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谱·荒年谣_十月纪年【完结】

  书名:时光谱·荒年谣

  作者:十月纪年

  【文案】

  这是十月纪年社团守望jīng灵岛个人创作的一些散篇的集名。文笔还很青涩,望大家海涵。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空澄,郑堇落,苏落…… ┃ 配角:很多很多…… ┃ 其它:呼唤君之名,最风花,世纪冬末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是一颗桃树,我将故事写在叶子上,也许以后有人会看懂。

  「A:一」

  他还记得么?那时桃花开成了驿路的雪,筱凉在这头,他在那头。

  筱凉对他笑了,温柔的,深沉的,幻彩的。带着深的欢娱,死的媚惑。

  那时候,他是否。曾猜到结局?

  「B:一」

  毕业的时候郑堇落没有和司空澄告别。不是忘了。因为大约她是会哭的。

  这样让他知道,他会讨厌她,因为她喜欢他。她早已隐藏埋葬了她所有对他的一切,在桃花飘落的那个季节。

  出校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校门边上的据说长了几千年的桃花树,已经过了花开的季节。

  正是这颗树下埋葬了她所有的悲喜。

  忽然她就想,是否会有和她一样的人,怀着和她相似的心境凝视这颗桃花树,在这颗树的下面,还有着另外一颗破碎的心。

  她想起桃的话语是爱情的俘虏。

  堇落妄加猜测,如果只如初见呢?如果只如初见,她是不是就不会爱上他,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

  可是,猜测永远都只是猜测。

  「A:二」

  我的花是一种可以烹茶的花,也是筱凉最喜欢的花。

  筱凉和风声正是在桃花的两端相识,筱凉说桃花似乎意味着爱情的开始。

  她在我的边上建了一座安生的竹房,chūn天我开出花的时候,风声就会骑着马从远处赶来,那声音是极其细碎的,仿佛风从树冠上走过。筱凉对我说,那会在她的梦境里反复出现。——虽然我一直不清楚她是否在对我说。

  他在桃花的花树下练剑,她在屋里为他烹茶,闲暇的时候会偷偷斜眼看他。

  看他一身白衣如雪,剑光上折she着水一样的粼粼波光,如蝴蝶穿花一样穿过白色的桃花。

  这样的时光是如何的安静和美好?阳光穿过屋顶与花冠的缝隙间,洋洋洒洒地铺呈在地,碎成了一地的金子。

  盛开成一地的心事。

  「B:二」

  光从树冠里漏下来,堇落一直觉得光是可以被分割的。

  从热烈变的温柔,从完整变得破碎。

  堇落认为这样没什么不好,这样可以让那些旧的记忆都班驳在光影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疼痛,不用抽离身体。

  她想这是最后一次了,她靠着树站在这树冠下,想那满满的心事,让他们钻入土壤。锁进心深处。

  喃喃地,“引用物质守衡定律,也许有一天,他们会以新鲜翠绿的形式重回大地。”

  「B:三」

  初次看见司空澄的时候。——堇落永远用这个老掉牙的开头来述说。

  她仰着45度角看桃花树,咧着嘴笑着说,“太好了,这里居然有一颗桃花树呢。”

  那个时候司空澄笑眯眯地站到她身边,“喂,还没开花呢,你犯什么花痴?还以45度角仰望天空,难道你以为你有这样的资本?”

  “不以为。”堇落收回目光,“可是,我并不是在看天空呐。”

  司空澄看着她,“那看什么?这颗桃树?还没开花呢。你看什么?还咧着张大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堇落转向司空澄,眼睛里晕着薄怒,可是她没有能瞪着他。

  她有那么一刹那是愣住了的,随后才低下头,“我最喜欢的是桃树啊。”

  司空澄一拍我的树gān,“难不成你有个前世生死恋?女孩啊,就是小说看多了。”

  “是。”堇落一本正经地回答。

  「A:三」

  筱凉是我目前见过最美的女孩子,她手指纤长,让我想让花儿在她的指间绽放。

  她时常在半夜站我的跟前,如果chūn天,落花如雨在她的衣服上染成烟一样的色彩。

  她说,“我知道,风声爱我。可他总有一天会离开我。因为我跟他是轨迹相反的两个人。”

  “他啊,总要去找他家的世仇,这是宿命。所以他总有一天会知道,我在这里。”

  筱凉的笑容挂着一抹悲伤的色彩,我不知道许多年过去是否还会有这样好看却这样凄惶的笑容。

  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筱凉叫夏筱凉,风声叫庄风声。夏家和庄家是世仇,总有一天,庄风声会杀死夏筱凉。或者夏筱凉会杀死庄风声。

  或者这样说总有一天,她们会分开,隔着遥远的海,隔着高高的山。是碧落和huáng泉。

  「B:四」

  司空澄听到堇落说是的时候就笑,他的笑容只有风声的才能相提并论。

  我知道郑堇落会爱上司空澄,轮回真是个奇特的东西。

  改变了一切,除了样貌,除了缘分。

  可是,结局会是一样的,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结局,而我此刻记录下的话也正好应验。

  我从一开始就看出,司空澄不会爱上别人。那一世的悲伤,让他忘记了名为爱情的部分。

  而堇落对司空澄一见钟情,活了几千年的树能一眼看出这一点并不奇怪。

  她却隐藏的很好,因为她也这么清楚的知道,如果泄露了一点点,他就会离开她了。

  只要他在身边,就足够了。年少的幸福总是只有那么一点点,捧在手心里,不肯遗忘。不肯放弃。

  我记得堇落还是有一双修长的手,她总在我身边的琴房里弹奏。也总是日暮西沉的时候,一切倾斜,她的指头跳跃在黑白琴键上,流淌出音乐如流水。

  逆着光,她的轮廓上绒毛清晰,脸上的弧度温柔。

  嘴角上扬,她这样子无数次被司空澄印入眼中。

  有一天,司空澄走进琴房去。他坐在她的身边,肩靠着肩,“你弹得真好。”他说。

  “我可以教你,不过你得教学费。这可划算,会弹钢琴的男孩子对任何年龄的女人都有杀伤力。”她用了轻松调侃的语气。

  ——司空澄后来告诉我,他在心里问了一句那你呢。可是他没敢问出来。

  “其实我是会弹的啊。”他伸出手来,放在琴键上。

  他们一起四手连弹,在这期间,堇落偷偷笑着看过司空澄的侧脸好多次,而司空澄也偷偷看过嘴角上扬的堇落的侧脸很多次。

  太阳沉下山去,晚霞缱绻。那段时光,真的,太美好。

  「A:四」

  风声唯一一次不是chūn天的时候来到这里,是因为他受了极重的伤。

  他赶来,以为自己再不能活,他来见筱凉最后一面。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