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鳞_胡酒肆【完结】

   《化鳞》作者:胡酒肆

  文案:

  一个半大小子和捡来的弟弟在城市的奋斗史。“那你要不要……和我住一起?”

  微玄幻,微扯,短,真的非常短,所以是睡前读物系列~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甜文 市井生活 小门小户

  搜索关键字:主角:泉慵万树 ┃ 配角:没多少啦不重要啦 ┃ 其它:家里长家里短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全一话

  泉慵进了门,在门关把鞋换下,伸手到墙上摸了两下,指上一用力,亮堂的光瞬间充满整个大厅。突如其来的光让他刺了刺,他不舒服地皱了下眉,直往卧室,甚至也没把大厅的灯关了,开了卧室灯把门关上,书包往书桌上一放,一屁股坐到chuáng上。

  他愣愣坐着,眼里转过一些迷茫。

  该做什么?

  他不再动作,整栋屋子就都静了下来。

  半晌寂静无声。

  他突兀啧了一声,抓过衣柜里的大衣,披上出门。

  推开大门,身上的暖意被灌进来的寒风一chuī,徒留一身寒霜。

  那件大衣是他妈上周从美国寄过来的,买大了,架在十三岁少年的身上,显得他身形愈发单薄。

  那寒风里其实带了点咸味。他抬眼看到一片漆黑的海岸线蜿蜒而去,只有零星几点灯火亮起。

  他轻车熟路地抄了条小道从高处下到海滩,在沙地上深一脚浅一脚走到了浅浅的海làng边上,正想作死地玩会水玩会石子,在动手前又停了下来。

  他目光沿着这条海岸线过去,落在家附近的路灯照不到的,黑突突的地方。

  他才搬来这里的时候,母亲让他别去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即便这里是有保镖看守的海景别墅区。他刚来的时候也觉得那些黑暗瘆得慌,没有过去。

  少年人毕竟胆子大,他主意定了定就掏出手机开了手电筒,gān脆地迈开脚步。

  这里其实是他白天也没涉足的地方,现在走过来,慢慢远离家的灯火,恐惧似乎才姗姗来迟。

  四周一片寂静漆黑,唯有手电筒照出夹裹着小贝壳小海螺的沙泥和同样黑的凹凸礁石,似乎连空气也透着怪诞。

  他脚步越来越慢,一步踏出,觉得触感有些奇怪,把手机光线往下一扫。

  瞬间入眼的是一张奇怪的,泥和血混着的脸皮,脸上青青紫紫臃肿不堪,看着尤为可怖。这东西双眼紧闭仰面朝天,光照着的身上也是密密麻麻的伤痕。此时泉慵的右脚正踩在他的肩上,似乎被他踩裂了伤口,泉慵看到反着光亮亮的红色液体在他脚边渗开。

  他头皮立马炸了开来麻了大半,惊恐地尖叫一声,不要命地回头狂奔,奔到了家里一个踉跄摔在地板上,喘着气愣了好一会,才哆哆嗦嗦把鞋脱下来扔进了垃圾桶。

  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没有报警没有告诉母亲,就这么愣着,迷迷糊糊间睡着了,隔天早上是被冷醒的。

  想起昨天发生了什么,迷糊的脑袋瞬间吓醒了。

  是遭遇海难的人?还是凶杀?跳海自杀?还活着吗?好人还是坏人?

  又回到昨天的问题上,要不要……报警?

  很难讲十三岁的孩子在这种显而易见要报警的情况下琢磨些什么,他明明怕得要死,可在地上僵了一会后,还是决定要去看看。

  黎明的暖光从天边洒过来,漫过海洋,把海边冷峻的寒意微微驱散了些。

  他慢慢走到之前看见那个怪人的地方,隔了一段距离停住了。

  他还在那里。姿势都没有变,死了一样瘫在沙地上。

  泉慵躲在礁石后面,偷偷地打量他。

  怪人浑身□□,白天的光线让他身上纵横jiāo错的伤痕彻底bào露在泉慵眼里,包括脸上,浑身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而看那骨架,最多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孩而已。泉慵心下吃了一惊。

  对方的年纪到底让他放下了些许警惕,他迟疑一阵,走了过去。

  他弯下腰,探出手。

  指尖传来对方小猫一样,微弱柔软的呼吸。

  若没有那些青紫,那张脸近距离看,是张小小的,普通的,清瘦的脸。

  这分明,只是个孩子啊。

  怔愣间腹里的恐惧散了大半,等缓过神来,他已经脱下大衣把他包起来,两手一抱,往家里走了。

  怀里的重量很轻,好像风微微一chuī,就要散了。

  他鬼使神差地把人抱到家里,面对伤痕累累的躯体无可奈何,打电话叫了家里的私人医生。

  宫叔在电话里听了大概情况,匆匆赶过来,被那满身伤痕的人吓了一跳。“怎么伤成这样?”成年人的考虑比孩子成熟得多,他一边检查做伤口清洗一边皱眉道,“一看见他就该报警的,你这样把人捡回来,他父母怎么办?”

  “可能找不到父母。”他说。

  宫叔的动作戛然而止。在他的清洗下,手下的某寸皮肤bào露在空气中,露出一片又黑又硬的鳞片。

  他震惊道:“这是什么东西?!”

  “背上几乎全是。”泉慵一开始也有点害怕,这会却不那么抵触了,“宫叔,能不能不报警。他会被警察带走吧。”

  宫叔活了大半辈子,头一回碰上可能不是人的东西:“那怎么办?这是人吗?”

  “不知道。但是警察知道了,肯定会把他抓走的。”

  宫叔隐约捕捉到他的想法,更是整个人都没法冷静了:“你想养他?!”

  他微微抬头看他,眼睛亮得吓人:“不行吗。我这里反正空着。”

  泉慵其实并没觉得什么,宫叔却是一瞬间泛滥了对这个男孩的心疼。

  泉慵小时候父母经常吵架,后来几乎没有两个人同时在家的时候,他八九岁的时候父亲在又一次跟母亲争吵后摔门而去,甫一出门就迎面装上一辆大货车,当场昏倒在血泊里,再也没有睁开眼睛。那段时间他们家一直处于很混乱的状态,而后慢慢恢复过来。一年后他母亲再嫁,嫁给了一个美国人,本想把泉慵也接过去,哪曾想他说什么也不愿意,只好买了栋房子把他一个人安置在这里。

  嘴上不说,心里也觉得偌大一个家,了无生趣吧。

  他叹了口气,态度软下来:“等他醒了看看吧,有父母就送回去,要是……要是真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只要不伤人,你想养就养着吧。”

  宫叔把伤口处理了,嘱咐他有情况打电话,说会按时过来换药,便离开了。

  泉慵把他抱到客房里,给人盖好被子,到冰箱取了简易的早餐,吃完拿了本书进来看。到中午的时候他出去做了顿午饭,正吃着突然听见了客房里的动静。他扔下筷子飞快跑了进去。

  那小孩不小心扫了泉慵备在chuáng头柜的水,此时正一脚踩在水里,一脚还在chuáng上,看样子正要下来。乍一看见泉慵,又飞快缩了回去缩在角落成一团,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