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是乖宝宝_大雨如注【完结+番外】

  《才不是乖宝宝》大雨如注

  文案:

  沈绎把童希捧在手心

  当成乖宝宝一样疼爱

  然而就是这个乖宝宝

  趁他酒后断片儿闷声把他睡了不说

  还一转身就和别的男人谈恋爱去了……

  又名

  #越乖的宝宝越会骗人#

  #笨蛋快醒醒,你被睡了造吗#

  #原来心肝宝贝暗恋过我好多年#

  两只竹马你追我赶的狗血恋爱文,主受,迟钝攻VS傲娇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希,沈绎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第 1 章

  房间门被人重重掀开,磕在墙壁上发出脆响,反弹回去,被一条大长腿稳稳抵住。

  童希顺着那条腿往上看,脑子里一幅接一幅冒出昨晚少儿不宜的画面。他在被窝里翻个身,胳膊腰腿连着那个地方都在酸疼酸疼,但心里十分庆幸,因为由沈绎冲进来的表情就可以推断出,这人绝没发现昨晚的事。

  “你到底还要生多久的气,啊?”

  沈绎朋友聚会,童希在场被人开玩笑,说这么大了也还是哥哥的乖宝宝啊,因为沈绎不仅抱着他喊宝宝,还列举了一系列他小时候的糗事,诸如在他手上撒尿之类。

  童希对他本就不是什么纯纯的兄弟情,酸楚难堪不说,简直要被气哭,后来爆发了,拍开沈绎就跑,身后一串笑声简直犹如魔音,直到今天还在qiáng/jian他的耳朵。

  后来他不理沈绎,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下定决心要把沈绎的坏习惯憋回来,可昨天他接到酒店打来的电话,说沈绎喝醉了,不让服务员近身,这会儿没人照顾,于是那点决心立马被他抛之脑后,饭都没顾上吃就屁颠屁颠跑去了,然后鬼使神差,把那件想了很久但一直不敢的事儿给办了。

  但他不敢想象这件事的后果,沈绎的父母保守,沈绎是个直男,沈绎单纯拿他当弟弟,沈绎今年该婚娶了……

  这会儿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所以拿背对着,“我没生你气了。”

  沈绎闻言相当高兴,长腿一迈,伸手就把童希从被子里揪出来打算亲上一口,不防却见到他身上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吻痕,一愣,然后快要气疯,“你昨晚又跟谁出去鬼混了!”

  童希装得淡定,“我昨天新认识一个很满意的男朋友,于是战况就激烈了一点,沈绎哥哥你这么大惊小怪gān什么,别跟个处男似的,让人看见都得笑话你。”

  听见他对这种事熟稔不已的口吻,沈绎一下子心都凉了。沈绎讨厌同性恋,最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那个圈子乱,里面绝大多数人对性都太随便,他就是担心童希会往那个方向发展,所以才对童希限制诸多。

  “你再这么下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再敢学人抽烟喝酒泡吧我就打折你的腿你信不信?”

  童希身体软得像面条一样,还被沈绎抓着肩膀吼,昨晚他饿得咕咕叫不说,后来在chuáng上又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拖着半残的身体抹平痕迹后几乎是爬回家的,一晚过去还没看医生,又累又饿又痛之下,居然就这么直挺挺地晕了。

  醒来时他在医院,趴在病chuáng上,没穿裤子。

  他想动一动,一只温热的手按住他,声音咬牙切齿,“老子在给你上药。”

  童希脸唰地烫熟了,也不知哪来力气,一下子翻过来,白生生的脚丫子差点踢到沈绎那张俊脸,他连滚带爬扯来一chuáng被子盖住自己,“谁让你弄的,你出去出去!”

  “不让我弄让陌生人给你弄吗?”

  沈绎刚刚几乎累出一身汗。童希脑子没意识,但身体是有反应的,他简直觉得世上再没有比给男人清理外加上药更难的事,他手抖得跟帕金森患者一样,又气又痛,恨不得把那个糟蹋他弟弟的男人千刀万剐一万遍。

  童希也是真的长大了,不像以前一样什么都听他的,不再跟他后面乖乖叫哥哥,不让他牵不让他抱,甚至渐渐连话也不怎么跟他说。

  他深切有种儿大不由娘的感觉,一时悲从中来,简直觉得人生都失去了意义。

  而童希依旧满是防备地看着他,缩在病chuáng一角,“你出去。”

  反正也已经七七八八了,沈绎放下手里的东西,把童希的手从毯子里拿出来检查一遍,发现没有回血,又轻轻放回他膝盖上,“你别蜷着了,好好躺下休息。”

  童希心想反正都到这一步了,他们那一场稀里糊涂的情/事也算是有个完整结尾,于是不再像先前一样汗毛倒竖,慢慢舒展了身体,但他现在睡不着。

  他看沈绎拿遥控把病chuáng升起来一点,又给他后背放好靠枕,眼神镇定,一举一动很有条理,估计也已经差不多冷静下来。

  这时按吩咐出去买粥的司机回来了,沈绎从他手里接过粥,打开包装,一阵香气飘出来。

  童希注意到他准备喂自己的动作,登时又不自在起来,“你去忙吧,我已经没事了。”

  “我也没事。”沈绎眉目不动,像是真的很清闲。

  但童希知道,他的一天要是换成钞票,那足以把他活埋。可沈绎决定的事他根本撼动不了,两人平时相处也基本大小事都由沈绎拍板决定,童希从不忤逆他,大到学什么专业,小到系的鞋带颜色,都是沈绎说了算。

  然而过去他对沈绎一手包办他所有事情不反感的唯一理由,不过是他对他没有爱情,但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荷尔蒙作祟,沈绎对他的另一种吸引,已经qiáng烈到远远超出他的控制。

  昨天那种事绝不能发生第二次。

  童希以前从不认为自己是拿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但当沈绎杵他跟前,用俊俏脸蛋和漂亮双手维持一个淡淡的,却不容拒绝要喂他喝粥的动作时,他想的还都是昨晚怎样将对方一点点剥光的片段。

  童希鼻尖又开始冒出细小汗滴,因为在沈绎那双黑眸一瞬不瞬盯着他,开始表示我很不高兴后,他毛骨悚然地硬了。

  “把这个喝了。”沈绎举着舀起来的一勺粥送到他嘴边,又重复一遍。

  童希撇开脸,定了定神,不得不软声求道:“沈绎哥哥你出去好不好。”

  沈绎乍然一听还以为他哭了,以为他被自己看到这么láng狈的模样,感到很丢脸,但他什么样自己没见过,现在jiāo了男朋友,就跟自己生分了。

  不想还好,愈想愈气,简直杀人的心都有了。

  沈绎重重放下手里的粥,站起来从兜里摸出一盒烟,倒出一根衔在嘴边去了吸烟区。

  听见脚步声远去,童希长长吐出一口气,任欲望自己消退后才翻身去拿吃的,天知道他真快饿死了。

  吃完后还没见沈绎回来,童希以为他大概已经离开,便安心睡了一觉。

  醒来后输液管早已被拔掉,他感觉小腹很涨,于是自己起来去厕所放水。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