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陈圭先生_Dayandog【完结】

  书名:我和我的陈圭先生

  作者:Dayandog

  文案:

  陈圭睡我chuáng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你gān啥。”我问。

  “认chuáng,睡不着。”他疲惫地说。

  我睡了一会儿,轻轻靠过去自动躺他怀里:“那你认我不?”

  一男一女的相识相知相爱相离以及相逢。

  农村小女子vs闷骚高冷男 男主前期腿疾,10章之后手术起来了(写慡文一片赤诚)

  青梅竹马的爱情渐变,结局HE

  总的来说还是甜吧?是吧?

  我说女主能逆袭你们信不?

  他是我的的梦和信仰;但人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失去梦想和信仰。

  童话里面不是爱,出了童话才是。

  在他面前,我要么一言不发装清高,要么鬼使神差刷存在,归结起来只有四个字——心中有鬼。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欣桃;陈圭 ┃ 配角:路人啊路人 ┃ 其它:青梅竹马;破镜重圆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回忆

  下飞机的时候,我从包里掏出手机开机,不小心把包里的钥匙带出来掉在地上。

  有一个穿风衣系腰带的长发美女替我捡了起来。

  我接过钥匙连身说谢谢,却发现那美女正饶有兴趣地盯着我看。

  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脸:“怎么了,我脸上不gān净吗?”

  那美女却笑了:“不,很漂亮。”

  ……被一个路人夸赞,我竟然很受用。

  气有些冷,我发现她的风衣下面竟然穿了一条纱裙,轻飘飘地,足踝纤细,纱质的裙子随着她的脚步轻轻磨蹭在足跟上方。

  出港的时候一前一后,到了接机大厅,那美女似乎知道我在背后看她似的,突然转身朝我笑了一下:“接我的人来了,再见。”

  我不由自主说了一声:“再见。”

  正要往出口走,鬼使神差地,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美女跑过去的方向。

  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接过他行李,两人走了出去,拥挤的人群中吗,还十分体贴地护住她行走。

  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失神良久。

  马不停蹄地赶回公司打卡报销签字。下班的时候收到一条短讯。

  付金波:“在么?”

  我回:“怎么了?”

  对方很快回答:“出差回来了?晚上一起吃个饭。”

  我当即回过去:“不了,今天有事,改天再约。”

  对方不回了。

  也许我真的没办法和他谈恋爱,但有的时候我们两个在一起分明也是开心的,但今天,我真的提不起兴趣来。

  发动车子,刚准备开回家,朱玉兔的电话进来了。

  “桃子,今天去国贸逛逛怎么样?”

  我:“不怎么想去,有点累。叫你老公陪你去”

  “你快来,我有东西给你看。我保证你不会后悔。”她说完立即挂了电话。

  国贸人多,朱玉兔告诉我在三楼。

  三楼哪儿?

  刚巧大厅中央放了几块做装饰的石头,我赶了一天,实在累得慌,一屁股坐上了其中一块石头。

  周围偶尔有人回过头来看我。

  爱谁谁,我掏出手机。

  周围开了个蛋糕店,里面许多网红蛋糕,生意不错。店里人山人海,好多情侣没座位,之间在外面的一排小桌子上边吃边聊。

  “我们明天去,还是后天去?”一个略熟悉的女声。

  “你不是刚回来吗。医院的工作要是接不上,你就先忙那边吧。”一个略低沉的男声。

  “嘿嘿,陈圭,你这蛋糕还吃不吃了?”女声有些调皮。

  男声没说话,只听见碗碟轻轻碰撞的声音。

  女声得逞地笑笑:“你怎么能这么好呢?”

  我僵硬地抬头,看向那桌,那女生正式今天下去机场遇见的那个。

  大厅中央的位置比较明显,她显然也看见了我。

  我站起来,手机从手中脱落,砸在地上,屏幕四分五裂。

  那女生啊了一声,坐他对面的男士也转头朝我看来。

  我弯腰捡起手机,身体弯曲了好几秒,才站起来。

  隔天下班回家我妈说,陈圭和他女朋友来家里看过我爸。

  我说喔,心里突然就无波无绪了。

  没有什么不可以接受,尤其是现在的我。

  什么都不在乎。

  11岁的时候,我妈换了工作,从镇上的胶囊加工厂的质检员变成了一个厨子。

  这份工作的缘由得追溯到是外公在□□的时候结jiāo的一个从市里发配下来到农村改造的知青。外公是个庄稼汉,但是个及其热爱学习渴望知识的庄稼汉,对知识分子有种近乎谦卑的敬爱,经常偷偷帮那个知青gān活,一来二去,两人一起扯兔草挑担子混成老相识,几乎情比金坚。

  幸亏。幸亏外公当时已经取了外婆成了家室。

  □□结束后那位知青回市里,据说事业有成,期间也坚持定期回来探望老友。开始的时候,他妻子陪她一块儿来,后来带着他们儿子。外公去世后,他的身体也不太行了,后来就不再来。

  七岁上小学,我每天要走几里地,到离这里稍远一点的大村去上学,一个班级18个人。所有课程语文数学英语音乐体育乃至思想品德皆由一个圆脸的女老师包揽。

  那时候的家境,怎么说呢,就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种吧,当然范围仅限本村。

  父母原来都在胶囊厂工作,后来镇上的胶囊厂扩建,在县城买下地皮盖起了大厂房,全厂搬迁进县城。

  爸妈是工厂的老员工,原本可以跟着厂子迁去县城工作,但如此一来我和姐姐就没人照顾了。两人商议后,我爸跟随胶囊厂去了县城,我妈则换了一个镇上的胶囊厂,带着我和姐姐生活。

  杨欣桔是我的姐姐,比我大6岁,原名叫杨欣雅,但是后来村里有个老gān部说这个名字不好,农村话念起来有点磕巴,而且当时村里已经有一个叫晓雅的了,农村话不分“晓”和“欣”。让我妈换了这个名字。

  我叫杨欣桃,出生前父母带着我逃计划生育,坐火车去了广州种草莓苗,姐姐留给外婆照顾。

  后来我上学后同学们都说去过北京上海,我说我去过广州,在那里呆了一年。

  那时候去广州碰运气做生意的人还是还是不少的,但是我爸妈显然不是做生意的料,赔钱了,我爸只好去做小工养活全家人。生育前夕才回来,医院都不敢去,就在家里生的我。

  全家老小都期望生个大胖小子,名字都取好了,叫杨欣雷。

  我叫杨欣桃,本意不是桃子的桃,是逃跑的“逃”。

  重男轻女不关我事儿,毕竟我是已经安全着陆。爱讲话并且很健康。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