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彼岸_妖冶朱砂【第一卷完结】

  《浴火彼岸》作者:妖冶朱砂

  简介: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而他却认为:一朵花的绽放,不是chūn天,一只鸟的飞翔,不是自由,一个人的承诺,不是永恒,万物融合,才是一个完美的世界,我不相信承诺,不相信爱,不相信幸福,但是我可以去相信你!

  旭儿,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哪怕是在地狱业火中,我也要把你拉回来。男人霸道的把他拥入怀中,深邃的红色眼眸直直的望入他的心里。

  或许,我可以试着爱上你!他终究还是认输了,释然一笑,往事如烟,这个男人,已经爱他入魔,那就爱一次又何妨!

  作品资料

  典故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曼陀罗。又称彼岸花

  相传此花只开在huáng泉路上,一般认为是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是冥界唯一的花。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城市的边缘开满了大片大片的彼岸花,也就是曼珠沙华,守护彼岸花的是两个花妖,一个花妖叫曼珠,一个花妖叫沙华,他们守候了几千年的彼岸花,可是却从来没有相见过,因为花开的时候,花开看不到子,有叶子的时候又看不到花,花叶永不相见,生生相错,他们疯狂地想念彼此,并被这种痛苦折磨着。

  终于有一天,他们决定违背神的规定偷偷的见一面,那一年的曼珠沙华红艳艳的花被绿色的叶衬托着,开得格外的妖冶美丽。

  神怪罪下来,----这,也是意料的事。曼珠沙华被打入轮回,并被诅咒永远也不能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人间受苦,从那以后,曼珠沙华又叫彼岸花,意思是开在天国的花,花的形状象一只只在向天国祈祷的手掌。

  可是再也没有在城市出现过,这种花是开在huáng泉路上的,曼珠和沙华每一次在轮回的huáng泉路上闻到彼岸花的香味就能回忆起前世的自己,然后发誓永不分离。

  在下一世在跌入诅咒的轮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传说曼珠沙华轮回无数后,有一天佛来到这里,看见地上一株花气度非凡,妖红似火,佛便来到它前面仔细观看,只一看便看出了其中的奥秘。佛既不悲伤,也不愤怒,他突然仰天长笑三声,伸手把这花从地上给拔了出来。佛把花放在手里,感慨的说道:“前世你们相念不得相见,无数轮回后,相爱不得厮守,所谓分分合合不过是缘生缘灭,你身上有天庭的诅咒,让你们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我不能帮你解开这狠毒的咒语,便带你去那彼岸,让你在那花开遍野吧。佛在去彼岸的途中,路过地府里的忘川河,不小心被河水打湿了衣服,而那里正放着佛带着的这株红花,等佛来到彼岸解开衣服包着的花再看时,发现火红的花朵已经变做纯白,佛沉思片刻,大笑云:大喜不若大悲,铭记不如忘记,是是非非,怎么能分得掉呢,好花,好花呀。佛将这花种在彼岸,叫它曼陀罗华,又因其在彼岸,叫它彼岸花。可是佛不知道,他在忘川河上,被河水褪色的花把所有的红色滴在了河水里,终日哀号不断,令人闻之哀伤,地藏菩萨神通非常,得知曼陀罗华已生,便来到河边,拿出一粒种子丢进河里,不一会,一朵红艳更胜之前的花朵从水中长出,地藏将它拿到手里,叹到:你脱身而去,得大自在,为何要把这无边的恨意留在本已苦海无边的地狱里呢?我便让你做个接引使者,指引他们走向轮回,就记住你这一个色彩吧,彼岸已有曼陀罗华,就叫你曼珠沙华吧。从此,天下间就有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彼岸花,一个长在彼岸,一个生在忘川河边。

  这个看看就好了,要是有觉得偶啰嗦的,就提出来吧,让偶委屈一把吧……

  第一卷

  第一章幼年

  晶莹剔透的露珠从jīng叶分明的缝隙中掉下,滴在无人踩踏的草地上,不知名的小鸟儿从天上一掠而过,不带一丝的痕迹,亦像这本安宁的清晨瞬间便会被打破一般。

  “大少爷,十三少爷找到了,在这儿呢!”

  几个像是粗使下人的人带着显而易见的鄙视意味的拉着一个走路都不顺的人,如果他们能仔细一点儿的看他身上的话,就会发现这人的身上已经有血液渗出了。虽然口中叫着这年轻男子少爷,可是这动作一点儿都不尊敬,就如同提着一只不重要的小狗儿一样。

  他,濡亦焉,濡大丞相的十三子,亦是这濡府中最卑微的一个人,母亲是濡丞相的第七妾,是大夫人的丫鬟,由于濡丞相贪图美色,qiáng要了他的母亲——嫣儿,濡付玉以为只要把事情掩盖了就没有事了,美人也得到了,自己也没有亏,而且还是趁自己夫人回娘家的时候做的,也不会得罪了夫人,结果却有点儿偏了轨道,嫣儿怀孕了,有了他濡亦焉,嫣儿是个好女孩,也是胆小,被下人发现了,就吓破了胆儿,说出了濡付玉做的荒唐事,这样大夫人,媚阕苁,自然不会放过嫣儿,濡付玉因为想要这孩子,于是就把嫣儿收了房,嫣儿十月怀胎,虽然有时候会遇到上面几个夫人的打压,但是也是平平淡淡的过着,然他们都忘记她的存在,只要有那么一口给他们娘俩儿的饭吃,他们就满足了,在那冷清的后院里面一个人痛死了一般的把濡亦焉给生了下来,孩子很安静,也很乖巧,不哭不闹,饿了就叫几声,或者是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眸看着她,让人的心都为之软下。

  “小焉,呵呵,我的小焉真漂亮啊,看这白嫩嫩的小脸儿,白里透红呐!”

  嫣儿把濡亦焉包在有些旧的被子里面,怜爱的看着,她的孩子很美,若是她不说,别人恐怕会以为这是女孩吧!

  那时,他五个月。

  “小焉!别往那跑,别出这院子,外面会有吃人的老虎哦!”

  嫣儿把快要出院子门口的濡亦焉给拉了回来,其实六岁的濡亦焉并不是想出院子,他只是想看看,就只是看看六年都没有出过的院子外面是什么样的风景罢了,可是当余光飘过有些破的门dòng口外时,他看到了杂草丛生,不知名的草长满了门外,原来这就是外面啊!很难看呢,还不如这院子的风景。其实院子里面只有那一口井,井旁长了棵对于他来说有点儿大的桑树罢了。在外边则是他们母子俩赖以生存的小小菜园,每个月都有人给他们送东西来,很少,根本就撑不住他们一个月的口粮。但是他们还是会每个月都有几天会挨饿,因为只要这些菜可以食用的时候就会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母亲也不会去追究,依旧求每次来给他们送东西来的人给他们带点儿东西进来,那是针线,他的母亲会很好的缝制,还会读书写字,琴棋书画也略微的懂一些。他的母亲原本是一家有钱人家的小姐的,后来家道中落,就被人给卖到了媚家做丫鬟,也就没有人知道她还会这些东西。濡亦焉也就跟着他的母亲开始在他三岁试着jiāo他这些东西,一把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破琴,教会了他别人从来不知道的天籁,也除了他的母亲没有人听过的天籁,这也是后来引起他被人赖上的起因。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