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隐婚呢_阿宁儿【完结+番外】(5)

  顾靳北去楼上换了套休闲的衣服,再下来的时候俞晴已经摆好了晚餐。

  五星级的菜肴自然不会差,被她重新装盘,立刻恢复了原本jīng致的样子。

  桌上还摆着一瓶红酒和烛台,俞晴轻声问他:“红酒是从酒柜里拿的,可以喝吗?”

  顾靳北走到桌边,拿起红酒看了一下。

  “我随便拿的,换一瓶也可以。”

  随便拿就拿到了最好的一瓶?顾靳北有些怀疑。

  “不用,就这瓶吧。”

  顾靳北在椅子上坐下。

  已经是晚上七点,先前的晚霞已经被黑色的幕布取代。俞晴点了蜡烛,然后去把厨房和餐厅的灯关掉。蜡烛的发出暖huáng的光,照亮了两米见方的区域。

  顾靳北默默地看着俞晴张罗,神色在摇曳的烛光中看起来倒是更柔和了些。

  俞晴在他对面坐下,拿起红酒和开瓶器递给顾靳北。“你开一下。”

  顾靳北垂眸看了一眼她的手。

  俞晴理直气壮地说:“我不会开。”

  顾靳北接过,动作行云流水,很快就开好了。俞晴很配合地把杯子移到他跟前,微笑着等他倒酒。

  顾靳北倒了。

  “谢谢。”

  等他把另一杯也倒上,俞晴举杯,说:“虽然我们属于包办婚姻,但未来的日子,希望我们能和睦相处,一起为了共同的家努力。”

  她的手举在半空,等着顾靳北与她碰杯。顾靳北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在她期待的目光中,举杯。

  “噔!”清脆的碰撞声,意义却不一样,俞晴满意地仰头喝酒。

  放下酒杯,顾靳北把放在旁边的纸挪到她面前。

  俞晴疑惑地拿起来看,刚才顾靳北下楼就拿着这张纸,见他没有第一时间给自己,便以为与自己无关。

  一看之下,首行加粗的字清晰地映入眼帘——《协议书》。

  一张A4打印纸,有一大半的字,俞晴认真看了两遍。她的内心从惊讶、不快、到趋于平静,只用了看两遍的时间。

  她淡然放下,收起了笑容,直视着顾靳北的目光。“我总结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婚姻保密;互不gān涉;各睡各的?”

  各睡各的这一条,顾靳北上边没写,只是隐含了这个意思。本来是非常隐晦的,现在被她着重说出来了。

  他点头,“是的。”

  俞晴突然笑了,不愉快的笑。“好,要签字么?”协议上并没有签名的地方。

  “不用。”原本顾靳北是要留个落款处,签上双方的名字,协议就会生效,可是临到最后,他作罢。

  “我能理解为这是你对我的信任么?”

  顾靳北知道她这是讽刺,没说话。

  俞晴呼了一口气,把那张协议挪到旁边,嫣然一笑,像是什么不愉快都没有过。“菜要凉了,我们快吃吧。”

  这顿饭,俞晴吃得认真,她说过的今晚要好好吃一顿,她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定。

  包括拿下顾靳北这个超级无敌臭石头。

  饭后,顾靳北跟俞晴说碗筷明天林姨会来收拾,客房衣柜有被子,在这里她可以随意。

  “你说的哦,随意。”俞晴挑着眉qiáng调。

  顾靳北眉头皱了一下,可是说出去的话不能收回,他点头。

  俞晴笑了,很狡黠的样子,一看就是在打坏主意。

  顾靳北无视,转身上楼,进了书房。

  俞晴把桌子收拾,碗也洗gān净,然后也上楼。

  忙乎了一整天,她把放在过道的行李箱拿进客房,翻出睡裙去洗澡。睡裙不是新的,棉质的保守的款式。今天买的两套,暂时排不上用场,可惜了。

  洗完澡,俞晴下楼煮了一杯咖啡,端上楼,敲了敲书房的门。

  作者有话要说:  后来,顾总觉得协议不签字这个决定非常非常明智,他给自己点赞。

  第4章

  “进来。”顾靳北的声音从里边传来。

  俞晴推门进去。

  顾靳北坐在书桌前,手上还握着鼠标。他抬头看她一眼,目光无波。俞晴突然后悔自己刚才穿上了内衣,并暗自下决定,下次真空上阵。

  “我给你煮了一杯咖啡。”俞晴走过去,把咖啡放在他手边。

  “谢谢。”

  “你还在工作吗?”现在已经九点多了。

  “嗯。”

  “我能借一本书看吗?”俞晴指着一排书架,问道。顾靳北的书房里大多是专业书籍,其它的是世界名著。

  “可以。”

  俞晴感激地道谢,然后过去挑。

  看了一圈之后,她拿了《简爱》。

  “我要这本。”在顾靳北看过来的时候,她自顾自地说:“我初中的时候看过,特别喜欢简爱的性格,敢爱敢恨,坚韧不屈。”

  知道顾靳北不会在乎她的话,于是她抱着书离开。“我回房了,你早点休息哦,晚安。”

  顾靳北看着掩上的门,在回忆《简爱》的内容。她喜欢,是因为命运相似么。

  翌日早上6点,俞晴起chuáng了,洗漱完毕,换上运动装下楼健身。

  昨晚吃的太多,今天至少要跑一个小时。

  刚走到健身房门口就听见里面有声音,打开门,顾靳北正在跑步。他穿着白色短装运动装,一双长腿笔直结实。他的额上已经冒了汗珠,看来运动有一会儿了。

  “早。”俞晴打招呼。她的运动装也是白色的,不过她的运动短裤比他的短很多,一双白皙匀称的腿露在外面,十分惹眼。可惜顾靳北没看。

  “早。”他礼貌而疏离,继续专心跑步。

  房里还有综合训练器、腹肌板和哑铃。这几样都不适合俞晴,她吃那么少,哪里有力气玩这些,只有跑步适合她,健身车也行,可是这里没有。

  这就不好办了。

  俞晴一边做热身运动一边琢磨,是尝试用其它运动器械好,还是开口请求顾靳北比较好。

  夺人所好是不好的行为,跑步要坚持一定的时间才有用。

  所以,她走到哑铃旁边,调整姿势,对着这个大号的哑铃暗自鼓劲,然后弯身,双手抓住哑铃,用力,她拿起来一点了,可是没两秒就放下了,好重!

  “哑铃是20公斤的,不适合你。”顾靳北关掉跑步机,走过来,“你去跑步。”

  俞晴高兴地对他说:“谢谢你!”

  “嗯。”顾靳北酷酷地回应,在他旁边站定,弯身提起哑铃。他很轻巧地就提起来了,眉头都没皱一下,好像拿的是棉花似的。

  俞晴不禁赞道:“哇!你好厉害。”

  顾靳北冷下脸,对她的夸赞十分不屑的模样。

  他是小学生吗?他需要夸奖吗?

  不需要。

  嗯,这是俞晴对他的表情的理解,她闭上嘴巴,安静地踏上跑步机。

  健身房有一扇大窗,正对着院子,能看见大门。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