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爱捉鬼_星溪语【完结+番外】

  《影后爱捉鬼》

  作者:星溪语

  本文女主主打演戏,顺便捉捉鬼,偶尔算算命,金手指粗大,慡文,勿考究,不喜勿喷!

  听夏是一个捉鬼师,从小和师傅相依为命,生活在一个yīn气恒生,百鬼穿行的世界。

  鬼节之日,师傅伤重身陨,临终前拼尽自己仅剩的法力,将听夏送走。

  等到听夏再次醒来已经是一个陌生的世界,唯一的了解就是这个世界也有鬼。

  她成了花国的一个小群演柳听夏,小群演空有演技却不得志。

  这次看她怎么重操旧业,靠着捉鬼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

  某剧组:最近组里怪事频频发生,不会是闹鬼了吧?

  听夏:什么?有鬼!放着我来!

  微博底下:怎么办?最近家里老是出事,事事不顺。

  听夏:可能有鬼,放着我来!

  粉丝炸了:惊悚!女神冒泡了!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娱乐圈 异能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听夏 ┃ 配角:许蓦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章

  天色昏沉,yīn风阵阵,山脚下的羊肠小道上,一老一少两个人正在急匆匆赶路。

  留着山羊胡子,一身宽大道袍的老头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

  年轻女孩很快体力不支,平日里总是高高扬起的嘴角此时无力的耷拉着,嘴里小声嘟囔,“师父,还有多久才能到百鬼镇啊,我好累,走不动了。”

  听到女孩的声音,正在疾行的gān瘦老头停下脚步,回过身,看着自己唯一也是最心爱的得意弟子。

  刚想训斥几句,就看见她白皙圆润的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水,一向严肃深沉的脸色不由放缓,不算慈爱却又夹杂着一丝柔和的苍老声音响起,“听夏,再坚持一会儿,还有三五里路咱们就到了。”

  听夏嘟着红润的嘴,显然是对师父的说辞有些不满意,不过她也懂见好就收的道理,师父可不是什么好脾气,难得好声好语和自己说话,她还是乖乖赶路吧。

  大约一刻钟过后,百鬼镇的一角出现在了听夏的视线里,她长舒一口气,总算到了。

  ……

  因为师徒两人是从山间绕下来的,百鬼镇位于山脚下,由高往低看去,听夏终于看清了百鬼镇的全貌。

  一排排古朴的房屋坐落在山脚下的平地上,由于年岁已久,屋顶上的青瓦已经呈现灰扑扑的颜色。

  随着听夏的逐渐走近,她惊讶的发现,这个镇子比她看到的还要破旧荒凉。

  ……

  huáng昏时刻,听夏和师父走在百鬼镇的街道上,道路很宽,两边都是向街开的门和窗户,窗边还挂着已经看不出原先颜色的灯笼,看样子以前应该是个还挺热闹的集市。

  现在整条街道空无一人,门窗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由于年久失修,有些窗叶已经呈半掉落状态,微风chuī过,摇摇欲坠。从半开的窗户中望去,屋里蛛网联结,幽深昏暗。

  听夏见状,好奇道,“师父,这个镇子上的人都去了哪里?”

  听夏的师父,也就是青衣道人,轻声为徒儿解惑,“这个镇子地处极yīn之地,常年累月滋长yīn气,是以鬼怪集聚,时常作乱。尤其是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的中元节 ,俗称鬼节,来临之际,鬼怪祸乱最是严重,镇上的居民饱受困扰,久而久之,镇上的人有些为鬼怪所害,其余人搬走的搬走,只余下一些孤寡老人,固执的守在这片土地上。”

  听夏听后,心思一转,急道,“今天是七月十四,那岂不是明天就是鬼节?!”

  面对徒儿的急切,青衣道人不为所动,淡定的抬手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听夏不用担心,为师自是知道明日就是鬼节,这次来就是带你历练一番。”

  说完又瞥了一眼听夏,继续说道,“你的天赋极高,往日里我只教习你各种术法,现在该是你自己修行的时候了。”

  听夏点点头,以往师父捉鬼时,只准自己站在边上观摩,偶尔允许自己捉几个没有危险的小鬼。想到从今天开始,自己可以亲自上阵,听夏就一阵激动。

  ……

  师徒二人又穿行了两条街,终于在镇子西北角发现一户有人的人家。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正坐在自家的院子里低垂着头发呆。

  听夏清脆的声音响起,“老婆婆,请问我们可以在这里借宿一晚吗?”

  许是听见动静,老婆婆缓缓抬起头,转动着混浊的眼珠,努力向听夏方向看去。

  良久,老婆婆终于看清来人,颤巍巍的抬起手比划着什么,嘴里“咿呀”的说着什么,听夏想了老半天才依稀明白,转头对师父解释,“她好像同意我们借宿了。”

  青衣道人点点头,先听夏一步走进院子。

  听夏赶紧跟上,征得老婆婆的同意,师徒两人今晚就住在这里,听夏打量了一番,发现这间房子只有两间卧房。

  除去主人住的一间,另一间简陋至极,满屋子只有一张chuáng和一张桌子附带一把椅子,还到处都是灰尘蛛网。

  没等听夏开口,青衣道人就径自做了决定,“听夏,今晚你睡chuáng,为师打坐一晚即可。”说完伸手一拍旁边的椅子,不等听夏再说什么,转身走出房间。

  听夏追出屋子,“师父你去哪儿?”

  青衣道人连头也没回,“为师去查探一下周围情况,你留在这里打扫一下,我很快回来。”

  听夏,“哦。”

  等师父走后,听夏走到院子里,蹲在老婆婆面前。

  只见老婆婆面色暗沉如染尘埃,五官依稀能看出年轻时佼好的轮廓,只是中正骨塌陷,儿女必有灾祸。

  听夏往她的子女宫看去,子女宫位于两眼之下,包括卧蚕和泪堂。

  老婆婆的卧蚕虽因年老而gān瘪松弛,却隐见年轻时的柔软和鼓起,可见子女成行。

  然而她的泪堂却深深凹陷,大不吉利,是为寡妇之像。

  因此,听夏推测,这位老婆婆年轻时应该家庭美满,儿女双全,只是后来不知为何,运势改变,丈夫早逝,儿女也连遭横祸,最后,只剩下老婆婆一人。

  想到师父提到的这个镇子的问题,听夏心里明白,老婆婆的遭遇应当和鬼有关。

  因为老婆婆话也说不利索,听夏艰难地和她jiāo流了一会,无奈放弃。

  在院子里找了一个木盆,端了一盆水到屋子里打扫去了。

  在屋子里擦擦洗洗,半个时辰的功夫,听夏终于将屋子清扫出来,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听夏得意非常。

  将脏水端到院子里打算泼掉时,一直安静的老婆婆有了反应,抬手指向院子西侧,听夏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去,恍然明白,原来是想让自己将水浇在菜地里。

  按照老婆婆的示意照做后,听夏才注意到,天色已晚,师父怎么还没有回来,不禁有些焦急,便走到门口张望。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