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之境_王腾君【完结】

  《无人之境》作者:王腾君

  文案:

  被陈奕迅的《无人之境》彻底惊艳,单曲无限循环不知道多少遍。

  止不住脑dòng大开,于是有了这篇文章。还是短篇轻小说。

  老是在晋江放短篇,肯定是我对晋江有误解。

  其实努力一把,本来可以把这篇再延长,十万字目测可以冲刺一下,但不敢放任自己把这个故事码成长篇,因为作者目前主要jīng力是放在百合长篇《许卿一世》,正处于累积存稿阶段,正在努力码字时,却十分不幸遭遇了医生这首歌,被这首歌技术性放倒之后,到底忍不住中途跳坑,开了这个短篇。

  555555555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我 ┃ 配角:他 ┃ 其它:BL,柏拉图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落伍者

  我不敢背负道德上的罪名,又控制不住骚动的内心。

  如果我坚持嫁给爱情,守到等你来。

  最后我发现,上帝已注定我守不到爱情,也等不到你。

  1、

  我个性懦弱,随波逐流,已习惯了妥协。即使去快餐店点餐也会千方百计注意周围人的表情,服务员啦、排在我后面的顾客啦,我不愿意得罪任何人。我有一点选择困难症,点餐的时候很难快速做出决定,我总是听店员的推荐,把选择权和决定权jiāo给他们,我只需要点头以及照单付钱就好,即使我根本听不懂他们推荐的那些东西其实是什么。偶尔他们的推荐我并不喜欢,也会提出要求换,但只要店员和我争执,我就会飞快地点头,因为我不想他们抱怨我,我从不挑剔任何人,也很怕被人挑剔。

  最近一次去快餐店是在二月十四。

  不是为了过情人节,我也没有人可以一起庆祝。所以,这种看别人出双入对的节日,我总是伤感。按理应该不去热闹的地方,偷偷躲起来享受孤单比较好,可是我表弟他需要庆祝,拖我做陪衬。

  我表弟正在约会的这个女孩,直到他们分手,我也没搞清楚她到底姓张姓王,只知道她是一个开出租车的“的姐”,个性雷厉风行,说话豪慡大胆。老实说,和我表弟不是一类人,我认为这家伙配不上人家。当然,像他这种劣迹斑斑的花花公子,我认为他配不上任何对他态度认真的女孩。

  我们先去了快餐店,点了餐,然后他打电话叫人家来。女孩说在跑车,不能立即过来。他放下电话后开始讲这个女孩的事情给我听:朋友介绍认识的,当时还和上一个,就是在洗脚城上班的,姓韩的,在一起。

  尽管他解释了,但我实在想不起来是哪一个。

  说回的姐吧。

  朋友请客喝了几回酒,每次在座都有她,后来打的正好坐上了她的车,她没有收车钱,表弟跟她说自己过意不去,出来我请你吃饭。就这样开始了接触。他频频给她打电话,发微信,有事没事找她聊天,一聊就是两个小时。第一次单独约出来见面,两个人逛了一天的街,从东直门开始走,走到水西门,人民南路来回走了三遍。第二次约她去了时代广场,吃了一顿午饭,看了一场电影。第三次他们就去了酒店,连“我那方面特别qiáng悍,她第几次就吃不消”这种隐私也毫不避讳地讲了。这时他还没有和姓韩的洗脚城上班的姑娘分手。从酒店出来以后,他正揽着“的姐”,恰巧姓韩的姑娘打电话来查岗,两人在电话里吵了几句,他直接把人家拜了。

  他还讲了一些别的事,都是和这个“的姐”有关的。比方他们两人相处的细节,她用出租车带他去河边兜风,她的手chuī冷了,他就跑到对面街上为她买热牛奶。回来路过一家时尚门店,里面的东西正在换季打折,他就临时给她买了一双线绒手套。带着牛奶和手套回去,他说他捧着她的手,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热呼呼的牛奶。他说的时候非常随意,脸上挂着痞子似的坏笑,这笑容并不真诚,我看得出来,这像极一种诡计得逞之后的洋洋得意。什么帮你暖手啦,送手套,送帽子啦,也送手机和首饰,有时候女孩子蹙一下眉,揉一下肚皮,他就会连卫生棉都提前买好帮她们预备着。反正这类骗女孩子的手段他多得很,一套一套的。但是凭良心说跟每个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有那么一段时间,他都是投入的,他无时无刻都会关心她,时刻关注她的动向,翻她的朋友圈,不管屁话还是废话,从头一条条点赞。然而他对爱情的忠诚度堪忧,他永远拒绝不了新鲜的诱惑。

  现在,他跟“的姐”在一起快半年了,对他来说,这段关系已经有点太稳定了。

  “这个情人节过后,准备请她吃‘冷淡杯’了。唉——”

  他叹息一声,一边抽烟,觑眼看着我,言辞之间很有点得意忘形。

  我不置可否,维持我老好人的形象,他说什么我都频繁点头。

  然后“的姐”来了。她跑得有点匆忙,进门找了我们一圈,看见我们之后,还没走近就笑。

  “你朋友?”

  “我表哥。”

  “哦,表哥好。”甚至玩笑般的鞠了一下躬。

  我赶紧欠身,连说:“不客气,不客气。”

  “的姐”挨着表弟坐下,他大剌剌地把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没说几句话,就把头枕倒在她的肩胛,翻起眼珠瞪她。我总觉得他的眼神恶狠狠的,欠缺柔情。

  “的姐”问我们,你们点的什么餐?朝我们餐盘里看了以后,站起来去柜台,我们盘子里只有可怜的两盒薯条和两杯可乐,而且薯条已经吃冷了,表弟在后面喊她:“帮我再带一份A餐,你还要不要?”我知道他这个人抠门,不会主动请我的客,他假客气问一问罢了,其实希望我自己说不要。我口袋里只剩一百来块,没有必要làng费,只有不作表示。之所以没有明确说“不需要了”,其实也想试一下他这个人到底抠门到什么地步,他忽然大声道:“表哥要C餐。”

  “的姐”头也不回,只冲我们挥了一下手,表示“ok”。

  她带着一堆食物回来,把表弟要的A餐和我的C餐放在我们面前,自己只吃一个双层堡和一杯可乐。我赶紧问她C餐多少钱,伸手去掏衣袋,表示要付账。

  她大方地挥手,说:“哪里还需要表哥付钱啊?”

  我说:“还是要付的。”

  她说:“你这个人好婆妈!”转头对表弟说,“喂,你表哥一点都不慡利!”她声音一大,就有人朝这边扭头。

  我即刻把手从外套口袋里拿了出来,在椅子上坐端正,低声说:“那么谢谢。”埋头苦吃,眼睛只注视盘子。

  我不想别人看我,假如有一点引起争执的可能,我就会马上同意。无论对方是出于好意帮我付账,还是让我付账。

  表弟开始和她打情骂俏,渐渐地甚至说一些下流的谜语和huáng色笑话,我只能假装听不懂或者听不到。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