地逃脱。

  该死的尉迟寒!

  那一道猖狂的嘲笑声,至今在她的耳畔砸落,昨夜那个男人对自己的凌rǔ,一幅幅不堪的画面,清晰浮现在脑海。

  她拖着一身疲惫的身躯,发丝有点凌乱,唇色苍白,踉跄着步子,双腿间隐隐作痛。

  一晚凌rǔ,不停地在自己身体里进进出出,粗bào的对待自己,跟一只野shòu一般。

  泪水自她脸蛋滑落了下来……

  路过的行人纷纷回头多看了她一眼,一身黑衣黑裤,甚为抢眼。

  十九岁的自己,如花似锦年华,失去了清白,今后要如何面对何哥哥。

  何哥哥,温儒雅,宛如天的仙人。

  明月儿眼眶湿润了,何哥哥,月儿再也配不你了。

  头痛欲裂,双腿更是迈不开脚步,靠着一根灯柱,身体渐渐滑落,倒在了地……

  一双黑亮的皮鞋在明月儿跟前停下了脚步,男人的目光探究地打量着地晕倒的女人。

  清晰的五官,姣好的容颜,虽然闭着眼睛,却也能想象那长长的睫毛下面,是一双如何漂亮的眼睛,可算是难得一见的佳人。

  “四爷,这女人晕倒了。”一位手下前,恭敬地朝着身着宝蓝色西装的男人开口。

  萧成勾唇笑了,脸划过一道深意,复杂难懂,声音低沉,“六子,扶她去我车!”

  萧成,海城临河商会的副会长,明面经营烟草,码头,船坞,纺纱厂生意,私底下还经营歌舞厅,酒坊,赌场,人称萧四爷。

  “是!四爷。”手下听了,连忙前,扶起了地的明月儿,将她送了汽车。

  萧成随后沉脚了汽车。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