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心_hushus【CP完结】

  《叩心》作者:hushus

  文案:

  校园恋爱文 。慡朗学霸攻x孤僻学霸受。

  两个普通男生的校园恋爱故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正文

  在这个亚热带城市,冬天总是很湿冷。天空灰蒙蒙的,飘着绵绵的细雨。

  又是一年开学季。

  王舸的心情也像天气一样灰暗,因为他没有考进理科尖尖班。

  告示栏处围了一群学生,王舸怀着侥幸心理先从后面的班级看起。然而19班没有他的名字,13班也没有。他立刻泄气了,完全不想知道自己分进了哪个重点班。

  Z城一中没有普通班,只有所谓的重点班和尖尖班。高一下学期分文理科的时候同时分班,分班依据三次考试的成绩按比例计算。分别是高一上学期期中考、期末考和开学考,其中开学考占得比例最大。

  王舸的期中考和期末考都考进了年级前五十名,按理来说是可以稳进尖尖班了。然而天不遂人愿,开学考的时候他发起高烧。结果排名一下掉到600名以后。

  他失望,他妈张晓云比他更失望。她的叹息声始终回响在王舸耳边,挥之不去。

  但是再不甘心,书还是要继续读的。王舸撑开伞,抖抖水珠,向他的新班级——9班走去。

  他爬楼梯的时候经过了13班教室,班主任已经开始给学生们鼓劲了。ppt上六个大字“新学期新开始”亮的晃眼。王舸暗想,如果没有意外,我现在也该坐在那里。

  可惜没有如果。

  来到教室以后,王舸随便挑了个空位坐下。前排有两个女生似乎早已熟识,正在热烈地聊天。虽然他没兴趣听,但对方实在是太大声了,尖细的声音直往他耳朵里灌。

  “你听说了吗?那个林斯远的事情?”

  “就是那个故意没考上理尖班的?”

  “对啊对啊!听说他觉得尖尖班不适合他,有意在开学考里考差了。”

  “所以呢?”

  “他好像跟我们一个班哎!”

  王舸皱起眉头,有些好奇,想见识一下未来三年班里的竞争对手。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到达,很快教室里坐满了人。班主任老师自我介绍姓张,是位年轻的女老师,教化学的。她兴致勃勃地组织了一个破冰活动,让大家自我介绍。

  “我叫林斯远,喜欢打篮球。希望接下来的两年半里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

  中规中矩的发言,却让王舸一下打起了jīng神。

  这位风云人物身高大约1米8,小麦色肌肤,看起来像个阳光运动少年。没戴眼镜,笑容很灿烂。单从长相上来看,没什么出奇的。

  就是长得稍微帅了一点,已经让前排的女生开始窃窃私语了。

  轮到王舸,他只说了自己的姓名就坐下了。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以介绍的。

  报道以后,同学们被允许直接回宿舍。此时雨小了一点,水泥地上的雨水汇成一股流进下水道。宿舍大楼门口全是各色脚印。

  宿舍在二楼,207。还没走进宿舍里面,就听到一阵激动的讨论从里面飘出来。话题是下星期的篮球赛球员组成。

  他默不作声地推开门,直奔储物柜开始翻找。

  林斯远一眼看到他,询问道:“同学,下星期有篮球赛,你要参加吗?”他坐在男生们中央,俨然已经跟大家混熟了。

  林斯远眉眼弯弯,笑的很亲切,一眼就让人心生好感。只可惜对王舸是个例外。

  “谢谢,不了,我没兴趣。”王舸丢下一句硬邦邦的拒绝,拿起换洗衣物径直走向澡堂。他对篮球不感兴趣,他只想学习。

  所以现在的最佳选择是赶紧洗完澡回教室自习。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分班后的生活和之前没什么两样,无非是教室、宿舍、食堂三点来回。王舸和舍友很少有jiāo流,他早上六点半就离开宿舍,中午一回到宿舍就开始睡午觉,晚上则踏着熄灯时间回来。

  不过他注意到,他离开的时候林斯远通常在呼呼大睡,回来的时候则是和另外的舍友讨论篮球赛或者看武侠小说。

  林斯远对学习似乎并不是很上心,有一次晚修还迟到了。

  当时张老师正在讲台统计同学们的出勤情况,门口就传来一声“报告!”

  全班同学闻声齐齐看向门口。只见沉沉夜色下,林斯远大汗淋漓地抱着个篮球站在门口,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样自然是要被班主任拉出去训话的。老师激动地斥责声时不时闯进教室里来,无非是些“要搞清楚主次”“成绩好也不能松懈”的陈词滥调。

  雨过天晴,晚霞把天边染成一片红色。空气中弥漫着雨水的清新气息,深呼吸一口让人心情愉悦。

  吃过晚餐以后,王舸走回宿舍。篮球场就建在回宿舍的必经之路上,今天的比赛依然是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场边围了许多在为己班加油呐喊的同学,人声鼎沸,热火朝天。

  他粗略的扫了一眼,发现运动员有点眼熟,那个坐在场边的高个子不正是林斯远。看来这场比赛是他们班,对阵几班来着,王舸没了解过。

  结果就是这一眼坏事了,张老师敏锐的发现了他,马上把他叫住。招手示意他走到班级大本营这边来。

  “林斯远脚受伤了,今天不巧看比赛的都是女生,幸好你来了。”

  王舸一看,果然林斯远手撑地瘫在地上,嘶嘶地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滑下,也不知是疼的还是热的。他的右脚脚腕肿了。

  张老师殷切地看着他:“所以老师想拜托你,把他扶去医务室好不好?”

  王舸倒是想说不好,可他说不出口。林斯远看起来挺痛苦的,万一不及时送去医务室情况恶化了怎么办?总不能叫一群女生合力把一百五十斤的人抬着走。

  他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别人受苦。

  于是情况就演变成了,林斯远一只胳膊搭在他脖子上,右脚悬空,滑稽地在校道上一蹦一跳地前进。

  两人一开始都没说话,直到林斯远按捺不住,说了句:“谢了啊哥们儿。”

  “不用。”

  于是两人之间又恢复了沉默。

  夕阳的余晖为两人镀上了一层金边,身后留下的影子紧紧地贴在一起。

  校医检查了一下,说问题不是很严重。她简单的做了一下处理,开了两瓶喷雾给他,就放他们回去了。

  又是一路无话。

  天色一点一点暗下去,道路两旁的路灯亮起。在急匆匆去往教室的人流里,两个反方向缓慢行走去往食堂的人显得格格不入。

  到食堂门口的时候,林斯远开口了:“你能陪我吃个饭不?”说着示意他看向自己的伤脚,“我这样实在不方便。”

  于是王舸调转了方向,扶着林斯远往饭堂里面走去。王舸搀扶着他坐下,问清楚他要吃什么,再帮林斯远去打饭。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