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以吾心望明月_蒙爷儿【完结】

  愿以吾心望明月

  作者:蒙爷儿

  文案

  慕以瞳是四九城上流社会的花蝴蝶,她跟所有男人调情,却只上温望舒的chuáng。

  温望舒,温氏集团总裁,四九城真真正正的权贵。

  人们都说,慕以瞳是只癞蛤蟆,污染了温望舒这只白天鹅。

  激情过后,她媚眼如丝的摊在他怀,巧笑倩兮:“你说,我们是谁污染了谁?”

  他吻着她的唇,薄唇带笑:“同流合污。”

  他一直知道她的目的,情爱是假象,她爱钱更胜过爱他。

  他们纠缠7年,他以为在她心中,自己至少有一席之位,直到她用他们的孩子做筹码,谋取温太太之位。

  “慕以瞳,你的身,我要了。至于你的心,烂透了的东西,我温望舒不稀罕1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正文 第1章 咱们温柔点

  làng漫的告白现场。

  慕以瞳伸手接过于征递来的玫瑰花,低头轻嗅。

  “以瞳,我,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玫瑰花挺好的,人也不错。

  抬起头,她笑靥如花,踮起脚尖凑近于征。

  这亲密的举动让远处围观的群众以为告白成功了,激动的欢呼雀跃。

  “不好。”

  慕以瞳用两个字,宣判了于征死刑。

  “为,为什么?”

  “因为……”

  人声鼎沸,烟花漫空。

  慕以瞳勾住于征的脖颈,贴近他的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语:“我今天要去上一个男人的chuáng。”

  ……

  四九城,NT酒店。

  慕以瞳从出租车上下来,抬头看了看酒店的荧光夜牌。

  NT,nightmare,意为梦魇。

  真是讽刺,估计这个晚上,将会成为她永远的梦魇吧。

  2048号房。

  从口袋里掏出备用房卡,她刷开了门。

  一进门先看见那张大到离谱的chuáng,浴室传来水流声,估摸他在洗澡。

  慕以瞳在chuáng尾凳上坐下来,两腿并拢,规规矩矩,眼观鼻鼻观心。

  不一会儿,水流声停止,接着浴室门“哗啦”一声打开。

  她抬眸看去,就见男人下身围着一条白色浴巾走出。

  立刻站起身,慕以瞳恭恭敬敬的叫人:“温先生。”

  温先生大名温望舒,温氏集团总裁,四九城真真正正的权贵,今晚她的金主大人。

  身材不用说,上佳,长相更不用说,上上佳,最重要的是身价,那是上上上佳。

  丹凤眸睨了慕以瞳一下,温望舒扔了手里擦头发的毛巾走过来。

  “慕,以……”他的声音也是好听至极,富有磁性。

  “瞳。瞳孔的瞳。”慕以瞳接话。

  温望舒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女孩,手里的动作却不如他的表情柔和。

  修长的手指落在她衣领处,眼看他就要动手。

  这架势,不像是正常脱衣服。

  “温先生,别……”细眉微蹙,慕以瞳伸手握住温望舒的手腕。

  “怎么?既然出来卖,规矩还不懂?”

  “不是。”慕以瞳听了温望舒嘲讽的话就给笑了,那笑容明媚的像六月的阳光,硬生生晃了他的眼。

  轻轻拉下温望舒的手,慕以瞳自己把衬衣脱了扔地上,又背着手去解小可爱的暗扣,“我是说咱们温柔点,别搞得跟qiángjian似的,您说呢?”

  最后一句话,她轻咬尾音,眉梢上挑,看的温望舒下腹一热。

  大掌握住她纤细的腕子,温望舒把她摔在chuáng上,利落的除去她的衣服。

  顺从的躺在男人身下,慕以瞳突然有点紧张,在温望舒俯身亲吻她脖子的时候说了句:“温先生,我是第一次,您能不能……”

  “谁不是。”

  颈窝里的人咕哝了一句什么,慕以瞳没太听清,下一秒,撕裂的疼痛让她不禁惊呼出声。

  “疼,我疼……”

  适当的示弱能够使自己少受伤,那么就没必要矫情。

  藕臂缠上他的脖颈,慕以瞳表情羸弱的求饶。

  这样的示弱让男人心生怜悯的同时也激发了体内的bàonüè因子。

  爱情动作持续了整整一晚,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才停歇。

  慕以瞳不知道自己被做了多少次,迷迷糊糊间,她只清楚两件事。

  父亲的远扬,有救了。

  她在远扬百分之20的股份,也到手了。

  正文 第2章 我一个金主还不够

  7年后。

  北国。

  空凋开的很足的酒店房间,chuáng头灯映照出一片暧昧。

  “不要……放开我呀。”

  黑色风bào在凤眸底愈演愈烈,男人喉间发出一声不悦的咕哝,手臂探出,准确无误的扣在想要爬走的女人脚踝上。

  微一用力,女人低呼,重新被男人困在身下。

  “你要gān什么呀!”女人转头,娇滴滴的矫情了一把。

  男人冷嗤,卷了她的耳珠在嘴里咂摸滋味,“我要,做死你。”

  “不行了!”

  “呵呵,这就不行了?乖,你行的,要不要试试?”

  那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北国的雪大的压弯了树梢,漫天的飘絮,细细绒绒。

  *

  “靠!温望舒,你就不能下手轻点!”

  浴室里传出女人不满的咒骂声。

  温望舒披了浴袍,从chuáng上起身往浴室走。

  斜斜靠在门框上,他薄唇轻扬,看着浴室里对镜查看伤势的小女人。

  “怎么了?”一句不咸不淡的关心,彻底惹怒了慕以瞳。

  她面向温望舒,指着自己脖颈间和大腿内侧的咬痕,“你属狗的?还有这里!”

  腰间叠加的指痕。

  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温望舒冷笑:“我的资源,你以为那么好到手?”

  慕以瞳怒急,却只能瞪着他。

  不过让他帮着自己引荐几位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他就这么下死手的弄她。

  “出去,我要洗澡!”

  “不一起?”

  “对不起,我对和温总的鸳鸯浴没兴趣。”

  抬步走过来,慕以瞳娇媚一笑,一推一关一锁,成功将温望舒bī退浴室。

  不甘心的捶了下门,听到里面传出她哼歌的声音,他咬咬牙,转身去了外间的浴室。

  幸好温望舒是个极为守信用的人,这一点,慕以瞳深有体会。

  晚间,他携她参加了了北国商业峰会的先前聚会。

  来这里的可都是商业巨子和业内巨头,能得到这里随便一个人的合作机会,远扬都将更上一层楼。

  九层的水晶吊顶灯耀眼夺目,悠扬轻缓的钢琴声悦耳。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