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式精神病_镜里片【完结】

  书名:病式jīng神病

  作者:镜里片

  文案:

  许依拿着大小姐的人设,嫁给了一个jīng神病患者

  带着nüè恋情深的剧本,活生生演成了病态小黑屋

  许依十分耐心地对沈煜说:“迟早会治好了,我陪你。”

  沈煜把头埋进她的颈窝里,薄唇悄悄上扬。

  那这个……怪物,就jiāo给你了。

  多重人格假温和真病娇。男主VS白富美身娇肉嫩。女主

  ************

  [收藏作者专栏,包养作者,指日可待!飞吻~晚上更新,白天一般捉虫)

  微博:发光镜片

  预收文:我死了,你高兴吗(快穿)

  出轨的病态竹马说:“对不起,但我真的爱你。”

  出轨的霸道总裁说:“原谅我,那只是男人的欲望。”

  出轨的著名影帝说:“很抱歉,我只是和她玩玩。”

  过了不久

  渣男崩溃:苏槐过来!别冲动!

  苏槐:)

  看戏的系统:卧槽,积分怎么涨这么多!?

  *******

  她说我碍着你们了,所以,现在我死了,你高兴吗?

  *******

  刚开始的时候系统犹犹豫豫:

  你这么软,不太适合这个游戏

  几个世界过后系统抓狂:

  怎么你死得那么早!?嗯?为什么好慡?!

  *******

  阅读指南:

  *nüè渣,男主是收养的弟弟

  *各色渣男真爱女主

  *女主专注nüè渣

  *作者渣文笔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依 ┃ 配角: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人格分裂

  太阳的光辉爬过窗帘的缝隙,慢慢移向沉睡着的人。

  许依被光刺了下眼,抬手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推推腰上的手。

  “怎么了?”

  男人的头靠在她的肩上,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莫名其妙地带了撩意。

  许依半眯着眼,直觉有什么不对,但昨天和沈煜玩得太过,连头脑都有点难以转动。

  “不早了,你该上班了。”

  “昨天晚上不累吗?”

  身后的人手没有动,脸反倒慢慢凑了上去,将要亲在她的脊背上。

  许依骤然清醒,喝道:“傅远,想死直说!”

  傅远没想到许依这么快就发现自己,一句“这次真慢”还没说完,就被许依狠狠踢下chuáng。

  傅远:“……”

  “够狠,我喜欢。”傅远把地上的脸给捡起来。

  许依不理他的疯言疯语:“什么时候出来的?”

  傅远单手撑着头,脸上扬起一抹笑意眼中却充满了调戏味。

  “昨夜还热情似火,怎么现在就变得冷酷无情了。”

  左耳进,右耳出。许依继续问:“什么时候出来的。”

  “别总问这种不好意思的话。”傅远咦了一声,“大概就是你们两个这样那样的时候。”

  许依浑身放松下来:看来没什么事。

  傅远:……这女人真了解他。

  许依转身到衣柜拿件衣服,直直走到卫生间,带上门,“在我出来之前,把衣服穿好。”

  傅远摸了摸鼻子,心中无奈,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反正他们和沈煜共用一个身体,把他们几个当成一个人有什么难的。

  ……

  “喂,许依,你好了没有?我赶着上厕所呢!憋坏了沈煜的身体你可别怪我。”

  傅远在外面喊了一声,语气不急不缓,还顺带打了一个哈欠。

  “多事。”许依抬手抹了一把脸,朝外面说道。

  “许依,你这样是不厚道的,”傅远背靠着墙,理了理细碎的头发,“爸爸的时间是宝贵的。”

  “……” 许依不回话。

  “许依你不会哭了吧。”傅远直觉不对劲,转身敲了几下门,“你别啊……”

  门突然被打开,傅远的手停在半空中,许依没好气地说道:“是啊,哭成鬼了。”

  傅远眼睛盯着她,不动声色地仔细看了几眼,暗中松了一口气。

  他虽然敢嘴贱调戏许依,但如果真的把许依惹哭了,以沈煜对她的宝贝程度,到时非得要弄个两败俱伤不可。

  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就被折磨自己。

  不过今天也是奇怪,傅远摸着下巴想了想,平日里沈煜即便再累,也绝不会让他们在那种时候出现。

  难道出了什么大事?还是他的病情加重了?

  听起来还真刺激,傅远觉得心尖都颤了颤。

  他叹气一声,可惜他们的记忆不连通,要不然就更好玩了。

  不行,憋不住了,上厕所要紧。

  ……

  听说公司有事,傅远就被许依硬生生地塞进了冷色调的办公室。

  面前的助理正在汇报今天的行程,无聊至极。

  头一摇一摆,快要睡过去的傅远心里迷迷糊糊地骂了一句。

  明明知道自己第二天要工作还玩那么疯,沈煜还真是jīng神病。

  现在身体归他,困得要死,真是活受罪。

  “咚”助理实在是看不下去,倒了杯茶就放在他眼前。

  倏地,他猛然睁眼,愣怔片刻。

  细微的变化没有引起助理的注意,“今天的酒宴夫人说……”

  他抬眸看着跟前的秘书,眸中冷漠得如积年不化的冰石,方才身上的不正经和睡意完全泯灭,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

  张照浑身一哆嗦,又换人了?!

  他慢慢抬头,小心翼翼地问了声谢颐?

  “是我,沈煜。”沈煜眸色微深,问道:“刚才是谁?”

  被吓到的张照松了一口气,他连忙道了声是傅远。

  沈煜愣然。

  张照莫名其妙地打了一个冷颤,他不动声色的摩擦一下手臂,斟酌几番,像往常一样换上一个较能安抚的说法,“沈总,今天是夫人让司机把他送来的,他没有多长时间与夫人相处。您放心!”

  殊不料,空气中的寒意更甚一筹,仿佛要凝成实质。

  沈煜的手用力缩起,指尖在手掌留下几个印记,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昨天与许依欢爱之后。

  也就是说,沈煜手心快要出血,今天早上和她睡在chuáng上是那个多嘴多舌的傅远!

  该死,怎么会让他们钻那个时候的空子呢!

  为什么出来地又会是傅远呢!?

  许依呢?没事把?没有被骗吧?

  沈煜扶额,压下疑问,qiáng迫自己冷静下来。

  没事的,许依那么聪明,不可能被占便宜的。

  别多想,别再让他们钻空子。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