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墨如金_孤山一梦【完结】

  《惜墨如金》作者:孤山一梦

  记得《一对色láng凑成窝》里面的那个倪小婷么?

  嗯哼,请忘了她吧,因为这个关于“惜墨如金”的故事里,主角是阿K,倪小婷的闺蜜,那个贴着huáng瓜片,一上来就爆粗口的彪悍女人。

  倪小婷和应大牛会适当地出现一下,那个时老班也会小小地出现一下,但是……在这个故事里,风云人物是阿K,还有她的男人,西鹜。

  老孤我还欠倪小婷的一个结局呢。还欠阿K的一段爱情呢。

  所以……这个故事注定是两个女人,两个男人的最终篇章。

  阿K说:每一个qiáng大的小三背后都有一个无能的正妻。

  阿K还说:没有漂亮的外在,哪个男人会来挖掘你有没有内涵。

  阿K最后说,我内心qiáng悍,外表qiáng悍,所以天王老子定是把最好的男人留给了我!

  于是,这个的确能把天都掀起来的男人出现了。有人叫他西老大,有人叫他西老板,有人叫他watermelon。

  他冷着脸,用鼻孔看人,眉头一皱就让人胆寒三分。

  但是,只要一个叫阿K的女人出马,钩钩手指,嗲嗔一声:“小西西~~”他便会瞬间变成忠诚的皇家猎犬。

  阿K,我很高兴为你挥金如土。

  哦,宝贝们,这是一个关于惜墨如金的故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

  【1】

  阿K的真名叫柯舞墨,可见柯爸柯妈多么希望自己的独身女儿能成为舞文弄墨的江南闺秀,但柯舞墨这姑娘活到了这般岁数,性子与她文绉绉的名字截然相反,她做起事儿来雷厉风行,还带着一股子的傲娇劲儿。这脾气放到现在的职场上理应是个被打压的主,但偏偏这姑娘慡快潇洒,挺讨人欢喜,混到设计总监这职位也算是顺顺利利,但稀奇的就是这么一个行事泼辣豪慡的人,偏偏生着一张我见犹怜的脸,就是这么一张让男人见了骨头都苏了的脸,却张口一句“操”闭口一句“你大爷的”……还是让众多男人望而止步。

  阿K活到现在,连男人的小拇指都没碰过,更别说跟哪个男人亲过,啃过,吃过。她倒也不急,每天开着mini上班,眉毛一拎就是一股子的气场,一下班就宅在家里看电影,过得倒也是逍遥自在。

  她有个已经结婚的闺蜜倪小婷,倪小婷是阿K的大学同学,脑袋不如阿K机灵,说好听点是为人单纯,说白点就是一个以老公为天的小女人。

  倪小婷曾经就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跟阿K说:“嘿,姐们儿,我说你丫的初恋时间来的也太迟了吧……连男人的小嘴儿都没啃过,该不会真喜欢女人吧?”

  阿K斜瞥了倪小婷一眼,异常不屑地说:“急什么,天王老子定时把最好的男人留给了我!”

  听听听听,这女人够猖狂吧,太猖狂了!猖狂得连天王老子都看不下去了!所以,命运的轮盘转啊转啊,月老手中的红线缠啊缠啊,红线一头,缠住了某男人的宝马X6,另一头,缠住了阿K的mini,只听“呯”的一声,属于阿K的火花来了。

  “酒驾?”西鹜只瞥了自己的爱车一眼,倒是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阿K身上。

  阿K披着外套,里面是粉红色的毛绒睡衣,脚上还踏着米奇家具拖鞋,打开车门便是一阵酒气,在这凌晨的夜里开车飞驰,倒也稀罕啊。

  她裹着外套心虚地瞄了一眼地上的后视镜,再看了一眼被撞掉了一个反光镜的宝马,阿K的脑袋顿时两个大了。

  刚才本就看着倪小婷跟男人斗气上了,自是也影响到了阿K的心情,现在她看每个雄性动物都是带有仇恨的,所以脾气更加火爆:“没看到是我后座上瘫着的女醉鬼吗?”

  嘿,还是这姑娘有理上了?

  西鹜眼睛一眯,脸就沉上了。

  阿K心里一哆嗦,平时客户见多了,什么男人没见过,但这男人一眯眼,倒真让她心里一哆嗦,于是阿K又把这男人打量了一遍。gān净利落又不失时尚的圆寸,衬托出越发刚硬的脸部线条,鼻梁很挺,眼廓极深,显得狭长的眼睛很是深邃,薄唇紧抿,下巴上青青的胡渣显出几分疲惫。披着灰色的毛呢大衣,长至膝盖,里面穿着西服套装,在凌晨的夜里,倒正统得诡异。

  像阿K这般傲娇的女人,见到气势上盛过她几分的人,心里会悄悄不服输上了。于是她嘴角一抽,仰着一张我见犹怜的脸就挤出了凶狠的表情:“我赶时间!包里就500块。”转身往车里走,掏出钱包又掏了张名片甩给西鹜,“钱先拿着,修车的账单可以寄到我公司,把你卡号发到我手机上,我把剩下的钱给你打过去。”说完直接一个转头跳回车内,看都没再看西鹜一眼,甩上车门,发动了车子,朝着西鹜喷出一团尾气,无比欠扁地离开了。

  西鹜脸色yīn沉,瞟了一眼阿K的车牌,捻着手里的名片和五张红扑扑的毛大爷往副驾驶座上一丢,整个儿人沉在驾驶坐上,才拿起还处于通话状态中的手机。电话那头响着惶恐的吼声:“西老大!!老大!哎呦喂老大啊!别吓我啊!说话呀!!怎么了啊!我擦,你在哪儿!怎么了?跟人gān上了?老大,你回答我啊!回答我啊!喘一下气啊啊啊啊啊啊!”

  西鹜捏眉梁:“嗯。”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松了一口气,声音才恢复平静,又似很不慡地道:“我在这儿猴急巴拉地吼了这么长时间,生怕你被人打残了!”

  言下之意,老大……您人品不好。

  西鹜从后视镜里看着那辆mini飞扬跋扈地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弯下腰重新捻起阿K的名片,眼眸眯着落到公司职位那一栏,突然神色就顿了一下,手指一翻,对上阿K手机那一栏,直接把电话号码报给了电话那头的人:“告诉小陈,明早务必把电话打过去,和这个女人商讨赔偿问题。”

  “赔偿?什么赔偿。”电话那头的人明显没有跟上西鹜跳跃的思维。

  “她撞了我的车。让小陈让她出来当面jiāo涉。”一句话就给出了解释,眼睛一闭,掩去眸中的千思万绪,“还有,明早,我就要看到关于她的所有资料都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他做事向来讲求速度,但是……但是……今晚这个点儿,难不成要兄弟全从女人身上爬下来继续加班加点?忒不人道了吧。

  还没等电话那头抗议呢,西鹜直接结束对话:“就这样。”抬手就把电话撂了,丢到副驾驶座上。

  寒冬的夜晚雾气湿重,路灯光投下的橘huáng色不时晕过他的脸,眸中的神色三分疲惫,三分暗流涌动。

  江南的冬天带着一股子的湿劲儿,透到骨子里的凉意。而这西鹜的脸,比外面刺骨的寒风,还要冷。

  阿K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就感到手机在颤动,她向来前面浅眠,又因为到了快起chuáng的点儿,生物钟本就敏感。但一大早被手机打扰,还是让她心里不慡落,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睡在旁边,呼吸中还带着酒味的倪小婷,阿K替 她掖了被角,看着一串陌生号码,伸了伸懒腰很是官方地道:“喂,你好。”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