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太可口:首长请节制_慕小呆【完结+番外】

  娇妻太可口:首长请节制

  作者:慕小呆

  文案

  她不爱他,嫁给他只是为了逃离一场不可能的爱恋。

  他也不爱她,娶她只是为了应付bī婚。

  一张chuáng,困住两个人。

  她表面绝对服从,内心实则叛逆,总是想要逃离他的控制飞向更远的地方。

  他看似冷漠无情,却总是对她掠爱qiáng欢,不但要她的身体,还要她的心里,只许住他一个人。

  她自以为掌握全局,却被他蚕食鲸吞,拆解入腹,渣都不剩!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正文 第001章:老公回来了

  第001章:老公回来了

  余式微刚在自习室坐下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面对其他同学或好奇或谴责的目光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握着手机弯着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

  电话是家里保姆打来的,告诉她陈瀚东回来了,夫人让她立刻回家。

  陈瀚东,是她结婚没多久的老公;夫人,是她的婆婆。

  电话挂断的时候她怔了怔,潜意识的不想回去,可是她也很清楚,婆婆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有些木然的回到教室,她低声对坐在她旁边的夏子苏说到:“小苏,我家里有点儿事先回去了,辅导员来了记得帮我请个假。”

  夏子苏点了点头,随后一脸愁苦的说到:“高数作业你写完了没,借我瞻仰瞻仰,这些高数名人真是死了都不放过我们啊。”

  余式微扑哧一乐,从课本里抽出一张a4纸递给她,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一长串推理公式,老师布置的三道题目竟是全都做完了。

  夏子苏看得眼睛都直了,怎么在她眼里有如天书般的高数到了余式微这里就变成了小学算数啊?

  她用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余式微,说到:“你脑子是怎么长的啊?”

  “尽量不往二百五那边长呗。”余式微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夏子苏可不笨,她咬着牙假装用力的捏了一下余式微的手臂低声威胁到:“竟然敢说我是二百五,不想活了是不是?”

  余式微笑着往旁边一躲,课本被手臂带到了地上,一张照片飘了出来,她不由的心头一紧,刚要弯腰去捡,却被夏子苏眼疾手快的抢了过去。

  她看了眼照片然后发出一阵嘿嘿嘿的jian笑声:“这位帅哥是谁啊?是不是你男朋友,快点儿从实招来。”

  照片上的男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穿着一件白衬衫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笑的时候嘴边竟然有一个小小的酒窝,像邻家大哥哥般给人一种如沐chūn风的感觉。

  余式微脸蓦的一红,飞快的抢过照片重新夹进课本里,然后拍了拍她的手背说到:“别胡说,我先走了。”

  夏子苏暧昧的笑着。

  余式微急忙掉头走了,悄悄溜出学校,打了一辆车直奔陈家。

  陈家住的是军委大院,出租车是不让进的,所以余式微在门口就下了车,门口的警卫兵这次认得她了,所以不用像第一次来这里一样被尴尬的拦在门外。

  只是才刚往里走了几步,一辆吉普车就风驰电掣般从她旁边刮过,卷起一阵阵冷风,然后嚣张的在陈家大门口停了下来。

  余式微脚步一顿,她想,她知道车上那人是谁了。

  车门打开,一条笔直修长的腿迈了出来,因为穿着军人特制的军靴,落在地上的时候分外沉重些。

  那脚步像是踩在余式微的脑袋上一样,她的头低的快要挨到地面了,没有一点力气抬起来。

  幸好那人没有过来,而是直接进了家门。

  听到汽车声,陈夫人等一gān人纷纷奔出来迎接。

  “瀚东,你回来了?”陈夫人显然十分激动,连平日里常常用来教导余式微‘喜怒不形于色’的那一套都忘了,也不再用贵妇的身份让自己格外矜持。

  “老二你可算回来了,一家人可都盼着你呢。”这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陈瀚东的二姐陈寒雪,素日里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看似很好相处,实则……

  “嗯,都进去吧。”陈瀚东英挺俊朗的脸上没什么特殊表情,他永远都是一张冰块脸,以冻死别人为乐。

  这样的人,却不怎么的,就看上了沉默寡言的自己。

  看着前面一堆人余式微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过去呢?就在她走神之际忽然陈瀚东状似无意的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他是整场的主要人物,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他这一看,自然也把其他人的目光给拉了过来。

  余式微微微一笑,张口喊了一声:“妈,大姐。”

  说着已经走到了陈瀚东身边,她抬头露出一个欣喜的表情,尾音略略提高了一点:“你回来了。”

  她身上穿的是白色雪纺衬衫配淡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手里还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看着有点破旧的包包,从头到脚的学生气息,怎么看都和这环境格格不入。

  正文 第002章:他的妻子

  第002章:他的妻子

  陈瀚东鼻腔里哼出一声,没理她自顾自的往前走了。

  陈夫人严厉的瞪了她一眼,眼中满是警告。

  得知儿子今天要回来,她一大早就起来了,把自己打扮得体之后又把大女儿以及三儿子给叫了回来,然后安排家里的佣人把整个家都打扫了一遍。

  可是三儿子被他那个未婚妻缠着暂时回不来,家里人少显得不够热闹,要不是寒雪提醒,她都要忘了家里还有余式微这么一号人。

  她当初看中的儿媳人选根本不是这个出身见不得人的保姆的女儿,可是陈瀚东坚持,说如果新娘不是她,那他就不结婚。

  她没办法只得同意了,可越看越觉得碍眼,所以如果没事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和余式微说话的。

  余式微才不怕她,心中暗暗做了一个鬼脸之后也跟了上去。

  陈老司令正端端正正的坐在餐桌前看报纸,听到动静也只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眼皮都没抬一下。

  陈瀚东走到他跟前喊了一声:“爸。”

  “坐吧。”陈司令应了一声。

  陈家有陈家的规矩,那就是吃饭的时候绝对不说工作上的事。

  “坐啊坐啊。”陈夫人推了一把陈瀚东,让他坐在了陈司令的左下手的地方,自己则坐到了陈司令的右下方。

  陈寒雪立刻占据了陈瀚东旁边的位置,她没出嫁之前一直都是想坐哪里就坐哪里,也没人说她。

  可是这次陈瀚东竟然盯着她看了一眼。

  陈寒雪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陈瀚东皱眉问到:“她呢?”

  “啊?谁?”陈寒雪傻傻的问。

  陈夫人却比她jīng明的多,一下就猜出陈瀚东说的是什么。

  她嘴角一侧抬起,有些讥讽的笑到:“小微在厨房帮着上菜呢,不用等她。”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